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瑞士籍攝影師脫「擾亂秩序罪」律政司提覆核 裁判官維持原判兼判控方賠訟費

2022.04.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瑞士籍攝影師脫「擾亂秩序罪」律政司提覆核 裁判官維持原判兼判控方賠訟費 瑞士籍被告Progin Marc Gerard現年已77歲,報稱退休人士。
余法 攝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中環一場「和你lunch」活動上,一名在銀行任職的內地人到場拍攝示威者及高呼「我們都是中國人!」其後遭在場人士包圍。一名74歲瑞士籍攝影師被指關上大廈大門,阻擋內地人離開致他被人「私了」襲擊。該攝影師被控「協助犯及教唆犯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前年結案獲判無罪,但律政司隨即提出覆核裁決。裁判官於周四(28日)裁決,維持被告無罪的原判,兼判控方輸訟費。被告在庭外稱,維持原判是意料中事,控方沒有新證據提覆核簡直是浪費時間及金錢。

瑞士籍被告Progin Marc Gerard現年已77歲,報稱退休人士。他被控於2019年10月4日,在中環遮打大廈地下外,協助及教唆他人作出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案件早於2020年11月13日裁決,當時裁判官已判被告無罪兼得訟費,惟律政司隨即申請覆核裁決。但相隔一年半案件聆訊,裁判官於周四(28日)裁決時維持原判,被告無罪。

控方覆核:被告是「故意無視」(willful blindness

控方覆核時稱,裁判官原審時忽略考慮被告當時的意圖,被告辯稱自己只是為拍更好的照片而關門,但控方認為被告是「故意無視」(willful blindness),他沒有考慮行為的後果,或被告關門的行為會阻止或延誤事主進入大廈。

被告在庭外稱,維持原判是意料中事,控方沒有新證據提覆核簡直是浪費時間及金錢。(余法 攝)
被告在庭外稱,維持原判是意料中事,控方沒有新證據提覆核簡直是浪費時間及金錢。(余法 攝)

被告拍攝香港的社會運動多時,他知道中港有政治撕裂,因被告明知群眾對事主有敵意、有人群包圍事主,但他卻關上門,其行為只為了阻擋事主的去路,或令他花上較長時間才能進入大廈;若非被告關上玻璃門阻擋及延誤,事主並不會受襲擊。

裁判官崔美霞 維持她一年半前「無罪」的原判

裁判官崔美霞周四裁決稱,不認同控方指被告是「故意無視」(willful blindness)的說法。崔官指,根據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當時有持相機拍照的動作,認同被告當時並非刻意關上大廈大門。加上,本案沒有證據顯示被告有意圖協助黑衣群眾襲擊事主,崔官認為被告並沒有站在門後阻礙事主進入大廈,事主事實上可以隨時開門離開,故崔官採納她一年半前在案件裁決時的看法,即被告非有意圖協助黑衣人群,認為被告只是為了找個好位置影相,維持無罪的原判,控方需要賠償辯方訟費。

Progin:這是公平裁決 覆核是浪費時間及金錢

Progin在裁決後稱,對結果感到鬆一口氣,認為這是公平的裁決,也很慶幸自己有好的律師團隊。他又稱現時香港有很多更重要的案件,他這案件簡直是浪費時間及金錢,因為根本沒有新的事實及證據以支持覆核,維持原判亦是意料中事。

Progin指,案件對他的影響不大,他亦是如常生活、出外拍攝,但現時一個人獨立採訪及攝影會惹警察懷疑,指「他們不喜歡你拍照。」他稱已居港45年,沒有打算離開香港,他主要做紀實攝影,拍攝香港自然景色及社會事件,攝影是他生活及興趣,不會因此而停止拍照。

裁判官一年半前裁決時指 被告關門是為「搵位影靚相」

據控方早前在庭上播放事發片段,顯示內地人藺楠高呼「我們都是中國人」後,往玻璃門方向走,而手持相機的被告則經過玻璃門,並隨手關上,之後依靠在玻璃門前的角落拍攝內地人。

裁判官一年半前裁決時指,事主藺楠作供誠實可靠,接納其證供,即當日他被群眾包圍和指罵,害怕會受傷是情理之事。被告則辯稱他是業餘攝影師,當時他關門是為「搵位影靚相」,並無意阻礙事主進入大廈。裁判官明言,本案爭議之處是被告關上大門的意圖,惟考慮被告的背景、攝影興趣、沒有政治聯繫、以及事發時一直與事主保持距離等因素,認為控方未能排除其「影靚相」的說法,故裁定被告脫罪。

案件編號:ESCC515/2020

記者:余法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