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铭专访:共产党阻挠香港民主

2007-10-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ML_RFA01_200.jpg
10月18日,香港立法会议员李柱铭(左二),单仲偕(左一)和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启沃(右一)与自由亚洲电台总编邵德廉(右二)合影。(RFA粤语部)

香港民主党创党成员,立法会议员李柱铭上星期在美国接受本台记者何山专访时,讲到过去10年香港的民主发展同新闻自由等问题,他又认为,与香港民主“对著干”的头号劲敌,不是民建联,也不是自由党!李柱铭说,香港现在的新闻自由是敢批评香港政府﹐但对大陆﹐就自我约束,有一日他的专栏都要被审议,到时他就会封笔。

记者:马丁你与大家回顾了香港政制最新的发展,关心香港的人在美国、在加拿大,任何地方,看著你十年前在立法会落车,已经是十年了。其实你看清背后与你“拗手瓜”是谁呢?有没有顾忌呢?

李柱铭:没有顾忌,跟本一早就很清楚,我们的对手不是特区政府、更加不是民建联、自由党。因为他们大家都想有民主的,现在阻挠香港民主发展的根本就是共产党!

记者:你这样是很直接讲到,会不会在香要带出这个讯息比较困难?在华盛顿这里就可以畅所欲言一些?

李柱铭:我在香港已经讲得很清楚!我觉得国际社会,我认为是有责任,道义上有责任,将这个事与我们的中央领导人讲。当然,中央政府又说不应该这样说,外国政府不应该干预香港的事务,或国家的内政。但我要提一提大家,当联合声明在1984年9月26日宣布的那一天,是所有的国家,很多,英国、美国、加拿大、欧盟,全部都出来,高姿态地支持邓小平。为甚么他们这样做?不关他们事的,是中英的问题。是因问中英政府在颁布联合声明之前,做了很多工作,很积极地游说这些政府,出来高姿态支持联合声明,因为是怕我们的移民潮一路不停,香港的人材流失光了。他们也真的出来支持,那我们的移民潮即时停。

记者:你们党的人数,与共产党千万的党员比是小巫见大巫,与后面的大佬如何“拗手瓜”?以前你来华盛顿,给很多的左报说你是挟洋自重,现在好了很多,没有用文革式的语言批评你了,你如何才能觉得与这个大佬“拗手瓜”是可以“以少赢大呢?”

李柱铭:其实,我为甚么这样说呢?我首先知道我样做是一件很难的事,很难成功的事,但我觉得这样做完全是合情合理,对香港好,对国家一样。因为大家,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对一国两制的看法,我在一个午餐会上也提到了,当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那是1982年,那时他决定开放中国,给外资来投资,当然还有多限制,起码他是经济上开放中国。很明显他当时,是不想中国再走社会主义,现在你看中国,我是不能进去了,大家能够看到,根本大陆没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存在。就是邓小平,很技巧地,很成功地,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将大陆一个社会主义制度改为资本主义制度。

记者:说了民主法展,讲香的核心价值,人权、民主、法治与新闻自由都很关键。很多在华盛顿这里的人士,都看到民主就发展是停滞不前,另外一个,新闻自由,你怎看10年之后,今天香港的新闻自由?灰不灰心?

李柱铭:其实香港的新闻自由,如果对香港政府,在我们自己特区来看,我觉得是不错了。回归前好,回归之后也不错;但对中央政府的所作所为,所定的政策,香港报章敢批评的,也就是放胆批评的,是少之又少的。《苹果》可以这样做,《信报》可以这样做,《南华早报》一时一时,《明报》一阵子。根本批评中央的政策、对领导人的是太少了。这里,已经很明显是自己约束,没有人说不给你这样做,是他们自己不想这样写。对香港政府来讲,每一张报纸都勇于批评,但对中国政府就不敢。

记者:是不是在讲,香港的新闻媒介有一个心魔?这个心魔是不能碰的呢?

李柱铭:我看是这样!自己可以写的都不写,或者那些编辑写了都不同意。

记者:你有没有试过写了一些有关大陆的政治,写了之后很失望,是没有刊登,对于香港的可以,对大陆的不行?

李柱铭:不会,因为我写文章是不接受任何的修改,当然我的中文写得不好,我接受。但我写出来的,表达的意见,是不接任何人去修改的,所以我觉得,这一方面,回归之前,回归之后,都不是太大的分别,我是完全可以说我要讲的。如果有一天,要是我些的专栏,那个编辑要改的,我就不继续写了。

记者:时间有限,我们再问两个问题。很多人觉得,今时今日的民主党是一蟹不如一蟹,很多人看了很灰心,特别现在是后继无人,你怎看在香港政坛民主党的发展,特别是当公民党,一个明星党的掘起,似乎民主党这个明星已经淡出了?

李柱铭:其实,大家看香港的民主发展,我们的港同盟是一枝独秀。后来港同盟与汇点,合在一起成为民主党,我们也是很有实力。近年来,尤其是公民党,组党之后,很多我们的选民是会投他们票。在我们民主党方面,这些不是好的。但我素来,我认为香港的民主发展比民主党更为重要,民主党比我李柱铭更为重要,我一直都是这样看的!公民党,他是可以获得市民的支持。他们不出来,这些市民是不会投我们的票,他也不会投民建联的票。公民党出来,变得把这些票都给民主派这一边都拿过来,变得是好事!所以,你看2004年立法会选举,我们民主派拿到62%的选票,非常不错。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根本就是大胜。这个势头仍然是好的,特别现在陈方安生出来,参加港岛的补选,令得我们的士气是大好,这对民主阵营是非常好的。民主党是比以前逊色了,这是事实!我们没有需要为这个而灰心,我也看不到民主党因为这而灭亡!就算议席少一些,我们根本就做不到议会的多数,所底少一个议席,两个议席没有大的分别。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说到六四,我们在海外都看得很清楚,公民党成立的时候,党主席关信基也说得很清楚,六四的包袱要放下,要寻求与中央的沟通;但就算梁家杰上一次来,都说到现在还没有能够与北京建立有制度的沟通对话。会不会,今天的公民党与中央的定位,就是明日的民主党的定位?

李柱铭:这不是我个人的看法,这是要民主党怎样看。你看公民党,是他们说六四是一个包袱,但你看六四晚会,他们全部议员都出席,只不过是政岗没有提,不等于他们不支持六四要平反。每年六四有一个辩论,他们都是支持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看法没有分别。只不过是我们民主党,有一句是关于“平反六四”。也不是政岗写出来的,是另一张纸加进去了。因为可能有一天,六日平反了,就拿出了,不需要。但六四没有平反,我们都继续争取,我觉得很多香港人有共同的意愿。

记者:结束一党专政呢?

李柱铭:都是,老实说,我们觉得我们这样争取,不是为我们个人的利益。我们是不能回内地,我们没错,错是中央政府当时的领导人,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平民开枪。我觉得这是迟早都会平反的,这不是我们个人取向的问题。

记者:马丁,今天我们谈了一些很沉重的话题,好感谢马丁再次来到自由亚洲电台。(周未,李柱铭与本台30分钟的访谈,将会足本播出,敬请留意收听)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