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 民運天堂成黑洞?

八九民運期間,曾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前下跪陳請的前學生領袖周勇軍,一年前被香港政府秘密遣送中國大陸。他的女友與律師,日前到香港向特首抗議及尋求公眾的支持。香港的民主派人士認為,周勇軍事件反映香港的法治精神已被摧殘,令在香港活動的政治人物人人自危。(何山報道)

2009.10.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不再是中國民運人士逃避抓捕或搞民主活動的天堂,在回歸之後已經越來越明顯。年年六四,都有海外的民運人士被拒入境,港方則稱,是行使其管轄權,但個別個案不作評論。不評論是一回事,但將大陸稱的“敵對份子”的海外民運人士遣送大陸,又是另一回事。

前六四學運領袖周勇軍,一年前被香港政府祕密移送中國大陸的事件,一直引起國際關注。周勇軍在美國的女朋友張女士,日前連同美方律師到達香港,要求特首曾蔭權還一個公道。

周勇軍的律師李進進對本台講,他們此行的目的,是要揭露香港政府的醜行:“這封公開信,說明在一年多以前,也就是2008年9月30日的時候,香港的有關當局,未經法律程序,就將一個過去有政治背景的人,交給中國的警方。從香港的港澳碼頭,通過一個麵包車,送到了中國。”

港澳碼頭位於香港上環,是一個出入境關口,周勇軍入境未遂,竟被送到中國大陸。李進進與記者講,當年還是港府收留他們兩個,讓他們可以去美國,申請難民避護。那當然是回歸之前的事了,李進進還記得,當年就住在港島的太古城附近。不過,六四事年十九年之後,周勇軍卻被香港政府出賣。他說:“一年多以前,是香港警方曾經介入調查周勇軍是否介入一起欺騙案,就是有一起要求香港恆生銀行轉兩筆款項,到一個號戶底下,香港警方調查之後就認為,這個案子沒有證據證明周勇軍介入了這個欺騙案。就把周勇軍交給了香港的入境處,經過48小時盤問以後,就把他交給中國警方,這就是整個案子的過程。”

目前,中國司法觀察、中國民主後援、周勇軍律師等,已經將周的個案資料送交日內瓦的聯合國反對任意羈押工作組,而周勇軍已經前後三次在中國坐牢,第一次是八九年六四之後。第二次,是因為要回家探親,但沒有中國護照,只好經香港偷偷潛入中國,在廣州被補。2002年,周勇軍在美國駐華領使館的協助下返回美國。第三,即是四川地震之後,急於要回家看望中風的雙親,再次經香港進入中國,用的是一本馬來西亞的假護照,但在港澳碼頭,經澳門入境時就被逮住,再轉送中國大陸。

李進進除了是周勇軍的代表律師外,亦是同窗難友,他雖然不認同周勇軍為了看望父母,無奈要拋下女兒及女朋友,但還是挺身為他申訴。李進進還記得,當年是被銬上同一個手銬。他說:“1989年的時候,我因為介入工自聯的案子,所以都是工自聯的領導,被捉了。八個月之後,到1990年3月的時候,我們被正式宣布為逮捕,我們就從中國的北京的監獄、看守所,轉到半步橋的看守所。武警的吉普車,在押送我們走,車上,我們是銬在一起的。”

89民運之後的20年,海外的民運人士仍被拒發簽證回家。之前就有民運人士、哈佛大學的學者楊建利,因偷渡回家被補,坐監四年。李進進說,民運人士採取不正常途徑回家,都是被國家逼出來的,“因為他不能看到他的父母,而且他沒有護照,中國政府也拒發他任何文件,他實際上已經不成為一個中國公民了,因為中國政府取消他的戶口了,也不發給他護照,那他就只有採取這種非常的渠道回到中國去。”

已為周勇軍誕下女兒的張月衛則希望,女兒的父親能夠早日回來。張月衛說,一年多了,一點周勇軍的消息都沒有。還到香港申訴,無非是為女兒找回父親。BITE “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女兒,因為他的爸爸。從勇軍這個案子看來,他確實是被冤枉的,我們希望有個答覆,再說我們非常擔心他的健康。”

張月衛說,在四川的老家,當局是監控住周勇軍的姐姐,連向外透個風聲都很困難,“現在沒有甚麼消息,除了律師見過他之外,我們沒有,而且他的姐姐也不敢打電話過來,不敢跟我多聯繫,行動受限制。而且她不可以去遂寧看守所,不敢為勇軍說甚麼,辦甚麼事。因為她也受到威脅。”

在香港,協助張月衛的立法會議員兼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更為擔心的,是周勇軍一案,將摧殘香港的法治,港府將周勇軍交給中國大陸,無疑是令在香港活動的政治人物,人人自危。他說:“究竟香港政府,為甚麼是全違反了以往的做法,如果在香港犯法,就在香港檢控,如果不給他入境,就將它遣返回他原本來的地方,對曾經是在大陸坐作過牢的人,為甚麼要這樣做,所以我們擔心,這一次,香港政府,是受到中央政府的壓力,或者指令,要他枉顧香港的法律,將他送對內地。”

何俊仁說,中國方面過往并沒有將經濟要犯,如周正毅等移交香港,變相為周正毅提供保護。而在政治犯上,香港政府竟將自己過往收留的民運人士,遣送中國大陸,民主派人士對此是表示心寒。他說:“我們更加擔心的是,這一次,我們所知到的,是將他給一台回內地的小車,這部車是否裝有來香港執法的公安,究竟公安有沒有跨境執法呢?在香港這個地方,暫時逗留,停留的人,是會被香港的執法當局,將他強行遣送內地,使每一個人都擔心,究竟一國兩制之下,是否能夠保障香港人的自基本自由與權利。”

昔日被大陸民運人士視為逃生窗口的香港,到了今日,出現首個民運人士被香港政府親手送入虎口。天堂之路是否已變成黑洞呢?記者問李進進能夠順利進入香港是否感到訝異呢?李進進說,在來香港的航班上,能否入境的問題一直在腦海中盤旋,可能是這次的安排保密做足,終於能夠順利入境。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