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理大生违国安法上诉被驳回 官:5年判刑属强制性

2022.11.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理大生违国安法上诉被驳回 官:5年判刑属强制性 香港理工大学男学生吕世瑜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他今年4月在区域法院承认控罪,法官胡雅文原以5年半为量刑起点,因吕认罪而扣减三分一刑期,本判他入狱3年8个月。
粤语组制图

香港理工大学男生吕世瑜被指藏有胡椒球弹、气枪等武器,并在Telegram频道发表港独言论,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吕今年4月认罪,法官原以5年半为量刑起点,认罪减刑判入狱3年8个月,但控方指刑期须判最少5年,吕被加刑,他不服上诉,周三(30日)被上诉庭驳回。换言之,除非吕提出终极上诉、获批及上诉得直,否则他将须服刑5年。

《国安法》案件判刑须无损立法「首要目的」

今次是首宗针对《国安法》量刑指引的上诉案件,由3名《国安法》指定法官,即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诉庭法官彭伟昌和彭宝琴处理。上诉人吕世瑜主要提出两项理据,包括认为原审法官错误把案件界定为「情节严重」,同时亦就原审法官没有给予认罪后三分一刑期扣减提出上诉。

3名法官在书面判词中,引用终审法院在「黎智英案」中对《国安法》的立法历史和背景之观察,指《国安法》第21条及第33条第一段提及立法意图及作用,认为《国安法》立法的「首要目的」,是「防范、制止和惩治《国安法》罪行」,而《国安法》中有关全面严格执行法律以达成首要目的之「指令」,基于该「指令」,并非所有求情因素都适用于《国安法》罪行的判刑,而可容许的求情因素必须无损「首要目的」,并认为这是诠释《国安法》第33条第一段的依据。此外,判词又指,该「指令」同时规管本地判刑法律如何适用于《国安法》罪行的判刑,只可于不损害首要目的的情况下,方能适用,遇有不一致之处,则优先采用《国安法》条文。

5年最低刑期属强制性

判词进一步分析「量刑起点」的问题,指就情节严重罪行,《国安法》第21条选择以监禁作为唯一处罚方式及设定刑罚幅度,反映法律草拟者对情节严重的《国安法》第21条罪行的严重性,及对情节严重的《国安法》第21条罪行判刑时,如何充分顾及刑罚学考虑,以达致该条文的首要目的的判断,裁定5年的最低刑期是强制性。

至于「情节较轻罪行」方面,3名法官总括指根据《国安法》列明共有3种处罚方式,即「有期徒刑」、「拘役」和「管制」,而期徒刑和监禁刑期上限为5年,法庭可因应案件的个别情况,决定合适刑期。

查内地词典为「从轻」「减轻」寻解释

针对「认罪」等理由是否足以作刑期扣减因素?判词就指,《国安法》第33条第一段订明判刑法庭的3种处置方式,包括从轻处罚、减轻处罚及免除处罚。然而当中的意思,就需要透过翻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作出解读,并引述指「从轻」的意思是「在法律或条例规定的范围内给予较轻的(刑罚或处罚)」,「减轻」的意思是「数量减少;程度降低」;应用在判刑时,「减轻处罚」可适用档次减轻至较低档次,是较宽大的处理方法;「从轻处罚」则是在相关条文中订明的适用档次之内,施加较轻的处罚。

翻查资料,《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下的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及语文出版社联合出版,相关编撰工作是中国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重点项目,而该词典「旨在全面贯彻国家有关规范标准」。

认罪减刑豁免起诉不再完全适用

判词指,在无损刑罚学考虑及不损害「首要目的」的前提下,有关求情的本地判刑法律应与《国安法》并行,但其他普通法认可的求情因素如认罪,亦可充分发挥作用,惟只是用作供法庭考虑「从轻处罚」,即在适用档次的幅度内从轻处罚,因为无论法庭就有关求情因素给予多少扣减,最终刑罚仍在所属档次的幅度之内,但此等其他求情因素不能应用于「减轻处罚」,换言之,过去在普通法案例下被告认罪可获刑期扣减的原则及相关计算方法,将不再完全适用于《国安法》案件。

至于在《国安法》第33条中提及有3种特定情况,包括「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及「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或者提供重要线索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的」,相关情况包括被告成为控方证人,而过去或可获豁免起诉,但在现时的解读下,除非有关被告属「犯罪较轻」,否案件性质为「情节严重」,相信成为污点证人亦不能免除刑责。

控方呈内地刑法书籍判词特意澄清

而在上诉聆讯时,律政司副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一度提出寻求援引内地判刑法律,并引用《刑法条文理解适用与司法实务全书》,认为由于《国安法》与本地法律有需要衔接,内地判刑法律在《国安法》用词的涵义方面,对处理诠释事宜会有所帮助。当时上诉庭首席法官潘兆初曾质疑,指对本地法院而言,内地法律是「外国」法律,不能直接引用,法庭更无从稽考该书是否具权威性。

法官特别在判词中就当时跟周天行间的「非常简短的讨论」作澄清,「以便更清楚表达本庭的意思」。判词中指,「相关的内地法律在原则上可于诠释《国安法》或某项《国安法》条文时作为依据。至于哪些内地法律与诠释事宜相关、如何和多大程度相关及如何援引该等法律,则须取决于法庭席前案件的实际情况。」而法庭在聆讯时,认为就本案而言,无需就《国安法》第21条及第33条第一段诠释参考或查閲内地判刑法律。

案件编号:CACC 61/2022

记者:吴婷康/程文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