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因庭裁定陈彦霖「死因存疑」 裁判官叹未能够揭示所有真相

2020-09-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长达12天的陈彦霖死因研讯周五(11日)结束,死因庭裁定陈彦霖死因存疑。(粤语组制图)
长达12天的陈彦霖死因研讯周五(11日)结束,死因庭裁定陈彦霖死因存疑。(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长达12天的陈彦霖死因研讯周五(11日)结束,陪审团一致裁定陈彦霖「死因存疑」。死因裁判官高伟雄说,对陈彦霖离世非常难过,但坦言死因庭始终未必能够揭示所有真相,希望研讯可以还「少少公道」。大律师指,如不服裁定结果是有上诉机制,但其门槛相当高。(文海欣 报道)

曾参与「反送中运动」的15岁职训局青年书院女生陈彦霖,去年9月底被发现离奇赤裸浮尸海面,警方将死因列作无可疑,其遗体亦遭迅速火化。长达12天的死因研讯于周五(11日)结束,死因裁判官高伟雄引导2男3女陪审团,给予裁决指引并总结案情。

陪审团退庭商议约4小时,综合尸体腐化不能确定死因等因素,最终一致裁定陈彦霖「死因存疑」,于2019年9月19日晚至9月20日期间死亡,死亡地点不详。陪审团说因本案中未能确定陈彦霖是否有思觉失调并直接或间接导致死亡,建议医管局能有效跟进现行青少年精神科健康汇诊跟进机制。陪审团亦建议,若再有同类案件,卫生署法医学应重申考虑矽藻测试,以判定死因。

死因裁判官高伟雄说,对陈彦霖离世非常难过,认为她似乎离世前做到想做的事、读喜欢的科目、似乎对朋友及家人亦不错。母亲何姵谊闻讯后亦一度哽咽。

高伟雄认为今次研讯能释除公众疑虑,让公众知道真相,但坦言死因庭始终未必能够揭示所有真相。他亦祝愿陈彦霖一家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并还少许公道。

庭外,代表医管局的大律师冯国础表示,医管局会就陪审团的意见考虑有甚么能做。

警方则表示,会研究判词以决定适当跟进。

早上庭内,高伟雄说死因庭无权研讯有关过失,而是裁定死因。高伟雄又解释「推断」和「猜测」不同,指前者为按证据作推断,强调陪审团作裁决时不可以作猜测。

之后他花近4小时总结案情,其后引导陪审团时,排除「非法被杀」及「自杀」选项,因这两项选项并非稳妥的裁决。他解释,「非法被杀」的准则需要毫无合理疑点。不过本案没有足够证显示陈彦霖生前受曾受到袭击、曾经同人结下仇怨、没有人身安全受威胁的担忧等,亦没有证据显示她受到药物和毒品影响。

而「自杀」的准则亦需要毫无合理疑点,本案并无显示受药物影响等。另外虽然专家证人精神科医生曾指出思觉失调患者自杀的机会比较大,但高伟雄指其他证人的证供与自杀倾向不相符。高伟雄续指,虽然去年英国死因庭有案例指要达致自杀结论,只需衡量相对可能性,而非沿用以往的毫无合理疑点标准。但由于该案仍在英国上诉法院上诉中,故就今次案件会继续采用毫无合理疑点标准。

高伟雄续指陪审团基于衡量「相对可能性」作出判断后,只须考虑「死于意外」或「存疑裁决」这两个选项;但指出「存疑裁决」是法庭最不希望达到的裁决。

另外,高伟雄额外准备一份「死亡环境情况」,当中附有17条问题,希望陪审团亦能就部份事实作裁决。其中,陪审团未能确定陈彦霖是否在知专C座大楼10楼脱下鞋子、在校门乘的士前前往致蓝天、到康城街附近巴士站下车及去年9月19日呈思觉失调征状。不过陪审团认为陈彦霖进入海中时身上没有穿著任何衣物。

外界可能关注今次法庭排除死因选项的举动,法政汇思成员、大律师苏俊文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其实这个情况非常普遍。

苏俊文说:很多时候在审讯的过程,法庭可能都会告诉陪审团,这件事的死因可能是A、B、C,你们(陪审团)决定是哪一样、或者是A还是B。所以这个也不是奇怪的情况。法庭不会每次,写了几廿个死因,然后在众多死因中自行选择。所以裁判官有责任指导一些务实死因。

如不服裁定结果,有否上诉机制呢?苏俊文解释有这个机制并要符合这些原因,例如原本没有开死因庭、研诉有证据造假问题或有新证据等,门槛相当高。

苏俊文说:在死因研诉内,证据、程序有问题或入面有些证据是假、或证据不足等。另外就是在研诉进行后有新证据,但问题是这个都会有一定困难就是新证据如何被发现呢?有机会是,例如家人在遗物或其他地方发现新的东西,可能是新证据,或陈彦霖死因存疑,然后警方或其他(部门)去再调查时发现新证据,那么这些新的东西会令裁决有所不同,就要再进行一次聆讯。

不过苏俊文续指,即使再进行聆讯,仍要视乎利害关系方例如家属或律政司决定。而上诉是没有期限。

目前,高伟雄指令警方将陈彦霖的黑色 iPhone手机进行备份,另一部粉红色 iPhone手机 则要存放在法庭,一年后如能解锁电话,死因裁判官将会视乎情况是否要再作调查,不然则会将电话归还其母亲。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批评警方调查草率,促请重启调查。他对本台指,希望更多证人、知情人士如有更多有用资料,应尽快联络执法部门。

林卓廷说:我们看到那些证人是在死因聆讯开始后,才被传召上庭,在警方之前的调查当中根本没有包括在内。我们觉得警方在调查非常短的时间内,就说这是没有可疑的案件,我认为他们调查非常草率而且妄下判断。

陪审团可作出的裁断包括死于自然原因、倚赖药物/非倚赖性的滥用药物、自杀、意外、不幸、合法被杀及非法被杀。若未有足够证据作以上裁断,陪审团可作「存疑裁决」。一旦作出有关裁决,家属可要求警方重新调查,无论警方最终是否展开调查,理论上也应向家属交代。

15岁的陈彦霖在2004年7月16日出世,为职训局青年书院学生,去年9月22日被发现离奇赤裸浮尸油塘魔鬼山对出一带海面。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