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

繼蟻族、蝸居這些新興名詞後,大陸和香港最近流行著「八十後」這個潮語。香港的年青人過去被認為是不問政事的族群,但最近卻成為反高鐵運動的主力團隊,他們遊行示威、甚至衝擊立法會表達對政府不滿。在大陸,八九學生民主運動被鎮壓後,過去20年,年青人對社會事務的熱誠亦沉寂下來。究竟這批高佔全國四份一人口的族群,在社會中如何定位呢?(文宇晴報道)

2010.01.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近期很多人都談論「八十後」,頓時成為了一個話題。廣東商學院人文與傳播學院副院長的江冰教授,早前出席一個文化論壇上就對「八十後」現象作了專題演講,表示「八十後」成長在互聯網的環境中,讓他們有渠道自由表達,同時也影響著他們對社會的看法以及價值觀。而他們發揮影響力的平台主要是互聯網、電視娛樂節目以及他們的消費。

在大陸,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出「八十後」的強大影響力。不過,江教授指出,擔心這些八十後在價值觀念上出現了偏差,可能會改變大家對社會的一些看法,因而需要社會的關心和重視。所謂的「八十後」,說的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輕人。據統計,大陸超過3億人處於這個年齡層。

香港最近開始流行這個名詞的,應從香港政府準備興建高鐵,由西九龍到港深邊境落馬洲說起,一群自稱自己是「80後反高鐵」的男女多次上街遊行或包圍立法會靜坐,甚至用苦行的方式抗議高鐵的興建。

其中一名「80後反高鐵」成員Kobe表示,他們使用「八十後」這個統稱早在去年「六四」廿周年時已開始使用。正因為他們這一代八十後對現在社會的現象存有很多不滿,但社會上的主流聲音無法把這種不公平的問題解決,因而希望透過自己的力量呼籲更多人來關心這個社會,反高鐵這件事上,媒體才把他們這一代對民主訴求的事情廣泛報道。

她又指出八九民運時,大學生為捍衛權益經歷了這一場流血事件,那時候包括自己在內的八十後年紀都是很小,即使記憶比較模糊,但不代表沒有。正因為這一代的八十後視香港是家,所以更會挺身而出向這種不公平說不,延續當年那些大學生爭取民主的理念。

Kobe說︰「九七回歸之後,意識到很多東西已在改變、流失、被催毀了,好多不滿,好多無力感,但我們不會選擇移民。民主意識可能是由我們自小已認定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不會離開,這種意識其實已經開始,不滿其實是積存了很多。」
 
對於媒體指反高鐵成員的行為過激的報道Kobe卻持不同看法,認為是被歪曲了。Kobe說︰「其實過往我們可以用到方式我們都會用,但很多時主流媒體不了解整個問題所在,只是拿冰山一角來講整個事情,其實她永都是講錯的。你再問我激不激這個問題,其實是激的,激在我們用盡了所有方法。」

那大陸方面的八十後,又怎看現他們被灌以的這個統稱,又怎樣看現在的民主呢?

正讀碩士一年級生的劉同學表示,每個時期都會對青少年有一個相對應的看法,現在為何這麼重視八十後,相信與改革開放有關。現在的八十後都和以前的思想、成為、習慣以及性格都有所不同,正當中國正處於政治發展的時候,所以八十後不可避免成為話題,雖然當中會有好的、有壞的,劉同學認為八十後總的來說都是非常上進的。

劉同學說︰「我認為八十後一定要承擔起促使這個國家怎麼樣從一種轉變,我覺得就是改變這個改革是很重要的。如果八零後不能承擔這個改革的話,我覺得你只是工作、工作是不行的。現在我的人生目標還挺明確的,為祖國做力量,然後實現為社會多作貢獻。」

劉同學表示,即使對現狀可謂無慾無求,不過有時候看到政府所做的事情也有看不過眼。例如最近國家下達新政策,要求各省政府清退所有的代課老師是不對的做法,劉同學認為政府這樣做會令不少代課老師失去工作。他說,現在中國處於低收入窮困人口還是比較多,不應因為要走「優化」路就把認為額外的人與事一起併退,即使目前看來,中國已逐步向成為世界火車頭的位置走,但也不可以視民眾如草芥。不過,劉同學同時又指出,即使很多事情對中央政府的做法感到不滿,社會仍然會存在不公平的事,但大部份都不是有關政治的敏感話題,因而只會看在眼裡。

劉同學說︰「民主,會關心呀。我覺得現在挺民主的,起碼,我們也是大學生,也不怕說現在的共產黨專制。但是,我也沒看出哪個政黨比共產黨做得更好,也許會有很多問題,但是它內心是的,核心是好的、黨的核心是好的。我覺得現在的民主實現得比較好的。」

另一名大學生紀同學也認同現在社會變得更好了一些,物質水平有所提高,市民的怨言也相對減少。紀同學表示,雖然當年八九民運時自己還很少,了解不多,不過聽長輩說是因為當時存在腐敗,因而觸發民眾以及學生的憤怒。紀同學認為,雖然現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被大家認知,既然已發生了歷史轟動的八九民運事件,就應該有它發生的道理,總體來說是推動了民主的進步。也希望他們這一代人通過努力去解決問題,更應以一種平穩的角度來解決問題。

紀同學說︰「也不是說一廂情願就能完成解決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八九年的事情已經搞定了,但現在也不是這樣子,說明想解決這個問題並不是幾個人,或是一批人就解決的,還是要在制度上解決的。如果你只是很單純地想通過請願,或是一次學潮一次活動就能改善這種制度,我覺得有一點不現實的。」

曾在八九民運期間聲援學生的維權人士吳玉琴表示,那時候的民運一呼百應,特別是以大學生為主的民眾一起為自己的訴求爭取著,與現在的大學生的確大有不同。

吳玉琴說︰「當時的學生我認為他們很有正義感,感覺現在的學生好像在經濟方面考慮得太多,沒有那時期學生那種正義感強烈。」

大學生紀同學表示,相對現在社會的輿論是比較好的,因為科技的發達、互聯網的發展,多了表達自己觀念的渠道。大學生可在網上論壇發表意見,甚至不論國度和時間一起分享,這也正正是不少大陸八十後表達訴求的地方,已不是當年胸前掛著「勇」字就說可以爭取民主的年代了。紀同學坦言,大陸在互聯網上某些內容進行了過濾,有些敏感題材的容都沒法公開,也許是這個限制,令國際互聯網谷歌谷歌表示要退出中國的市場。

不過對於民主在大陸的發展進程,他謂持樂觀的態度,他說畢竟現在的中國與世界各個大國的距離越來越接近,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也越來越重要,社會一定會向前走,也借鑒他人的優點強大自己的力量。

不過香港的Kobe卻不認同,認為不管是香港還是大陸,要彻底爭取民主的確是很渺茫,就如看到如劉曉波這樣的事情,已令她暫時看不到有任何希望,即使如此,也會繼續堅持爭取民主,更不怕會受到打壓。

Kobe說︰「不擔心,因為知道大陸的可怕,正因知道大陸的可怕,所會更珍惜香港的所謂言論自由。似乎一直以來我們不是真好好利用我們可以行使的公民權利,有問題就會講的。」
 
在屢傳出有異見人士受到中央政府打壓、每日數以百計的訪民被迫害的事情,大陸的八十後選擇以互聯網發表民主話題,香港的八十後卻上街遊行抗議爭取訴求。兩地的不同,正正顯示出我們對民主發展的不同方向,哪個才是正確的方向?那就不得而知了。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