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梁家杰美加行

2007-09-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前大律师公会主席、公民党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并曾与现任特首曾荫权竞逐特首的梁家杰,目前正在美加展开为期两星期(09/16-09/30)的访问。此行遍及美国首府华盛顿、纽约、三藩市,及加拿大的多伦多、温哥华,也是他从政三年来的的处女作。梁家杰说,此行是要将香港带回国际社会关注的地图上,成不成功呢?记者何山报导。

记者:梁生,来到华府已经有一段的时间,今天也是联大开会的时间,你稍后会到联合国,可否跟大家介绍一下到纽约是有甚么使命,希望去做的?

梁家杰:我在纽约这里会出席两场的演讲会,一场在哥伦比亚大学,一场在亚洲协会。我这次到美国、加拿大﹐最主要是讲出一个讯息,其实香港是被忽略了,因为香港在中国的现代化过程中,一直将来都会扮演积极的角色,我们走过的路,国家正在走,我们作为一个先行者,我们的经验是可有参考价值。

记者:在我们访问梁议员的同一时间,香港正在举行泛民的初选,这个辩论大会有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劳永乐医生。我想问,香港很多事可以借镜,泛民提名,初选的辩论,大陆可否借镜呢?

梁家杰:其实我在选举的时候,与曾荫权先生的辩论在广州都看到得,其实不单是广州,整个广东省。当时我记得有电视台到广州访问一个刚看完第二场辩论的观众,他的答案是都挺好看,为甚么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不可以做一场给我们看呢?我想,这一种是我刚才讲的一种启发的作用。当然,你提到陈太与劳医生的初选,我觉得是为泛民主派,如果将来真的是要选择一些候选人,去参与选举,是勾勒出一个初步的轮廓,我当然希望整个设计与安排,对将来有启发的作用。

记者:在你去到亚洲协会,提到的是香港民主发展的进程,可否讲一下,你的参选、有竞争的选举之外,陈太的出来,是否香港民主发展的一个重大里程碑?远的我们不讲,近的,香港的民主发展有哪几步我们已经走出了,是不可以再退回来的?

梁家杰:其实香港争取民主已经20多年,我们立法会有18席,去到30席直选,我们觉得这个制度是不公道的。使特首与他的领导班子,要向商界倾斜,最直接的当然是我们一人一票选特首,一人一票选60位立法会议员。在特首选举的过程,有两场电视辩论,看完之后,我想也为将来同样的选举划了一条期望的底线。到2010年,香港再有特首选举,没有可能有市民接受没有竞争,没有可能市民接受少于两场电视辩论,这些都是期望的底线,再跌停是不行的,只希望再向上寻求突破,我想这是我们继续争取的事。

记者:其实讲到香港有希望,看到过去的民主发展也很灰心、绝望的。讲到希望,有甚么绊脚石是一直缠著香港,不能向前呢?

梁家杰:我想最主要是北京的领导人,仍然对于一套来自民间的、由下而上的民主选举,是有戒心的。我觉得是这样,因为中国现在有贪污的问题,或者中产渐渐已经扩大,这一个用民主向人民问责的政府,一些官员来治国,迟早对要面对的,我觉得国家领导人都要明白,在香港走一下,然后安心了,再到其他地方实行。

记者:也就是要取得信心!梁议员你是大律师,也是香港的精英份子,在泛民与中央保持一个很紧密的联系,这种关系也是泛民里最取得中央信任的,目前与北京的信任关系,有甚么地方,大家是突破不了呢?让你的其望都是差一些?

梁家杰:其实,我与北京并没有建立很制度化的沟通机制与关系,这也是我们很希望能够争取做到的地方。我想从北京的角度看,觉得我都不想给香港一个民主普选,与你们展开一个制度化的对话,可能诱因不大,我希望这个在最近的将来,整个形势会有改变。十七大开完之后我希望有一些突破。

记者:你个人就很乐观,但形势就很悲观,你怎样评估香港的未来,2008年、2012、2017、2047可以走的怎样呢?陈太这一步,之后香港有甚么变化,或者实际没有变化?

梁家杰:我想世界各地的经历在说,争取民主不是一个很容易的过程,不过客观来说,我觉得在中国大陆,最终你都要用民主的制度去处理现在最难的贪污问题。我觉得国家领导人,也不能够到处像救火队一样去救火,一时去煤矿,一时去看毒菜。所以,真正向人民问责的制度,要建立起来。

记者:说完香港,我们一定要讲美加,梁议员你现身在美加,可否与我们说一下,你现在这次美加之行的行程,有甚么收获?

梁家杰:这次美加,一共有五站,我现在到了中间,第三站。我去过华盛顿,也到过多伦多,现身在纽约,接著去温哥华,之后去三藩市。现在经过了两站,给我觉得,刚才我与大家介绍,我带来的讯息,基本上被我见到的人,智库呀、政界中人接受的。在多伦多,更加在一个广场,有100多位多伦多的华人,参加了一个两个多小时的公开的论坛,大家对香港都很关心,虽然身在海外,提的意见也非常到题,给的意见我一定会带回去参考。整个过程去了一半,我都是觉得满意。

记者:可否说到香港的民主,现在是外热内冷,海外是很热情,里面是冷冰冰,做不了甚么?

梁家杰:我想这样,香港现在市民觉得股市好,楼市又好,炒股炒楼更好,如果去讨论甚么政制改革绿皮书,由其是一个很复杂,很难明的,选完之后都不知到有没有意义,是很难引起人民的兴趣。这我也明白,香港的制度,是有深层次的矛盾,如国家领导人说一样,这些矛盾始终要解决。当香港进入一个没有更好的周期,有或者如03年时进入一个契机,有SARS要处理,到时会有很大的伤害。

记者:时间差不多,最后一条问题,展望香港民主发展,你自己或者公民党的愿景,底线是怎样?

梁家杰:讲得近一点,我说这个绿皮书,当然是很失望的,很希望在谘询之后,做结论的时候,无论是特区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能够体察香港人提出双普遍,不是一些很务虚的政治意识型态的追求,而是我们是针对一些有血有肉的香港问题,希望透过票箱的力量,能够给我们的特首,他必须要有的政治认受性,进而令他有所领导的管治班子,更加立足于民意的支持之上,可以挥洒自如,可以做好自治的工作。

记者:底线是怎样?

梁家杰:我们当然很希望现在的争取,2012双普选,如果北京是愿意跟我们谈的,我们是看著一个时间表,是有回旋的空间。(也就是说有民主的话,是没有底价谈下去都行?)也定要有真民主!如果你说,用一些假的民主,比如坊间有讨论,选特首呀?好给你一人一票都行,不过要由北京选了之后再给你选,要预先筛选了三个:董建华一号、二号、董建华三号,给你选,我想这些的做法是不对了;但如果你说,甚么时候给你真普选了,可能是某某年,那我们就谈一下是否恰当,我想万事都有商量的。

记者:那我们谢谢香港立法会议员、前大律师公会主席梁家杰议员。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