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大抓捕」港警一天拘三名立法會議員 「白色恐怖」啟動

2019-08-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30日,在「人大8.31落閘五周年」遊行前,香港警方拘捕了多名社運人士,均指涉及較早前的反修例抗議活動。(設計圖片)
2019年8月30日,在「人大8.31落閘五周年」遊行前,香港警方拘捕了多名社運人士,均指涉及較早前的反修例抗議活動。(設計圖片)

在香港反修例風波持續發酵,警方除反對民陣的8.31遊行外,周五(30日)拘捕至少九名社運人士,包括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以及香港民族黨前召集人陳浩天。當中,三名擔任示威者與警方調停角色的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區諾軒、譚文豪,一日內被警方拘捕。有獲准保釋的被捕者相信,在遊行前大規模拘捕是為了營造「白色恐怖」,但警方在記者會否認,指拘捕行動是根據過去的搜證工作,而拘捕時間與舉行的公眾活動絕對無關。(文宇晴 報道)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及成員周庭,周五 (30日)早上相繼被捕,警方指他們涉及6月21日包圍警察總部的行動,涉嫌「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而黃之鋒亦被控涉嫌「組織未經批准的集結」罪。周五下午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兩人獲准保釋並要守宵禁令。案件押後至11月8日再訊。

黃之鋒和周庭在離開法院時向記者交代情況。周庭認為,「人大8.31落閘五周年」遊行前大規模拘捕社運人士,是刻意營造「白色恐怖」。

周庭說︰我相信是絕對有關係的,因為無論是政府或警方,都知道周六(31日)是「反送中」抗爭一個很重要的日子。所以有理由相信在8.31前作出大規模的拘捕,是試圖製造「白色恐怖」,嚇怕香港人,若繼續參與就後果自負。

根據起訴書顯示,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亦在被告之列,但因為他於8月28日已經離開香港,因此暫時未被警方拘捕。控方指,林朗彥沒有違反任何保釋條件,未知何時返港。

黃之鋒表示,林朗彥是應台灣大學的邀請到當地交流,由於被捕時手機被警方檢取作為證物,暫時未能與林朗彥聯絡。稍後眾志會開會商討後再向媒體交代更多情況。他指,警方的宵禁令苛刻,形容香港人已無退路。

黃之鋒說︰無論主張「和理非」還是「勇武」,面對白色恐怖下的拘捕或起訴,其實大家都是無一倖免。所以這個時候香港人更需要「齊上齊落」,這一刻更需要團結,因為真是退無可退。

因主張港獨而於去年被取締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周四 (29日)深夜約11點,在香港機場出境前去日本東京時,被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拘捕,指他涉嫌在7月13日「光復上水」遊行期間「參與暴力」和「襲警」。陳浩天在被捕前,曾在社交網表示被警方扣查。

警方周五(30日)下午在記者會證實,警方再拘捕多七人,涉及過去多宗反修例活動的衝突事件。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否認,警方的拘捕行動是要阻嚇市民參與遊行集會。

謝振中說︰不止周末,平日都有公眾活動。就不同日子的暴力事件,警方一直有跟進和調查,並不是在過去48小時作出跟進拘捕。警方調查的進度和拘捕行動的日子,絕對沒有任何關係。亦不會因為周末經常有公眾活動的舉行,就去影響警方一些調查,或決定拘捕的時間。

根據警方的最新拘捕數字,包括兩名女子涉及7月1日衝擊立法會大樓一案,她們被指控涉嫌「串謀刑事毀壞」及「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的朋友在社交網代發消息,指警方清晨時分上門拘捕,但當時孫曉嵐不在家,下午時由律師陪同到灣仔警察總部。

沙田區議員許銳宇亦因被指涉及7月14日於沙田新城市廣場阻差辦公,周五早上被捕,扣留在觀塘警署。「熱血公民」成員黃洋達亦在社交網表示,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在天水圍出席活動前被警察拘捕,據稱被送往天水圍警署。

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批評,警方的拘捕行動是為了營造反修例運動的「大台」繼而進行分化。

鄭家朗說︰我們相信政府除了散播「白色恐怖」外,有預謀地將例如香港眾志等不同的社運人士被指控,成為這場運動背後的「大台」。所以其實這些檢控、這些拘捕,全部都是做給中共看,全都是有意去分化這場運動。

鄭家朗重申,參與反送中的示威者都是自發加入,並沒有所謂的「大台」。他呼籲,北京和特區政府不要再錯判形勢,應該透過政治手法切實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否認,中央參與香港警方的拘捕行動,指香港警方已就事件作出說明。他重申,特區政府於6月15日時已經宣布暫緩修例工作的決定後,中央政府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