外交部謝鋒稱香港青年抗爭「造成破壞」 學者反指中央才是始作俑者

2019-12-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23日,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謝鋒批評示威青年對香港造成破壞,「香港推到回歸以來最危急的境地」。(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網站圖片)
2019年12月23日,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謝鋒批評示威青年對香港造成破壞,「香港推到回歸以來最危急的境地」。(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網站圖片)

香港「反送中」示威持續半年,外交部駐港特派員謝鋒周一(23日)出席活動時批評示威青年對香港造成破壞,將「香港推到回歸以來最危急的境地」。有學者認為,現時香港的嚴峻局面,是中央及港府一手造成,批評當局漠視民意打壓民眾,才是令到香港陷入困境的根源。(黃樂濤 報道)

5名香港青年獲大陸推薦到聯合國任職,謝鋒周一(23日)出席活動致辭時表示,這是體現了國家對香港青年的重視,為香港青年做了一件「好事、實事」,認為絕大多數香港青年都傳承了愛國愛港的優良傳統,而計劃亦能加強年輕人的國家觀念、融合香港情懷及擴闊視野。

謝鋒又提到反修例示威,他表示上街示威的青年只是少部分人,並非代表香港所有青年,對示威的青年不斷破壞香港感到痛心,強調這是令到香港踏入危險的狀態。

謝鋒說:半年多來的修例風波將香港推到回歸以來,最危急的境地。一些青年人迷失街頭,違法施暴。這些亂象讓我們感到義憤和痛心,但我始終相信黑衣暴徒只是一小撮,他們不是香港青年的代表,絕大多數香港青年所擁有的優良品質和出色素質,弘揚追夢打拼的獅子山精神,是香港重整行裝再出發的希望。

他又呼籲年輕人要愛國,真心擁護「一國兩制」,堅決反對港獨及外部勢力干預,以捍衛國家主權。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對本台表示,香港現時的確面對「回歸以來最危急的境地」,因為自從「反送中」運動開始,民眾提出的「五大訴求」,政府都沒有完全回應,反而不斷的打壓民眾,民眾為了捍衛自由、民主,而不斷作出抵抗,這場示威運動是回歸以來前所未有,他認為將香港推向危急境地,不是民眾,而是政府。

他指,經過香港理工大學抗爭事件後,示威活動似乎有所緩和,但若果當局再以強硬手段處理事件,很快就會爆發下一輪的大衝突。

成名說:雖然民意持續是有八成幾,甚至曾經一度升到了九成,是要求特區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處理現時警方與市民的衝突,另一個五大訴求盡快落實真普選,長期是有八成以上的支持度,但北京政府充耳不聞,特區政府再次作為棋子,亦都不能夠執行,所以這種對抗,如果北京不改變路線,我看不到為何香港人亦都會改變路線,所以在互不退讓之下,等另一個機會又再爆過,從一個政治不穩定的角度,這個亦是相當之危急,尤其你看到北京不停加緊火力去進攻(打壓)。

九龍城馬頭圍區民主派候任區議員曾健超表示,其實政府是可以隨時回應民眾的「五大訴求」,但是政府根本就不願意回應,加上警察濫用武力,民眾在忍無可忍下,才會將抗議行動升級。

曾健超說:「五大訴求」全部都是一講完即刻可以做到,如果政府有承擔,如果政府是為香港人服務的話,立即可以做到,現在我們說的不是示威者的暴力,而是警察的暴力,見人就打,而且警察不單止沒有理性,而且做任何事不需要付任何的刑責,香港人本來示威遊行的口號是香港人加油,到運動中期就是香港人反抗,現在去到香港人報仇,不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就崇尚暴力,或者要報仇,而是因為我們已經有冤無路訴,無其他方法處理我們的憤怒。

另外,早前有傳中央因香港政府未能處理反修例示威,而要撤換特首林鄭月娥的班子,但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在電台節目表示,相信短期內更換特區政府班子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香港示威尚未平息,加上中美角力下,中央面對香港動亂威脅,「應該是謀定而後動」,而中央亦要視乎國際大局應對香港情況,向國際社會展示面對分裂勢力及國家主權等,當局沒有半點退讓空間。

劉兆佳又認為,《基本法》23條立法在原則上是有逼切性,但相信中央目前也不認為弱勢的特區政府可以完成立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