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需要?高官、建制派再吁强制检测 多名医生表明无效


2020-10-13
Share
疫情需要?高官、建制派再吁强制检测 多名医生表明无效 陈肇始表示,当局正研究新型肺炎强制检疫问题,包括涉及的法律框架。(粤语组制图)

虽然近日香港的新冠肺炎发现个案维持每日单位数,但近日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及多名高官,都提及推行强制检测。中大教授许树昌认为目前疫情轻微,无需要推出相关措施。立法会议员陈沛然表示强制措施无效,亦不应与健康码挂钩。前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曾表示,担心香港政府会透过强制检测及健康码,加强监控市民。(陈润南 报道)

陈肇始上周四(8日)指出,为保障巿民健康,正研究强制要求部分人进行检测,以更好掌握公众资料。她又说,留意到疫情在早前放宽社交距离措施后有反弹情况。随后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于周一(12日)发表网志表示,香港应学习内地防疫经验,透过大规模的全民检测及「健康码」,监控疫情。前特首梁振英亦于Facebook指全民、强制性检测是控制疫情的唯一办法,是「在个人权利、自由、私隐等问题上的妥协」。

政府抗疫督导委员会专家顾问、中大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就表示,现时情况并不适宜推出全民强制检测。他认为措施要因应当时具体疫情制定,例如早前香港第三波疫情,香港政府为的士司机自愿检测,却有不少司机未有配合,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才应考虑以强制手段执行。

许树昌说:现在(香港)不是大爆发,只系疫情水尾未断。你(全民检测)要花很多很多资源,但不会发现到太多(个案)。当然(推行全民检测)最理想要配合一个居家令,但香港实际环境是很难实行。因为譬如内地分小区,有工作人员、政府人员,可以每星期向居民送两次日用品,一星期内帮助大批市民不用外出,留在家中,于是(大陆当局)有本事做大量检测。但香港技术上好难。

他又透露,创新科技署现正研究手机应用程式,市民下载后可以纪录自己行踪,例如到食肆,就可以扫瞄二维码纪录位置,到有疫情时,就可翻查自己行踪。他称,该程式的资料只会留在用户的电话内。

早在8月时,行政会议成员、经民联副主席林健锋就曾公开表示,政府应推出「港版健康码」,规定市民须持有健康码才可进入商场、食肆及公共交通工具等公众地方。

但有关建议当时已被医学界批评。呼吸系统科专科医生梁子超直言,以健康码作防疫措施「无任何科学证据」。

医学界立法会议员陈沛然认为香港无条件做全民检测,因为香港难以限制市民外出生活及工作。而大规模病毒检测与健康码,两个政策不应挂勾,他认为健康码应只用作通关用途。

陈沛然:我自己觉得无须推出极端、强制措施,抗疫方法过去九个月已证明,来来去去都只几招。额外做更多,不会有额外功效。对于健康码涉及个人私隐,澳门、深圳、香港,将来通关,政策可能是这个范围。会否在香港境内活动推行健康码纪录,首先政府在立法会的回覆宣称无关;第二就算今日测试阴性,明天与后日是否代表无感染?

全民检测在香港引发不少争议。香港在9月推行「普及社区检测计划」,耗费5.3亿公帑。政府抗疫督导委员会专家顾问、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日前就表示,计划逾178万市民参与,最终只找到32名武汉肺炎患者,认为属政府资源错配。

而在目前香港高压的政府气氛下,全民检测除涉及医疗,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前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就批评9月的检测计划虽然「失败收场」,但认为政府不会死心,会继续利用疫情拓展社会监控,而「健康码」就是最为贴身的下一个战场。情况一如中国大陆以「健康码」,为政府机关打开监控之门,随时纪录市民行踪。

在香港,政府强制性的防疫措施须要法律支援。行政长官与行政会议为防止、应付或纾缓该公共卫生紧急事态的影响,及为保障公众健康,可根据《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第599章)第8条订立规例乃至罚则,可处不超过第5级罚款及监禁不超过6个月。目前香港不少紧急的防疫措施,例如「口罩令」等,都是根据该条例颁布。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