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联会在港办声援行动 促释所有涉「六四」言论的人士

2019-04-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日,支联会举行声援行动,要求释放「六四酒案」中的四名被告。(李弘音 摄)
2019年4月1日,支联会举行声援行动,要求释放「六四酒案」中的四名被告。(李弘音 摄)

支联会在港办声援行动 促释所有涉「六四」言论的人士

在香港方面,支联会在中环商业区中心举办声援行动,收集市民签名,要求释放「六四酒案」中的四名被告,及其他因纪念「六四」而被捕的人士。(李弘音  报道)

因为制作「铭记八酒六四」酒而被中国政府拘捕的四名四川省公民,包括符海陆、陈兵、张隽勇同罗富誉,被拘留近3年后,案件于周一(1日)起分批开庭审理。在香港方面,支联会一行约10人,同日到中环华人行外集会,他们更仿制大型「铭记八酒六四」道具,让市民在道具上签名以及表达诉求,示威人士并带上「释放酒案四人」等横额,要求释放「六四酒案」中的四名被捕人士及其他纪念「六四」的被捕者,吸引不少市民驻足了解。

从北京来港旅游的张小姐对本台指,当年「六四事件」她就身处于北京,对事件感到生气,但当时政府及媒体报道不让民众了解真相,他们既没有渠道说话,也不敢发声,因为很容易被政府找借口拘捕。张小姐希望酒案中四人尽早被释放。

张小姐说:没有渠道去说,而且怎么样说呢?在那个地方也不敢去说,说了以后有可能被抓了起来。他们这种事件就是为(六四受害人)悼念,没问题,我觉得做得对,但这种事做了就有可能像这四个人,找个借口就变成那样了。反正达到这个(恐吓)效果。

与儿子从英国来港的廖小姐,就选择了停下脚步了解「六四酒案」,虽然对酒案不太了解,但她亦知道「六四天安门事件」,她认为中共拘捕四人是不对的,人民应该有言论自由。

廖小姐说:当然是不对,应该要有言论自由。

不过市民陈先生指是次行动反应冷淡,并认为「六四事件」已过去了一段时间,大众的戾气亦要过去。他相信事件渐渐被市民淡忘,而作为小市民的他亦无能为力。

陈先生说:你也看到现在市民很冷淡。当事人起了酒名为「八酒六四」,你每样也不改,却要起这个敏感数字,只能说你也不能埋怨。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对本台称,四名被告只是以艺术行为方式,制作了写上「铭记八酒六四」的酒,但起初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控罪,他形容中国司法制度无公平性及透明度,只是统治者打压异见人士的工具。对于符海陆被判刑3年,何俊仁认为是荒谬的。

何俊仁说:纯粹因为他们自己酿了一些酒,拿出去卖,并命名为「八酒六四」,似乎是为「八九民运」、「六四」死难者鸣哀,只是如此小事却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简直是荒谬至极。大家可见整个(司法)制度是缺乏公平性、透明度,这个制度变成了统治者,即是共产党控制社会、打压异见人士的工具。

对于案件在「六四」前开审,何俊仁相信这是对海内外希望纪念「六四」的人制造恐怖气氛,并加以压制他们进行悼念活动。不过仍相信今年出席「六四集会」的人数会高。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