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庇护两港独人士 香港拟透过国际刑警跟进

2019-05-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23日,工联会社委游行到德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抗议,要求德国政府尊重香港司法制度,重新检视黄台仰及李东升「难民」身份。(工联会社会事务委员会图片)
2019年5月23日,工联会社委游行到德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抗议,要求德国政府尊重香港司法制度,重新检视黄台仰及李东升「难民」身份。(工联会社会事务委员会图片)

涉及旺角骚乱案弃保潜逃的两名独派人士黄台仰及李东升,获德国政府给予难民庇护。消息指出,香港警方正研究透过国际刑警跟进,确认消息后再决定如何跟进。黄、李两人接受外媒访问时表示,一旦《逃犯条例》修订获通过,预料将有更多人在其他国家寻求庇护。有港独组织成员对本台表示,不排除会有离开香港的可能。(李弘音 报道)

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及成员李东升,获德国政府批出难民庇护。《美联社》引述德国外交部发言人指,虽然德国未有就个别事件作出评论,但认为香港人权状况一般而言是好,但与此同时,忧累香港反对派的政治空间被收窄,同时更留意到香港的言论及新闻自由正受到蚕食,特别当涉及政治敏感议题时更为明显。

另外,德国驻港总领事馆发言人周四(23日)指,知悉涉事两名港人现正身处德国,强调德国联邦移民及难民署不受政治考虑影响,独立处理每一宗难民身份及庇护申请,惟因个人资料保护原因,不便就个别个案提供资讯。

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三(22日)在记者会中,被问到德国批出难民庇护,是否反映德国质疑香港的司法独立,陆慷表示其他国家无权干涉香港事务。

陆慷说︰香港特区政府依照《基本法》处理、管理香港本地事务,这也是中国自身的内部事务。任何其他国家无权、也不应当去横加干涉,不管以甚么样编造出来的理由藉口。

黄台仰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认为,港独的政治立场已开始软化,现在香港最重要的是人权状况。他指决定打破沉默,是因为香港正在审议修订《逃犯条例》,是一项容许港人日后被引渡回内地的法案,他认为港人要继续发声。

而李东升就接受《路透社》访问,形容自己和黄台仰是首两名在欧洲的香港政治难民,而自己要离开香港是非常可悲,并认为如果《逃犯条例》修订获通过,可能会越来越多人在其他国家寻求庇护。

另一港独组织、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目前仍打算留守到最后一刻,必要时才离开香港。但他亦坦言,身边不少朋友因政治环境等因由已离开香港。

梁颂恒说︰我想我的取态是留到最后一刻,真的待不下才选择离开,但至少尽了努力。更年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年纪的香港人正考虑离开甚至已经离开,这是事实。例如我的大学庄员,我跟他们在澳洲聚旧比起在香港还要多,你就知道那个环境是怎样。政治环境、社会气氛,如果有小朋友就有更多这些考虑。

立法会议员、保安局前局长叶刘淑仪周四(23日)出席电台节目表示,德国可能是被误导,才向黄、李二人批出难民庇护。她续指二人若返回香港,会得到公平公正的审讯,但德国给予他们难民庇护身分,反映德国认为他们返港后会受到迫害,有关指控非常严重。

叶刘淑仪说︰可能德国当局被误导,因为我见昨天黄台仰一些声明指担心回到香港后,被移交到内地。这些说法是荒谬的,因为我们跟德国的协议明确指出不能再移交,除非德国同意。所以这些完全没有根据的,特区政府应该反驳。

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涂谨申于同一节目称,事件无疑对香港的国际声誉造成打击。他指,德国是由一个「半司法机构」的委员会,根据国际标准严谨审核难民申请,审批结果并非政治决定,而是一个司法判断。

另外,虽然有律师认为在香港及德国签订的移交逃犯协议条文中,港府或可尝试循最后一项,即「根据双方法律,可准予移交的任何其他罪行」,提出移交要求。但法政汇思发言人、大律师李安然对本台称,目前「暴动罪」并不在双方移交的罪行类别中,若港府要循这个方法,要先自行立法,再向德国提出要求,但即使如此,德方亦受其他条件约束。

李安然说︰若(香港)有这个立法,德国政府看到后就已经会愿意移交,但亦受到其他条件约束。例如如果你提出暴动罪是因为黄台仰的政治意见,你想惩罚他,而检控他,那么基于第五条的「强制拒绝移交」条文,德国也不会把黄台仰移交香港。

据了解,警方正研究,透过国际刑警向有关方面确认消息,视乎对方回应,再联同律政司等相关部门,决定如何跟进。

民间方面,工联会社会事务委员会20多人,周四(23日)游行至德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抗议,反对德国政府庇护黄李二人,并要求德国政府尊重香港司法制度,重新检视他们的「难民」身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