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女社工涉「阻差辦公」脫罪 律政司上訴得直需重審

2022.09.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女社工涉「阻差辦公」脫罪 律政司上訴得直需重審 香港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一名女社工被防暴警員要求出示身分證,其後她被控「阻差辦公」等罪,經審訊後控罪不成立,惟律政司不服裁決提出上訴。
路透社資料圖片

香港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一名女社工被防暴警員要求出示身分證,但她涉拒絕並多次要求對方出示委任證,其後女社工遭到起訴。早前經審訊後,法庭裁定被告「阻差辦公」等罪不成立,惟律政司不服裁決提出上訴。法官周三(14日)頒下判詞,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下令發還重審。

本身是社工的答辯人林曉樺(案發時22歲)被控一項「阻差辦公」罪,以及一項屬交替控罪的「拒絕出示身分證」罪。

控罪指,她於2019年8月25日荃灣大遊行期間,故意阻礙女督察梁敏儀執行職務,交替控罪指她在女督察梁敏儀的要求下,未能出示身分證以供查閱。案件早前已經審理,原審裁判官黃雅茵在2020年9月裁定針對林曉樺的兩項控罪皆不成立。

案件的爭議點之一,在於答辯人林曉樺是否符合「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以供查閱」的要求,當時林曉樺共9次要求女督察出示委任證,而她則在女督察要求出示身分證後43秒,才從銀包拿出身分證,惟沒有將證件交到女督察手上,而是緊握在手中,只露出一半內容。

法官:原審裁決有悖常理、構成法律錯誤

原審裁判官黃雅茵認為,警員沒有拿走林的身分證,在沒有證據顯示林故意把身分證正面的個人資料遮蓋的情況下,已經符合「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以供查閱」的要求,並不能構成阻撓的行為。

就律政司上訴,法官黃崇厚周三頒下判詞,認為裁判官黃雅茵的裁斷屬法律上出錯,是「有悖常理」,構成法律錯誤。黃崇厚引用《警隊條例》指,「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以供查閱」的要求,不一定是要將身分證明文件交予警方拿取閱覽,即使將文件放在警員面前的枱上,亦符合法例要求。

判詞提到,法官認同上訴方的陳詞,一般而言,在警員有相關要求時,要將身分證交到警員手中,才算符合法例要求。但考慮到事實情況林林總總,若將上述定為符合法例的必須條件,在某些情況可能過為嚴苛。故此認為市民是否已符合法例規定,要視乎證據顯示的整體情況。

黃崇厚指從證據顯示,答辯人當日行為,直至拘捕前,明顯未符合「出示身分證文件以供查閱」的要求,而原審未有明確裁斷警員當時是否正當執行職務,認為該法律觀點有待澄清。

法官:原審裁判官沒有充分考慮現場整體情況

對於答辯人重覆要求警方出示委任證及43秒後才取出身分證,是否構成阻撓。原審裁判官認為,女督察梁敏儀有充足機會輕易地拿走林手上的身分證;法官黃崇厚則指,這顯示裁判官沒有充分考慮現場情況,以及沒有充分考慮林曉樺是否願意被女督察拿走她的身分證。

而原審在裁決時亦提到「大聲重複要求不能算是阻撓的行為」,法官認為有關說法「流於以偏概全」。此外,若原審根據 43 秒這時間因素,便裁斷林的行為不屬阻撓,在法律上亦不正確,亦沒充分考慮整體情況。

判詞指控罪有三元素

判詞引述終審法院案例指,涉案罪行元素有三,包括(一)有警員被阻撓;(二)該警員正執行職務;(三)被查者是故意阻撓。

判詞又分別引述案例定義「阻撓」及「故意」。「阻撓」是指如果一人行為增加警方履行職責難度,便足以構成阻撓;「故意」是指如果某人蓄意作出一個行為,不論是否針對某警員或對他有惡意,而他是知道或意圖令警員不能夠或難以執行職務,便是故意阻撓。

法官最終總結指,原審裁判官裁斷林沒有作出構成阻撓的行為,在法律上並不正確,遂下令發還重審。

案件編號:HCMA32/2022

記者:董舒悅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