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岑子杰司法覆核争取港府承认海外同性婚姻 惟被驳回

2022.08.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岑子杰司法覆核争取港府承认海外同性婚姻 惟被驳回 岑子杰认为制度对同性恋伴侣严重不公和歧视,遂于2018年提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香港法例不承认海外同性婚姻,是有违《基本法》第25条「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岑子杰Facebook图片

香港彩虹行动成员、前民阵召集人岑子杰,2013年在美国与丈夫注册结婚,惟不获港府承认,故提司法覆核挑战港府违宪,惟遭裁定败诉。岑子杰早前不服判决上诉,上诉庭周三(24日)颁下判词,指《基本法》订下的婚姻缔结关系只包括异性恋伴侣,并认为现行的法律条文上,无列明政府必须向同性缔结者提供同等待遇,故同意原审法官的判决并驳回上诉,并下令败诉的岑须支付讼费。

本案上诉人为岑子杰,答辩人律政司司长。案件由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诉庭副庭长关淑馨及上诉庭法官朱芬龄审理。

律政司:港府有正当理由维护一男一女传统婚姻制度

案件早前以遥距聆讯方式审理,惟岑子杰正就初选47人案还押,并无出庭。律政司一方力陈,港府有正当理由维护一男一女的传统婚姻制度。岑子杰一方质疑港府只承认海外异性婚姻,不符人人平等原则,认为即使须保障异性婚姻权,亦毋须限制其他形式的婚姻或民事结合。

上诉庭颁下的判词指,岑一方的上诉理由,主要针对港府基于性取向的不同而作出差异待遇,故认为港府也应给予不同性取向的人有相同的待遇,惟上诉庭三名法官并不同意岑一方的意见。

上诉庭于判词指,《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第19(2)条列明「男女已达结婚年龄者,其结婚及成立家庭之权利应予确认」,《基本法》第37条则指「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和自愿生育的权利受法律保护。」这些条例都表明了在宪法层面上,婚姻自由只包括异性恋伴侣,而非同性伴侣。

上诉庭:承认海外注册同性婚姻 不容许本地同性合法结婚会造成不公

判词又指,婚姻蕴含很多连带的意义和权利,当中涉及的困难不能单就《基本法》第37条中「保障居民有婚姻自由」一条文内容能简单解决。即使上诉人在海外成婚,也不能偏离《基本法》37条所订立的原意。上诉庭认为,香港并没有规定政府有责任保障同性伴侣可享结婚的权利或承认同性婚姻,若特区政府承认海外注册的同性婚姻关系,但不容许本地同性伴侣合法结婚,会造成不公。

上诉庭强调,在衡量政策相称性时,应足份平衡各人及社会利益,上诉庭并同意原审法官早前驳回的理据,认为上诉人的论据「站不住脚」,因此驳回岑的上诉申请,并下令岑一方须付讼费。

2011年起与现任丈夫交往的岑子杰,因未能在香港结婚,故于2013年与丈夫往美国纽约注册。惟二人婚姻不被港府承认,无法享有异性恋伴侣的权益,包括税务及遗产继承。

岑子杰于2018年提司法覆核 认为制度对同性恋伴侣严重不公和歧视

岑认为制度对同性恋伴侣严重不公和歧视,遂于2018年提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香港法例不承认海外同性婚姻,是有违《基本法》第25条「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高院前年裁定岑败诉,重申香港法律不容许同性婚姻,申请人要求法庭视同性和异性婚姻完全同等,是野心太大(too ambitious),应就个别政策和法例对性取向的差别待遇作挑战,法庭再就个别情况作出裁定。

岑子杰一方早前重申,性取向是无法改变的个人特质,同性与异性婚姻本质相同,港府只承认海外注册的异性伴侣,而不承认海外注册的同性伴侣,是差别待遇,违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政府一方则重申,本港法律只允许异性婚姻;不承认海外同性婚姻,是为保障现行异性恋婚姻和家庭制度。

案件编号:CACV 557/2020

记者:余法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