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修訂源自台灣港人兇案 借勢為中港犯人移交機制圓夢

2019-06-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9日,陳同佳案在高等法院判刑,陳同佳被判囚29個月。(李弘音 攝)
2019年4月29日,陳同佳案在高等法院判刑,陳同佳被判囚29個月。(李弘音 攝)

《逃犯條例》修訂源自台灣港人兇案 借勢為中港犯人移交機制圓夢

備受爭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源於香港男子在台灣旅行時,涉嫌謀殺同行女友後潛逃返港。因香港和台灣並沒有引渡協議,令疑兇得以逍遙法外。香港保安局遂提出修法堵塞法律漏洞,不過,卻將一直同香港沒有引渡協議的中國大陸,也納入適用於修法範圍,因而引起社會震盪。(文宇晴 報道)

香港於1997年回歸,當時英國和北京政府特別制定了《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訂明香港只能與司法制度、刑罰制度、人權狀況可令人接受的國家建立引渡關係,條例不適用於中國大陸。以確保在香港境內的逃犯,不需移交大陸,確保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司法獨立與人權自由。

去年2月,20歲香港男子陳同佳在台灣旅遊期間,涉嫌將同行的女朋友潘曉穎殺害棄屍後潛逃回香港。陳同佳於3月在香港被捕並向警方承認謀殺,但由於案發地在台灣,香港警方無法追訴謀殺罪行。而香港與台灣亦沒有引渡協議,令陳同佳毋須被引渡回台受審。香港高等法院只能夠以四項「洗黑錢罪」判處陳同佳入獄29個月。

案件被揭發後不久,香港保安局以無法依台灣政府要求,將陳同佳移交台灣為由,向立法會要求修訂相關法例。文件提出的其中兩大修改內容備受爭議,包括原來需要經立法會審議才可展開拘捕程序,修法後只需特首秘密授權就可突擊拘捕,再交由法庭判斷是否移交。另一個是把適用範圍擴大至包括「中國的任何其他部分」。

香港保安局於2月提出修法後,只進行了20天的公眾咨詢。4月3日草案提交立法會大會時遇到民主派議員反對,但草案也最終完成首讀。

外界有聲音認為,特區政府是以港男在台殺人案為藉口,趁機打開香港與大陸之間的引渡大門。擔心香港居民或途經香港的人士,都有可能被移交到大陸受審。立法會在草案首讀後成立委員會就法案進行討論,不過在多次的會議中均出現爭執。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說︰我真的想問清楚特首,如果你如此緊張香港的國際地位,是否國際社會的聲音可以不理?是否現在全世界也誤會你林鄭月娥,只有你這班官員全部正確?

特首林鄭月娥說︰不用如此衝動,我慢慢會答你。這個所謂當年在條例中(引渡協議)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並不是刻意,如果涵蓋大陸會影響香港的順利移交,全部都是廢話。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說︰你講大話!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胡志偉說︰你帶給香港的破壞,超過董建華,勁過梁振英。我現在問你,你到底要多少人上街,你才肯罷休?你會不會撤回你的逃犯移交的條例?

民主派議員建議,以單次協議方式處理港男殺人案,之後再進行修例程序。但是特區政府卻認為方案不可行,會影響香港司法的屬地原則,堅持政府方案比較可行。

之後亦因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委員會的選主席程序「鬧雙胞」,民主派和建制派議員爆發對罵及推撞。民主黨的胡志偉在會議室內,多次哭求強行主持會議的經民聯石禮謙「不要做千古罪人」。

胡志偉說︰師兄呀!不要呀!我真的不想她(大陸)霸王硬上弓,強行通過(條例),香港無將來了。

由於兩個派別議員互相抗衡,《逃犯條例》的修訂遲遲未能討論出結果。特區政府於5月20日向立法會提出,將草案繞過法案委員會,並於6月12日直接進行二讀,同時要求撤銷法案委員會等議案。及後,政府亦就修訂內容再次進行6項的修改,包括將移交門檻自可判處最高刑罰3年增至7年以上。

民間亦對該條例的修訂出現不同聲音。即使政府取消9項經濟犯罪罪名,亦修訂了部分內容,仍然未能釋除各方的憂慮。

民陣及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分別在3月和4月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外,民間各界也發起聯署反對修例。有網民5月中發起白宮聯署,促請美國政府就修例發表意見,發起至今不足一個月已突破十萬人聯署。

法律界亦發起「沉默黑衣遊行」,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約3千人參與。

末代港督彭定康也拍視頻警告港府勿強闖,擔心修例後有損害香港的法治,以及作為國際貿易中心的地位。

中聯辦高調表態中央大力支持、並希望條例必須成功通過。

亦有支持修例的香港民間團體曾到立法會等請願,認為修例能堵塞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也批評民主派阻礙修例。

國際社會也對香港修訂《逃犯條例》表示關注並提出憂慮,多國發聲明促請港府與各界充分溝通,適當考慮所有替代方案及保障措施。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