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报「有组职」追击裁判官何俊尧为司法之耻 涉藐视法庭?本台查询律政司未获回覆

2020-09-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亲中报章一再攻击香港法官,令人担心香港司法能否保持原有的独立性。(粤语组制图)
亲中报章一再攻击香港法官,令人担心香港司法能否保持原有的独立性。(粤语组制图)

香港亲中媒体近日多次发文批评多名处理反修例案件的「黄官」,其中,裁判官何俊尧裁定被搜出喷漆和雷射笔的学生无罪之后,亲中报章《大公报》甚至形容,何俊尧「一再放生黑暴被告」、「警方抓人、法官放人」,是「香港司法的耻辱」。法律学者认为,情形对香港司法制度造成很大冲击,学者指如果这种风气持续,将是由官方带头打破「三权分立」。(刘少风 报道)

香港17岁男学生被搜出藏有喷漆及雷射笔,案件周三(9日)裁定「管有物品意图损坏财产,以及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两项罪名不成立,裁判官何俊尧认为警员的供词可靠性成疑。

案件裁定后再度引起亲中媒体抨击,由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周四(10日)发表题为「司法机构要有自我改革的勇气」的社评,形容何俊尧是「立场偏颇、判决不公」的裁判官,又质疑案中「作暴徒打扮的被告」除了用雷射笔照射警方眼睛及用喷漆毁坏公私财物,「还会有甚么其他的用途?」「何俊尧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基本道理,但他在裁决时彷佛忘记法官身份、变身被告的辩护律师。」

《文汇报》周四以题为「何俊尧再发功,17 岁男两罪竟甩身」,报道何俊尧处理的案件。大篇幅引述前特首梁振英指,不同意社会不可以监察法官审案、判案和量刑的说法,并指如果法官允许被告人保释,而被告人获保释后潜逃,法官的保释决定「就明显是错误」。报道又罗列出「近期黑暴潜逃案件」,指钱礼、李子贤、罗德泉、严舜仪、何俊尧等法官及裁判官,都出现批准保释的被告其后潜逃的情况。

香港大学法律学者张达明周四对本台表示,左派报章的「有组织性」报道可能代表中央对事件的意见,因此左派文章对裁判官的抨击,无疑对香港司法制度有很大冲击。

张达明说:究竟它(左派报章)有组织性地报道,有几多是代表中央官员的看法,或者中央官员透过它们去发声?这些我们从来没有办法去印证,但过往似乎它们做的行动,与香港发生(的事),我们观察得到,很多时候不是一些普通,一些没有组织性的民间自发行为,似乎很容易导致政权会做事。

张达明指,律政司司长对事件责无旁贷,如果珍惜香港的司法独立及尊重一国两制,应当发声。

张达明说:她(律政司司长)绝对应该要发声,如果还珍惜香港的司法独立,不想让香港变成国内的话,但如果政府看法不同的,觉得根本香港不如靠近国内,那当然无话可说。

本台就此向律政司查询,但至截稿前都未有回覆。

曾任《文汇报》职驻北京记者的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本台指,近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三权分立」争议,否定「三权分立」的源头是北京与港府,亲中媒体是按中央指令办事;近期建制或亲中人士攻击法官或裁判官,反映当局「输打嬴要」,只是「按政治需要而非法律精神」办事,如果情况持续,将是由官方带头打破「三权分立」。

刘锐绍说:对于法官是保护住亲建制人士以至官方支持者,这类案例他们是不会抨击,甚至是「叫好」,如果香港长此下去,可以说是由官方打破「三权分立」。在法律界,在非敏感的案件上,仍然可以有相对独立的运作,但是政治性的事例,已经无司法独立可言。

由中联办控制的香港亲中报章《大公报》、《文汇报》近日发动针对司法机构的攻势。裁判官何俊尧在裁定东区区议员仇栩欣「袭警罪」不成立一案中,狠批警方证人「大话冚大话」之后,随即惹起亲中阵营抨击,后来更传出何俊尧被调职高等法院,暂时不会审理刑事案件。司法机构表示,调动因应正常运作需要,与涉及他的投诉或近期事件无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