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女生公開哭訴遭受警方性暴力對待 投訴警察課啟動調查

2019-10-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大吳同學指控遭受性暴力,警方投訴課稱跟進。(網絡視頻截圖)
中大吳同學指控遭受性暴力,警方投訴課稱跟進。(網絡視頻截圖)

香港中文大學一名女生周四(10日)在校長與學生對話會上,脫下口罩哭訴被拘留期間,遭受警員性暴力對待,引發廣泛關注。她翌日接受訪問時披露,曾在葵涌警署被隱藏委任證的便衣男警拍打胸部,更指有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嶺扣留中心,被警員輪姦及雞姦。警方回應指非常重視相關指控,指投訴警察課已啟動調查,但暫未能聯絡受害人。(文海欣 / 呂熙 報道)

中大校長段崇智周四(10日)晚上與學生對話,期間一名中大女學生吳同學鼓起勇氣,脫下口罩,公開身份親述在警方拘留期間,遭受警員性暴力,更形容被捕後是「任人魚肉」,她哭訴指現時仍非常恐懼。她希望段崇智可以發出聲明,譴責警方對被捕人士施暴。

吳同學說:你知不知道不止我一個遭受警方性暴力?其他被捕人士是曾經遭受不止一名警員,不分性別性侵及虐待。你知不知道我們在拘留過程當中是「肉隨砧板上」、任人魚肉?校長,我願意鼓起勇氣脫下這個口罩,請問你是否願意和我一起鼓起勇氣,和學生同行,讉責警方對被捕人士,包括中大的學生施暴?進去後是任人魚肉,他喜歡罵你就罵你,打你就打你,性暴力就性暴力,你是不能反抗的。

至周五(11日)早上,她在一個電台節目上補充,指事件是九月一日在葵涌警署發生,她被兩名女警監視如廁,期間二人望向她的性器官,又被一名男警拍打胸部,而涉事警員隱藏委任證。

吳同學說:我記得他的樣貌,但是我沒辦法記得他的編號,因為他是男便衣警員,他身穿一件警察黑色背心,但是他的委任證是翻轉了。我站出來的原因很簡單,首先編造這事情,我覺得根本不成立,我都沒有利益,我為何要站出來抹黑你。

警方周四晚曾在社交網站回應,指會主動聯絡她,希望她提供實質證據。吳同學指,警方發出帖文後,她的電話受到來自內地的電話號碼滋擾,影響她的精神狀況。她更指,據她了解,有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嶺拘留中心,遭到警方性侵及性暴力,甚至被輪姦及雞姦。

警方周五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非常重視有關嚴重指控,希望盡快作出調查,但投訴警察課至今未收到有關在新屋嶺拘留中心,或葵涌警署內的性侵個案投訴。

警方指,投訴警察課已啟動調查,主動介入,但暫時未能聯絡到受害人,呼籲大學校方陪同受害人協助警方調查,並指會安排監警會人員觀察會面。

警方家庭衝突及性暴力政策組總督察張寶月表示,明白受害人需要極大勇氣,才能挺身而出公開事件,指警方會以認真及具專業敏感度的態度,處理所有涉及性暴力的案件,亦有清晰措施及指引。

張寶月說:無論受害人是否被捕人士,警方都必定會盡量、盡力保護受害人身份,及防止受害人再次受到傷害,我們亦會公平公正調查有關指控。

對支援抗爭者素有經驗的律師黃國桐接受本台訪問時指,被捕人士如遇警方性侵或性暴力對待,應該報案,而非投訴,並強調報案是被捕人士的權利。

他同時提醒,警方的確可向被捕人士搜身,但被捕者可要求回到警署才進行,並要求由同性警員搜身。

黃國桐說:這是百分之一百,一定是女性搜女性,沒有可能男性搜,監犯也不行,更何況只是被捕,她一定要馬上報警。這些不是投訴,是報警!已經不是投訴事項,已經過火了!你在被警察的拘禁時間(發生),(要指出)哪裡發生,時與地,警方一定要交代。

他亦指出,若受到不合理對待,應該向拘留所的當值員指出。然而現時大部份警員都沒有編號及委任證等,難以辨識身份。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則發聲明,指警察作為執法者,應肩搜集證據的責任,但鑒於目前公眾對警方嚴重失去信心,為避免「自己人查自己人」,協會要求香港政府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相關指控。協會亦呼籲公眾停止對事主進行道德批判,要求其符合「完美受害者」的形象,避免對受害者帶來二次傷害。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周五回應,指有留意到事件,感到不開心,望校方盡快為同學提供輔導,亦希望有關人士提供資料,讓警方調查。中大校長段崇智則承諾,將在一周內,就警方暴力發出聲明回應,而一班中大教職員、學生及校友則發起聯署,聲援吳同學。聲明讚揚吳同學勇敢發聲,並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被捕者對警察的濫權、性侵及行使私刑指控,還受害人一個公道,給社會一個真相。

截止周五晚,聯署已獲超過18000名師生支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