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被歧視﹑不能返內地 香港學生無悔參與社運


2015.05.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經歷79日的“雨傘運動”,香港的年輕人已不再是“不問世事,冷漠自私”的一群。雖然在“暴雨”過後,有學生被老師歧視,有學生甚至被大陸拒絕入境,但他們對爭取香港未來的民主,無懼無悔。(潘加晴報道)

就讀九龍塘一中學二年級的潘同學,去年佔中期間參與佔中運動,但都是偷偷地進行,因為學校不是太鼓勵和支持學生參加社會運動。

他說﹕之前,校長對我們說,不會阻止我們去佔中,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但最好不要去,可能會有紀律問題。他講就是不會阻止我們去,但又說,會有危險,影響紀律。

潘同學說,他同級有位同學,因參加佔中而接受媒體訪問,之後,受到學校老師歧視。

潘同學﹕之前,有位同學常去參加佔中,他做了一個地圖,派發給參與人士。他接受媒體訪問,上了新聞。之後,有幾個老師就不喜歡他。
記者﹕他被同學歧視﹖
潘同學﹕同學沒有歧視他,但有幾個老師不喜歡他。我當時問他,參加完佔中後,老師對你如何﹖他說,有幾個老師不喜歡他,上課時對他說,“佔中不要佔上腦”。但這位同學沒有理會,繼續參加佔中。

潘同學表示,雖然家人對佔中的觀點不一,但無悔參與示威,這場運動令他親身感受到香港的年輕人不是冷漠自私,不問世事,大家都希望為民主出分力。

去年佔中爆發以來,學民思潮與香港學聯,先後有成員被中國大陸拒絕入境。其中一名被拒入境的學民思潮成員錢詩文表示,包括自己在內,學民目前已有10名成員被拒入境,其他未有踏足大陸的組織成員,相信也可能在黑名單內。

在香港城市大學社會及公共行政學系就讀一年級的錢詩文表示,參加社會運動是因為覺得社會不公義的事情太多,對這次被拒入境,她完全不感到後悔。

記者﹕經歷79日的佔領運動,又被拒入境大陸, 對你思想有什麼衝擊﹖
錢詩文﹕正如我在立法會上說,79日的佔中行動只是雨傘運動的一部份,並不是全部,亦不是我參加運動的全部,只是其中的一部份。(運動)有始必有終,所以,我覺得對我人生不會有很大衝擊,但從運動角度來說,當然希望有成果,有一個完結。
記者﹕你當初是什麼原因去參加學民思潮和佔領運動﹖
錢詩文﹕純粹是因為社會不公義。
記者﹕持續79日的佔領運動,是否有影響學業及與家人關係﹖
錢詩文﹕家人關係就沒有(受影響),學業就要視乎如何分配時間。佔領運動時,時間分配上比較緊張,但都不是完全沒有時間讀書。
記者﹕70多日都沒有上課﹖
錢詩文﹕不是,有上學。
記者﹕是否有影響課業、考試﹖
錢詩文﹕沒有,照常交報告。
記者﹕今次被拒入境探親,家人是否有抱怨﹖
錢詩文﹕他們 OK (理解) 。
記者﹕是否有後悔參加社會運動﹖
錢詩文﹕沒有,你走上這條路,已有心理準備。

在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系就讀一年級的學民成員黃瑋琪,早前同樣被大陸拒絕入境。她認為,這反映出中央畏懼學生運動。

記者﹕經歷79日的佔領運動,又被拒入境大陸,有什麼感想﹖
黃瑋琪﹕我們學民有些成員,都不是經常出現在鏡頭前,他們都入了黑名單,反映中央畏懼這班學生,害怕會再次發生佔領運動。但其實,我覺得短期內都不會有佔領運動。
記者﹕是否有後悔參加社會運動﹖
黃瑋琪﹕沒有。我個人價值觀是“對的事就要去做”,相信是大部份同學的看法。
記者﹕佔中有沒有影響學業和與家人關係﹖
黃瑋琪﹕坦白說,罷課期間,剛好是中期試,要交報告,老師也不會補回課堂,許多同學都受到影響。至於家人,當然反對,但他們都不會說太多,因為他們都明白現在這個政府的不堪。他們表示擔心多過責罵,例如日後不能回內地,不能與內地的親戚見面。
記者﹕學校老師支持你們嗎﹖
黃瑋琪﹕一半一半。有些老師表明罷課期間不會上課,支持佔領運動,並到警署保釋同系學生。有些老師認為,同學應回校上課學習。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