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富,還是不滿政府?

香港近期多宗涉及「豪門」的司法案件均引起公眾關注,「仇富」話題迅即成為討論熱點,網民怨言四起、甚至觸發遊行抗議。有媒體認為是香港仇富情緒逐步升溫,但參予抗議的人士就否認他們「仇富」,只是不滿政府政策傾斜,一向偏袒富商、財團的利益。有學者認為只有政制改革,才能改善目前的不公平現象。(占墨 報道)

2010.08.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近期香港有多宗與「富人」有關的事件引起社會爭議。其中名媛襲警案最受到關注,曾先後三次襲警的被告因警方引用輕輕微的控罪起訴,法庭沒有判處監禁,網民紛紛質疑司法不公,偏袒有錢人,有團體組織上街遊行。觸犯廉署防貪條例被判刑的港大醫學院前院長,通過「釋前就業計劃」提前出獄,也被質疑是享有特權。由港鐵監管的八達通公司,擅自出賣市民私隱、巴士公司拒絕員工加薪要求引發工業行動,令市民對大財團的批評白熱化。

對於市民的這些反應,媒體認為是仇富情緒升溫的表現。多份報紙刊出關於仇富的評論,電子媒體也以專題形式探討仇富問題。

不過,長期接觸基層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對本台記者表示,基層市民並不會對富人產生仇恨。反而政府的一些不公平的政策,才是引起基層市民不滿的成因。

施麗珊說:“基層無緣無故討厭有錢人,或者覺得是有錢人就討厭的情況,我覺得不是很明顯。反而更多地覺得是不公平的制度,比如他們會覺得政府偏幫有錢人,或者是質疑為什麼有錢人有多些票。他們更多地是將情緒擺在不公平的制度,或者政府不公義的資源分配方面,就不是說討厭某一個富人。”

施麗珊還表示,現在引起市民反感的富人通常是在表現財富的時候態度囂張,對於隱含在制度中的不公,很多市民未必很清楚理解。不過由於互聯網的興起以及年輕人的意識提升,如果不公平的現象沒有改善,仇富情緒可能會積聚並互相感染。
   
施麗珊說:“如果那些有錢人在表彰自己有錢的時候流於表面,態度囂張,就容易引發仇富問題。但如果是隱藏在制度裡面,其實很多居民是不知道的,不是很多人知道這其中的情況,但是很多人都知道政府的很多政策都是偏幫有錢人的。以後如果再多些這樣的情緒,因為現在很多年輕人、上網的人,他們很多人的意識提升了,見識的東西都多,知道存在很多問題,當更多人在揭露這種事情,知道的人也會越多。而且有的時候這些情緒會感染的。”

同樣關注基層社會的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也認為,仇富一詞並不恰當,基層並沒有仇恨誰,而是質疑社會資源分配存在很多不公。

梁耀忠說:“我覺得不是仇富,而是覺得社會上的資源分配不公道、不公平。我覺得用仇富這個字眼來講不是很恰當,不是仇恨他們。只是質疑為什麼社會上層的人士分到的資源很好,但基層卻分得很不理想。比如巴士公司的員工,比如九巴,賺了六億多,但卻連多一點點工資都不願意加。”

梁耀忠指出,政府將一些資產賣給財團,在公共事業上又實施可加可減機制,令很多大財團在賺到錢的時候仍然加價都不受規管,而小市民則覺得政府讓大財團在他們的錢包中不斷拿錢。

梁耀忠說:“政府現在所謂的可加可減機制就讓他們可以加就加,加到最盡,不受監管又不受問責,比如巴士、電車賺著錢也要加價。政府又將資產賣給財團,財團買了回去就可以為所欲為,西隧就是政府買了給財團,現在財團要加價,政府又無可奈何。就令到普羅市民覺得政府不斷都允許大商家在小市民的荷包裡面拿錢。”

梁耀忠說,政府應該要強硬態度,不能讓公共機構說加就加,要制定一套機制出來保障市民的利益,不能讓財團在專利盈業裡面罔顧民生。

對於有人認為,仇富問題在80後之中會更加嚴重,一向熱心社運的中大學生會會長黎恩灝對本台表示,他覺得現在身邊的仇富情緒不算很強烈,但是經濟上的負擔加重、政治權利的減少等因素,讓他覺得仇富的情況可能會愈趨嚴重。

黎恩灝:“我覺得現在不是很強,但是接下來可能會越來越強,第一,我們香港房地產的發展、樓市的問題,樓價越來越高。第二就是我們的政治權利似乎越來越少,雖然我們解決了2012年的方案,但我們到現在都沒看到什麼時候能有普選,所以對於前景我覺得很不樂觀,而這種不樂觀不是純粹由經濟造成的,也是由政治氣候造成的。”

黎恩灝表示,很多80後出來抗爭,為的都不是自己的事,而是整個香港的事。他覺得他們的擔憂不是自己的利益會被損害,而是看到未來的香港面對極度貧富不均,經濟發展極度僵硬的問題,而這個問題是所有人最後都要承受的。他認為,政府應該重新考慮自己的角色,去做一些應該做的事解決貧富不均問題。

黎恩灝:“我會覺得如果政府想要改變現在這個貧富不均加劇的時候,政府應該去考慮究竟自己的角色何在,未來政府是應該知道自己是有一個財富再分配的責任的。就比如說我們需要一個大政府,我們不再需要一個小政府。這個大政府是幫助社會的資源,比如錢、比如資金,將這些再分配,而是說政府本來有這樣的能力去做這種分配,而我們是不會有的。我是不能去搶了李家誠的東西去給一個窮人的,這些是應該由政府做的事情。”

不過有學者認為,目前政府很難在政策上有所改變。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出,政府多年來的政策一直偏向商界,讓社會資源向大商家傾斜。如果現行政治體制沒有改變,政府很難主動去改善這種不公。

馬嶽:“政府這些年來其實一直的政策都是對商界很有利的,規管做得不足夠,就令到在競爭層面大商家會很有利。慢慢就使得小商戶的利益被蠶食,還有社會保障不足夠,令到社會的資源很大程度上向大商家傾斜。如果現在的整個政治體制不改變,我想政府比較難去主動做一些事情去大幅改變現在的事實。”

綜合學者同社運人士的意見,雖然香港仇富情緒並未見高漲,但市民對政府施政的不滿,在民調中可見一斑。港大上周公佈的民意調查顯示,特首曾蔭權的支持度和工作滿意率都跌出新低。記者由上周五開始,分別聯絡政府新聞處及勞工及福利局,詢問政府是否有針對貧富懸殊問題的政策,但兩個部門連日來互相推責,到周三傍晚仍沒有回應。而新一年的《施政報告》發表在即,不少學者或團體都提出建議,希望特首重視民生,出招緩解貧富差距,挽回民望。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