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对人大常委审议普选时间表的期待

2007-1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目前正在北京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议程包括审议由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呈交关于香港政制发展的报告。香港人普遍期待这次会议﹐能够对普选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的时间表及路线图有更清晰的说明。(李建军报导)

对香港人而言,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是相当瞩目。会议除审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社会保险法等重头法案外,同时会审议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于本月中提交的二零一二年政改报告,以及政制检讨的谘询报告。人大常委会对报告的回应,将会决定香港未来政制发展的方向。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接纳行政长官在报告中的建议,二零一二年政改的机制就会启动。

报告内容指出,虽然民调显示,有超过半数受访者希望在二零一二年实现行政长官普选,但报告亦同时指出,在二零一七年实行普选,有较大机会获得社会的共识,并予以通过。报告建议中央政府,支持改变二零一二年政制。但特区政府在报告书中,并无寻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二零一七年的政制,作出任何评论。

不过,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还是会在会议结束后,随即来港向各界解释常委会的决定,届时全体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都获邀请出席。但泛民主派议员在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已经表示,希望在人大常委召开会议前会见中央政府官员,乔晓阳在会后才来香港,意义不大。

而新华社在上周四一篇报导,引述中联办副主任李飞的言论,指人大常委会会对特首报告的建议,给予积极的考虑。

泛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普遍对曾荫权的报告感到失望。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余若薇,在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表示,这份政改报告,并无表明一个具体时间表,如何在曾荫权于二零一二年任满时,解决特首普选问题,立法会普选更是遥遥无期。她指这与曾荫权角逐连任时的承诺相距甚远,他认为曾荫权在这方面,欠了香港公众一个解释。她说﹔他并无提出如何在他任内解决普选问题,而他选举时,承诺过公众要玩铺劲,明显无达到选举时的承诺,亦没有解释,为何不去达成这个承诺。

对于这次政改发展,与未来香港与中央政府关系问题上,余若薇指,近日香港大学民意调查计划的民调显示,在政改报告书公布后,香港市民对特区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的支持都大跌。如果香港政制,并不能够达致公平的目标,是很难实现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的理念。她不希望,中央政府再一次否决,在香港实现双普选。她说﹕明白要真正达到和谐社会,在制度上的公平其实是重要的,并不光是民生和经济是重要,但一个公平的制度,其实也是重要。

但亲北京阵营,对人大常委会会议的结果,有著不同的看法。在上周三已经抵达北京的全国人大常委曾宪梓在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批评泛民主派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未开会,已经断定全国人大常委会会否决二零一二年或二零一七年普选的诉求,是盲目批评。他说﹕现时泛民主派对这个问题是盲目反对,盲目乱讲。

民建联主席谭耀宗指,不少他们熟悉的人,都认为二零一二年太急,亦违反了《基本法》的循序渐进原则。他指不少人都希望多一点时间去预备,因此二零一七年才实行特首普选是合理的。他预料,人大常委亦会认为,在不迟于二零一七年,实施行政长官普选的建议。而他指,民建联会积极支持二零一七年普选特首的建议。

谭耀宗说,如果人大常委会能够藉审议行政长官的报告,定出一个普选时间表,就政制争拗有一个了断,无论如何,对香港发展都是一件好事。他说﹕中央政府定了一个普选时间表,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因为各人对政制发展的快慢,都有不同的意见,但事情发展如何都好,都要有一个了断。

在中央政府与泛民主派的关系问题上,他指中央政府,与泛民主派过往都有不少机会去沟通。他认为政制争拗有望结束后,中央与泛民主派沟通机会会有所增加,不过双方的关系会否因此有所改变,他认为这一切,仍然取决于泛民主派与中央政府沟通期间,所抱持的态度是什么。谭耀宗说﹕其实改变中央与他们的沟通,一直都有做,过往做了两次,不过由于一些态度上的问题,最后都中断了。我希望大家都以理性务实的态度去沟通,不要抱持一种对抗的态度。

一直以来,对中港关系有相当研究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曾荫权在报告书上,极力避免与泛民主派有正面冲突。但最后香港市民仍然会看,人大常委会能否定出确实的普选时间表。他说﹕或许有些香港市民会抱良好愿望,对香港实施普选多等一会,但那些支持泛民主派的市民,他们在看是政制方案的实质内容,他们未必如此容易接受这样的政改。

至于乔晓阳邀请全体立法会议员出席座谈会,他认为这亦不代表泛民主派与中央政府间的沟通会因此得到改善,还要看这些座谈会的布局、安排,才能够作定断。过往,亦有泛民主派成员出席这类座谈会,但泛民主派成员出席时作出抗议便会离场。政府邀请了什么人出席座谈会,并非反映双方关系发展的有力理据。

他又认为,就算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决定,有可能令香港市民不满,但现时香港人争取民主的力度,已经远远不及二零零三年。加上中港之间,经济进一步融合。因此,他认为,除非中央政府的态度恶劣,否则亦不会破坏中港关系。他说﹕如果中央政府在这次的政改报告书中,摆出强硬的态度,缺乏了包容的姿态,一副以我为主的模样,在这种情况下,才会再进一步激起香港人的民愤,令整个政改问题升温。

不论全国人大常委会,最后对香港普选问题如何作出决定,都会对香港与中央的互动,以至香港政治的发展,有著深远的影响。会议的结果如何,最迟本周六便有决定,全港市民将会拭目以待。(李建军报导)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