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校在政改上的角色

香港政改方案能否通過,現正進入白熱化階段,支持與反對港府方案的團體各自在本周末及周日舉行大遊行,各自表述自己的立場。不過,支持港府的團體用盡各種方法,鼓勵市民支持,之前便被傳媒披露有親建制團體以超低價海鮮餐吸引市民參加撐政改遊行,另邊廂也有學校著學生必須撐政改,該時段遂可計入「另類學習經驗」課程的時數內。該校的做法立即成為社會討論的焦點,引起爭議,即使傳統左派學校亦未強制學生或老師作出同類事情,學校亦未見有掛起「起錨」的標語。不過,左派學校又是否真的那麼寬容,對官方既定的立場又是否保持開放的態度呢?今集請來的嘉賓就是在傳統的左派學校教學的陳老師,由他親自講述。

2010.06.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問:撐政改大遊行將在「六.一九」進行,你的學校有否同樣要求老師及學生出席參與?

答:學校並沒有強硬規定,但是,在教員室裡有一張報名表,有興趣的人可以簽名參加。我們有五十多名教職員,約有廿名人士簽署參加,但沒有人問我。我教的學校並沒有要求學生參加,但是,會邀請,他們可自由參加。其實,我校的文化是支持祖國會多一點點,至於支持香港政府,我們又不會過份積極或熱衷支持。不過,我們之前有聯署簽名撐政改方案。

問:為何有此聯署行動,是校方要求嗎?

答:是校方給我們的一個簽名運動,是自由參加的,你可以不簽署。

問:誰發起這此簽名行動?

答:我也不清楚,我記憶是有教職員傳遞那張簽名紙給我們,但是,我們可以選擇簽與不簽。不過,我想該是校方發起。

問:「六.一九」撐政改大遊行,校方出通告老師與學生可自行決定參加否,但是,有否提及不參加會如何?或參加又會否有優惠?

答:沒有,两者均沒有,沒有津貼,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好處,也沒有提及不參加會有什麼的不好。也許,可能我們正遇上考試時間,沒週會或早會,因此沒有人提及此事,有的只是一張紙,述明有興趣參加的便簽紙,另外,就寫下當天的程序安排,四時到維園,聽歌星唱歌,重要人物講話,之後便遊行,最後解散,就此而已。

問:現時新界有一所中學發出通告強制學生參加,並且將此納入為「另類學習經歷」的時數,你看這中學的處理,會否感到奇怪?

答:我覺得好好笑,皇帝不急太監急!真的沒此必要。不過,我覺得可能有些學校想愛國,所以主動去愛國。

問:愛國有何好處?中國是否會派多些人到學校演講又或給予資助?

答:我想是他們自己幻想會得到什麼特別大的好處。

問:你如何看待校方在這富爭議性的方案裡,安排了聯署簽名運動及出席參加遊行,甚至邀請學生出席的舉措?

答:由於我校是左派學校,校方的立場是支持的,我覺得是正常的。可是,我覺得今次的安排令我感到出奇,因為較我想像更多自由,並沒有強迫,又沒有著我們一定要參加某些活動。

問:那過去是如何強制?

答:譬如奧運時,我們要揀一些學生去參加支持如搖旗仔又或派學生支援;東亞奧運會時,我們可能會叫學生去看表演。這都不是強制性的,但是,學校的風氣使然,所以,很多學生會自然參加。

問:支持祖國什麼?

答:說實話支持不了什麼,相反,可能在一些節慶如國慶會搞得大型一點,北京奧運會時的火炬活動,歡迎活動,會派學生前往迎接火距。俗語謂「撐場」的活動會較多;另外,我們訂期會有國內的學者到學校演講,介紹國情,如早前新疆暴動,我們便會透過國內的學者聽到官方對此的解釋。此外,我們要給學生愛國的訊息。我們有否好似其他學校一定要學生參加政改遊行,當作「另類學習經驗」,著實沒有。中國與香港政府的分別,我們會關心中國境內的事情多一點。

問:那較早時四川汶川大地震等,校方有否立即鼓動學生募捐又或前往災區進行送暖行動?

答:一般而言,募捐是會立即進行,我們通常會交予學生會做,是自由性質的。學生會會到每班募捐,學生亦可代表家長捐贈,教員也會捐贈。汶川地震時,我校月前也邀請了一些在汶川經歷過地震的人士向學生分享。老師方面,學校也會訂時有邀請嘉賓前來給我們講座,講述中國境內的情況。

問:週會有否提及政改的事?

答:由於六月已踏入考試期,學校沒有週會或早會。之前的週會或早會,也沒有提及。相反,擲蕉事件,當時的反應較大,有提及,但是,現在就沒多提及。週會上,有講擲蕉不太好。校方較早時也有安排一個講座給教師,邀請了譚惠珠講普選,她的立場是《基本法》已夠民主等。

問:她在席間裡有否表示希望你們在課堂中向學生講?

答:沒有。

問:這就是你剛提及學校平常也會邀請嘉賓到學校跟老師講話?

答:是的,叫做瞭解國情。

問:你覺得是否真的能夠瞭解到國情?

答:我相信都可以瞭解到一面,世界有那麼多面,我瞭解了一面,官方的一面。

問:二零零八年三.一四西藏事件中,死傷枕藉,官方固然有自己的一套說法,但是,民間也有另類的聲音。這些另類的聲音能否在學校裡自由表達?學校又會否邀請目睹西藏事件陳述另類聲音的學者或民間團體分享呢?

答:無。學校不會。學校通常交待或介紹官方相關的資料或立場。非官方的,校方就較少甚或沒有跟學生或教員安排。

問:作為老師在教學過程裡,是否會遇上較大困難就是只傳遞單方面訊息即只有中國官方的訊息?

答:沒有白紙黑字規定,是老師自行選擇。

問:有否老師曾傳送非官方訊息,之後遭校長問話、發警告信甚或迫令辭職?

答:按我所知的就沒有,我沒聽聞過,又或沒出現過這樣的事。

問:你過去曾於非左派背景的學校教學,有否感受到在同一事件上如西藏騷亂等事件上,两所學校在傳遞訊息上有很大的別異?

答:有分別但未至很大。若要表達個人意見,仍然可以的。但是,你在那環境時,你好自然會選擇講或不講。總而言之,現在跟過去的學校比較,過去的學校沒有如現在般有那麼大壓力令你去思想政治立場問題。不過,情況儼如我過去在基督教學校教書,我也不會大張旗鼓跟學生談論其他宗教的事。

問:學校的背景令你在教學時,要特別緊記。

答:我們有一種氣氛,但是,對我個人而言,影響不大,這可能跟我教的學科不太涉及政治立場的問題。我想教通識科或近代歷史課時方會有較多影響。

問:你剛提及有國家背景與沒有國家背景的學校,沒太大別異,那最大的別異是否就在教學課程?在教學過程裡須要強調愛國?

答:在課程以外的時候,我們要多強調愛國的思想。在週會或早會,講者可能會宣揚更多官方的訊息或立場,並向學生述明這些立場是值得認同。

問:曾否有學生向你表示,聽罷官方資訊後不予認同,又或從坊間接收的訊息跟在學校內接收的訊息大相徑廷因而感到困擾?

答:沒有。我相信因為資訊非常流通,他們有自己的選擇。但是,我目睹認同愛國思想的學生數目是佔多數。不過,絶大多數的學生對政治或愛國與否,好不關心。

問:認同愛國思想的學生,他們的背景是否在中國境內長大兼曾就讀一段時間,或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答:两者均有。雖然,學校有中國背景的學生較多。我想,接受愛國思想的學生都沒有分辨是否有中國大陸背景。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