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男廚師涉於葵涌廣場男廁寫「黑警」「狗官」等字 被控一項刑事損壞罪

2022.05.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男廚師涉於葵涌廣場男廁寫「黑警」「狗官」等字 被控一項刑事損壞罪 29歲於葵涌廣場內工作的男廚師,被指在廣場男廁內寫上「黑警死全家」及「狗官」等字句,在男廁外走廊被截停時身上搜出黑色箱頭筆。
余法 攝

香港一名男廚師被指在廣場男廁內寫上「黑警死全家」及「狗官」等字句,被控一項刑事損壞罪,案件周三(4日)在西九龍法院續審。被告出庭自辯,稱當日肚痛故兩度去男廁,第二次進入男廁時發現廁格上已有人寫上「黑警」、「狗官」等的字,並非由他所寫;而搜出的箱頭筆是用於落單及寫餐牌之用。

裁判官陳慧敏周二(3日)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麥榮傑(29歲)選擇作供。他供稱他在葵涌廣場一小店內做廚師,主要負責製作外賣班戟(Pancake)、沖飲品,人手不夠時落單也要一手包辦,涉案的黑色筆是公司提供,作落單及寫餐牌之用。

男廚師自辯:入廁所已經見到有人寫咗

2021年1月19日即案發當日,他上班期間肚痛,於約下午6時進入同層的男廁,當時男廁內沒有人、格廁上也沒有任何字。

在同日晚上約9時,他第二次去廁所,這次他見到廁格門板「有字係度」,即「黑警死全家」及「狗官」,但是「因為嗰時我都係肚痛,所以好急咁入咗廁格」。他沒有進入有字的涉案廁格,而是旁邊的廁格停留了約5分鐘,期間他聽到出面有人洗手及開門聲。他完事後洗手,離開廁所大門在走廊遇到警員截查,並在其褲袋中搜出該黑色筆。

控方質疑被告為何要袋著筆去廁所

控方盤問時質疑被告為何不用餐廳原子筆落單、為何要袋著筆去廁所。被告解釋,公司只是提供了一款筆,其他同事也是用此筆,這筆除了落單外,亦會在店外的白版上寫上當日餐牌;而該筆一人一支,放在店面多次被人偷筆,故筆會跟身。

主控又質疑被告聲稱肚痛,為何會入第四格,而不是較近門口的廁格。被告稱「入到見到有字,梗係唔入去。入嗰格咪俾人懷疑?」主控指出,該黑色筆其實是被告帶入廁所的,被告於6時進廁所時寫上「黑警」及「狗官」四字,而9時進廁所再寫上「死全家」三字。被告否認主控說法。

法官陳慧敏主動要求看證物,問到被告稱該黑色筆是用於在店外白板上寫上餐款,但是涉案黑色筆為「permanent marker」,即箱頭筆而非白板筆。被告解釋,在白板噴酒精一樣可以抹甩字跡,表示「公司提供,大家都係咁用」。

案件周四(5日)續審,控辯雙方將會作結案陳詞。

另外,辯方早前爭議被告的會面記錄自願性。陳官周三亦裁定會面記錄是自願情況下錄取,將採納呈堂。該會面記錄由拘捕被告的警員25711羅偉文撰寫,被告被捕後警員曾問他「點解要咁寫?」被告在警誡下稱:「表達對政府不滿所以寫出嚟。」

被告麥榮傑(29歲),被指於2021年1月19日,無合法辯解而損壞在葵涌廣場2樓男廁廁格的廁所門及牆,意圖損壞該財產或罔顧該財產是否會被損壞。

案件編號:WKCC1943/2021

記者:余法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