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瑞士籍摄影师脱「扰乱秩序罪」律政司提覆核 裁判官维持原判兼判控方赔讼费

2022.04.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瑞士籍摄影师脱「扰乱秩序罪」律政司提覆核 裁判官维持原判兼判控方赔讼费 瑞士籍被告Progin Marc Gerard现年已77岁,报称退休人士。
余法 摄

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中环一场「和你lunch」活动上,一名在银行任职的内地人到场拍摄示威者及高呼「我们都是中国人!」其后遭在场人士包围。一名74岁瑞士籍摄影师被指关上大厦大门,阻挡内地人离开致他被人「私了」袭击。该摄影师被控「协助犯及教唆犯作出扰乱秩序的行为」,前年结案获判无罪,但律政司随即提出覆核裁决。裁判官于周四(28日)裁决,维持被告无罪的原判,兼判控方输讼费。被告在庭外称,维持原判是意料中事,控方没有新证据提覆核简直是浪费时间及金钱。

瑞士籍被告Progin Marc Gerard现年已77岁,报称退休人士。他被控于2019年10月4日,在中环遮打大厦地下外,协助及教唆他人作出喧哗或扰乱秩序的行为,意图激使他人破坏社会安宁。案件早于2020年11月13日裁决,当时裁判官已判被告无罪兼得讼费,惟律政司随即申请覆核裁决。但相隔一年半案件聆讯,裁判官于周四(28日)裁决时维持原判,被告无罪。

控方覆核:被告是「故意无视」(willful blindness

控方覆核时称,裁判官原审时忽略考虑被告当时的意图,被告辩称自己只是为拍更好的照片而关门,但控方认为被告是「故意无视」(willful blindness),他没有考虑行为的后果,或被告关门的行为会阻止或延误事主进入大厦。

被告在庭外称,维持原判是意料中事,控方没有新证据提覆核简直是浪费时间及金钱。(余法 摄)
被告在庭外称,维持原判是意料中事,控方没有新证据提覆核简直是浪费时间及金钱。(余法 摄)

被告拍摄香港的社会运动多时,他知道中港有政治撕裂,因被告明知群众对事主有敌意、有人群包围事主,但他却关上门,其行为只为了阻挡事主的去路,或令他花上较长时间才能进入大厦;若非被告关上玻璃门阻挡及延误,事主并不会受袭击。

裁判官崔美霞 维持她一年半前「无罪」的原判

裁判官崔美霞周四裁决称,不认同控方指被告是「故意无视」(willful blindness)的说法。崔官指,根据闭路电视片段,显示被告当时有持相机拍照的动作,认同被告当时并非刻意关上大厦大门。加上,本案没有证据显示被告有意图协助黑衣群众袭击事主,崔官认为被告并没有站在门后阻碍事主进入大厦,事主事实上可以随时开门离开,故崔官采纳她一年半前在案件裁决时的看法,即被告非有意图协助黑衣人群,认为被告只是为了找个好位置影相,维持无罪的原判,控方需要赔偿辩方讼费。

Progin:这是公平裁决 覆核是浪费时间及金钱

Progin在裁决后称,对结果感到松一口气,认为这是公平的裁决,也很庆幸自己有好的律师团队。他又称现时香港有很多更重要的案件,他这案件简直是浪费时间及金钱,因为根本没有新的事实及证据以支持覆核,维持原判亦是意料中事。

Progin指,案件对他的影响不大,他亦是如常生活、出外拍摄,但现时一个人独立采访及摄影会惹警察怀疑,指「他们不喜欢你拍照。」他称已居港45年,没有打算离开香港,他主要做纪实摄影,拍摄香港自然景色及社会事件,摄影是他生活及兴趣,不会因此而停止拍照。

裁判官一年半前裁决时指 被告关门是为「搵位影靓相」

据控方早前在庭上播放事发片段,显示内地人蔺楠高呼「我们都是中国人」后,往玻璃门方向走,而手持相机的被告则经过玻璃门,并随手关上,之后依靠在玻璃门前的角落拍摄内地人。

裁判官一年半前裁决时指,事主蔺楠作供诚实可靠,接纳其证供,即当日他被群众包围和指骂,害怕会受伤是情理之事。被告则辩称他是业馀摄影师,当时他关门是为「搵位影靓相」,并无意阻碍事主进入大厦。裁判官明言,本案争议之处是被告关上大门的意图,惟考虑被告的背景、摄影兴趣、没有政治联系、以及事发时一直与事主保持距离等因素,认为控方未能排除其「影靓相」的说法,故裁定被告脱罪。

案件编号:ESCC515/2020

记者:余法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