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上水清洁工遭砖掷毙案改控误杀 被告母作供指录口供时警拒被告服药

2022.06.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上水清洁工遭砖掷毙案改控误杀 被告母作供指录口供时警拒被告服药 香港反送中期间,一名七旬清洁工,疑于2019年11月的上水北区大会堂冲突中遭砖头掷毙,两名青年被控谋杀、有意图而伤人及暴动共3罪,其后因证据不足改控误杀,案件周二(28日)于高等法院续审。
本台资料图片 / 石头摄

香港「反送中」期间,一名七旬清洁工,疑于2019年11月的上水北区大会堂冲突中遭砖头掷毙,两名青年被控谋杀、有意图而伤人及暴动共3罪,其后因证据不足改控误杀,案件周二(28日)于高等法院续审。辩方传召其中一名18岁被告陈彦廷的母亲作供,陈母称儿子自13岁起患焦虑症,病发时需要服药;警方2019年上门拘捕当时16岁的儿子时,陈母看到他「眼神惊慌」,至陪录影会面时看到儿子中途手脚震抖、不断流汗,但警员拒绝在录影会面期间让他服药。 

因证据不足 以罪责较轻的误杀罪取代谋杀罪 

法官杜丽冰于周一(27日)向陪审团表示,由于证据未能确立谋杀罪的基本控罪元素,裁定以罪责较轻的误杀罪取代谋杀罪。周二(28日)早上,控方向陪审团解释修改控罪,针对两名被告的第一控罪,将由「谋杀」修改为「误杀」。首被告一方不会传召任何证人,亦不会自辩;而次被告的大律师则指,次被告一方将会传召3名辩方证人,包括次被告的母亲、哥哥,及一名精神科医生。 

次被告母亲作供指 儿子有焦虑症并经常病发 

次被告陈彦廷母亲赵佩因供称,她是单亲妈妈,丈夫离世,独力抚养次被告及其兄,3人一同居住。2019年12月13日下午约4时,她收到自称是大埔重案组CID的陈沙展来电,称有一宗伤人案需要调查,要求她尽快回家。当她回到家外的走廊,陈沙展已在场及告诉她需要带次被告回警署接受调查,称「好小事架咋,唔使担心,返嚟问啲嘢啫」。当她一回到家,已见到有3名警员在家,次被告及其兄则坐在梳化上,她形容次被告当时的眼神「比较惊慌」。其后警员带他们回警署接受调查,出门时,有警员将属于次被告的药物给予她。陈母解释,陈彦廷有焦虑症,并经常病发,外出需要常备药品在身。 

3人到达警署,警员称陈母须陪同当时未成年的次被告做录影会面,但警员提醒录影期间她不可以说话。录影期间,警员问了数条问题之后,陈母留意到儿子手脚开始抖动、眼神开始无法聚焦。陈母称儿子焦虑症发作,她想叫他服药,但因警察曾叫她不要说话,她至休息才问陈是否需要饮水及服药,陈则回应「我个头好痛」。 

两小时录影完结后 被告才获准服药 

警员向陈母称,录影期间不可以服药,如要服药需作出申请,录完后就可以吃药。第二次休息期间,沙展向她说「好快就录完啦,等多阵啦」,最终两小时的录影完结后才让陈彦廷服药。 

控方盘问时,陈母称她是一名清洁工。当被问到警员如何告知她儿子涉及谋杀,陈母称「警察同我讲好小事架嘛,好快问完架嘛,我系好相信警察架嘛」,又称「我个仔都冇做(杀人)过! 」 

陈母称,陈自13岁起有焦虑症,「因为一件事、一句说话,都可能会发作」,不定期会出现手脚抖震、眼睛放大、流口水鼻水、流汗、怕光、想躲藏、头痛等征状,甚至会伤害自己,「有时好似好正常咁,但啲眼神已经唔同咗」。医生建议他尽量上学及见人,陈母称陈会主动报告他正在做甚么、见甚么人。 

陈母又称,录影会面时她有陪伴儿子在侧,但当时她「个脑系实晒,一片空白」,只专注儿子的情况。被问到警员不容许陈吃药是亏待他,她又有否向其他人了解,陈母称「警察话唔可以讲嘢嘛,我仲可以同边个了解?」,「我以为规定咗系咁...我唔知啱唔啱,一方面有规定,一方面我想我个仔食药,我净系想快啲录完,个仔快啲食药」。她又形容,当时「我净系睇到我个仔震,喺度流汗,我净系想我个仔快啲录完」,对会面的内容没有印象。 

控方向陈母指 其儿子并无焦虑或惊恐症病发  

庭上陈母一度激动欲哭称,「警察打俾我、又坐车又去差馆,我(脑袋)真系转唔到罗……我唔系一个学历好高嘅女人……我只系个清洁阿姨嚟,我唔知会变成咁样,今时今日坐喺度。」控方向陈母指出,在录影会面期间,陈并没有焦虑或惊恐症病发,亦没有警员曾经与他说过不可以服药;陈母哭著回答「佢有」。 

被告哥哥:弟弟问有否找律师,遭警员一拳打向心口 

而陈彦廷的哥哥陈彦勋作供指,2019年12月13日他在家中睡觉,下午有一名女子按门铃称有文件要签收,开门后就有4名男便衣警员站在门外,指控他参与暴动,「你做过啲咩自己知」。警员入屋后向他展示一条片段,问该人是否他弟弟,并称「依家要拉你同你细佬,你都唔想你女朋友有事架? 」,陈兄回应「唔好搞啲咁嘅嘢」。警员要求他致电弟弟,弟弟回家后问兄有否找律师,期间有一名较年轻的警员一拳打向弟弟心口,并说「咁样同你哥哥讲嘢㗎咩?」

陈兄称他有向警员要求找律师,但是警员说「好小事啫,冇必要咁做」。其后警员51398带了弟弟入房,过了一会突然房内警员出来问陈兄「佢咩事,拎杯水俾佢」。他当时说弟弟应是焦虑症发作,需要服药。当他递杯水给弟弟时,「佢两只手接住,但两手震得好犀利」。 

陈兄指,弟弟的药放在电脑枱下,但警员一直没有让他服药,只叫弟弟留心睇片,「转头喺差馆讲返俾我听」,警员又要求陈兄致电母亲要求她回家。事后他有被拘捕,但没有被起诉。 

被告哥哥:遇友人「你细佬好似砍咗人,好似冇得救」故发讯澄清  

陈兄又承认在案发当日下午曾发WhatsApp语音讯息给弟弟问「你哋今日劈嗰个阿伯呢,好似话生存渺茫,应该冇得救」。陈兄解释, 当日与女友回家时,遇见陈彦廷的朋友,该人说「听讲你细佬今日砍咗人喎,仲话好似冇得救」,他听到后感到疑惑,才询问弟弟;但之后看新闻,「有人俾砖掟,但冇人俾人斩,应该系搞错咗,所以我冇继续追问。」他承认自己发讯时是先入为主,以为他真的有斩人。 

次被告哥哥陈彦勋周三(29日)将继续作供。 

次被告的哥哥陈彦勋作供指,弟弟回家后问有否找律师,期间有一名较年轻的警员一拳打向弟弟心口,并说「咁样同你哥哥讲嘢㗎咩」。(余法摄)
次被告的哥哥陈彦勋作供指,弟弟回家后问有否找律师,期间有一名较年轻的警员一拳打向弟弟心口,并说「咁样同你哥哥讲嘢㗎咩」。(余法摄)

该案两名被告依次为刘子龙(19岁)及陈彦廷(18岁),两人现被控误杀、有意图而伤人及暴动3项控罪。 

案件编号:HCCC322/2020 

记者:余法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