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案件或不准保释异于普通法 有律师忧虑影响人权

2020-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律师杨岳桥接受本台访问时说,香港一贯而言,若要把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是需要由控方举证、或要提出非常重要的原因去反对保释。(杨岳桥facebook 图片)
大律师杨岳桥接受本台访问时说,香港一贯而言,若要把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是需要由控方举证、或要提出非常重要的原因去反对保释。(杨岳桥facebook 图片)

《港区国安法》实施首日,在香港就有十人因此被捕。《国安法》与香港实行的普通法不同,如第四十二条就订明,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否则不得准予保释。有律师忧虑《国安法》会影响人权,担忧被捕人士权利不能得到合理的保障。熟识中国事务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中央对《国安法》有释法,而根据过往中国案例,难以令人信服《国安法》下会按照「无罪推论」处理国安案件。(文海欣 报道)

周三(7月1日)《港区国安法》实施首日,香港过千市民走上街头反对《国安法》,有示威者继续手持写著「光复香港,时代革命」、「香港独立」的旗帜、标语等,表达诉求。期间有10人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被捕。警方指当中有3人曾经展示或挥动涉及港独的旗帜,有4人是藏有涉嫌违反法例的物品。不过,外界目前仍未有10名涉违《国安法》人士的更进一步消息。

泛民政党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亦在当日被捕,并被带到北角警署。他表示目睹警署内有一名青年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被捕,而警方当时对他说「好大机会不能保释,好大机会用《国安法》告他分裂国家」。

另外,警方指7•1当日有逾370人被捕。海关承认,当中包括3名海关人员,他们即将被停职调查。海关关长邓以海对事件感到震怒,强调纪律部队人员必须守法,绝不姑息违纪违法人员。

而7•1当日亦有一宗较受关注的案件,一名24岁男子涉嫌在铜锣湾高士威道警方的拘捕行动中,用尖刀刺向一名警员并「抢犯」,其后逃去。警方周四(7月2日)凌晨在机场将他拘捕。据指该名男子当时已成功过关及登上国泰航空前往伦敦的航班。商业罪案调查科人员接手调查案件,探员周三晚上赶至机场采取拘捕行动。客机亦已驶离客运大楼准备起飞,飞机被急召回客运大楼。

据媒体「东网」报道,该名男子任职工程师。对于传闻指男子如此之快被捕的原因,是有亲友「笃灰」(举报),男子父亲受访时极力否认举报儿子,指自己亦是到到周四早晨接到女儿来电方知其儿子被捕,形容自己「完全唔知咩事」。

消息指,其后已有律师到警署协助该男子,以确保他享有法律下应有的权益。

《港区国安法》条文公布后,外界都十分关注该法条文能否保障港人在《基本法》下的权益,包括公平受审的权利及保障。尤其不少条文明显与现时香港实行的普通法有冲突。例如,根据《港区国安法》第四十二条,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不得准予保释。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大律师杨岳桥接受本台访问时说,香港一贯而言,若要把一个人的自由剥夺是需要由控方举证、或要提出非常重要的原因去反对保释。

杨岳桥说:好自然地,任何被捕人士的权利是应该得到根本的保障,包括保释的权利都应该要有。按条文而言,如果将举证责任从根本地扭转,当然会有深远的影响。

大律师公会副主席叶巧琦接受电视节目访问时亦表示,担心被告不得保释的安排,令人权保障受限制。

叶巧琦说:例如第四十二条已经与我们一般以来,说有刑事案件的推断假定是会有保释,已经将它调转。因为第四十二条说得非常清楚,不得准予保释,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他不会继续(犯法)。

民主派议员、身为大律师的陈淑庄都曾表示,即使他们有法律背景都对这些条文感到非常陌生。

熟悉中国事务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则对本台指,无论《港区国安法》条文写得如何仔细,最后仍要看中央希望如何解释,因此无须刻意玩「文字游戏」。刘锐绍又提到,国内2015年颁布的《国家安全法》中,并无写到「无罪推论」,而是写「依法办事」。他指,对比之下,《港区国安法》虽表示依照「无罪推论」原则,但过去大陆的相关案例,令人质疑香港最后能否以「无罪推论」处理国安案件。

刘锐绍说:在一般的事件来说,国内都可以有某些事件是无罪推论,但不是敏感、不是政治性的案件。一到政治性或敏感的案件,在国内的案例中,我真的看不到哪一单是无罪推论。你拿到去法院后,基本上已经是认定你有罪。你看到这些例子,即使说《港版国安法》是无罪推论,但大家都会有很多疑问。

周四,中国外交部坚称,《港区国安法》下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自由不受影响,不影响特区独立司法权及终审权。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