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生将军澳堕下命危 业主谘询律师后霸气赶走警察

2019-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4日,香港将军澳发生警民冲突,一科大男生疑躲避催泪弹时,由停车场3楼跌落至2楼重伤,情况危殆。图为科大学生堕下的尚德停车场。(本台记者摄)
2019年11月4日,香港将军澳发生警民冲突,一科大男生疑躲避催泪弹时,由停车场3楼跌落至2楼重伤,情况危殆。图为科大学生堕下的尚德停车场。(本台记者摄)

科大生将军澳堕下命危 业主谘询律师后霸气赶走警察

在香港,将军澳周一凌晨发生警民冲突,一科大男生疑躲避催泪弹时,由停车场3楼跌落至2楼重伤,情况危殆。另外,当晚亦有防暴警察一度冲入广明苑范围,业主立案法团要求警方离开。有街坊斥警破坏安宁。(文海欣  报道)

将军澳周一(4日)凌晨发生警民冲突,警方向广明苑及尚德停车场方向发射多枚催泪弹清场。

当时一名科技大学男生周同学,身处尚德停车场,疑躲避催泪弹时,由停车场3楼跌落2楼重伤,即时重伤昏迷。周同学目前仍然在伊利沙伯医院深切治疗部留医,情况仍然危殆。据了解,他脑内出血,压到脑干颅底和脸颊骨折,早上完成脑部手术。

科技大学校长史维教授周一凌晨亦有到医院探望了解情况。科大回覆指,非常关注事件,大学将为同学及其家人提供一切适切援助,并衷心祝愿该同学早日康复。

另外,周同学的学长亦有到医院探望,他指现时周同学情况不太乐观。学长表示从电视画面见到周同学出事时身穿街坊装束,不相信他当时做违法的事。

学长说:我们之前有游行,他都是很关心这些事。我看消息指,他都是街坊打扮,我不相信他在做非法事情。

警方指非常关注事件,现由东九龙总区重案组跟进,会翻查闭路电视查看事件始末。有警员下午亦到医院了解周同学伤势。

科技大学周一晚举行校内集会,声援周同学并严厉谴责警方阻止救护车进入事发现场,拖延伤者接受治疗,并促请校方跟进。校长史维亦到场并回答学生问题,他表示希望支持受伤的周同学。期间有学生问史维会否谴责警方暴力,并希望他尽校长责任保护学生。史维强调需要一个权威进行调查,并指会要求政府进行调查。不过在场学生亦一度情绪激动,质疑校方未够积极,各大媒体已经报道周同学的受伤过程,反问校长为何仍要调查,是否不相信传媒,于是包围史维,不让其离开。

另一方面,本台记者周一(4日)再到广明苑一带视察,只见有清洁工人清洗屋苑范围。居民李太(化名)指凌晨时分听到多下枪声,她感到非常生气,不希望有防暴警察进入屋苑范围。

李太说:我现在生气甚么呢?其他人说我们不让警察进来,但就放黑衣人。但老实说,是否想像屯门般,每个人都被(警方)拦截,要跪在大堂?昨晚他们(业主立案法团)是处理得很好,我不想跪在大堂。为甚么(屯门事件)会这样跪在大堂?就是因为放了那些人(警察)进来。

另外,周一凌晨亦有防暴警察一度冲入广明苑范围,当时广明苑业主立案法团秘书黎小姐要求警方离开。

黎小姐说:你们不可以进来的!

事后黎小姐对本台指,当时情况电光火石,没有搜查令不应进入私人地方。业主立案法团亦曾谘询过律师,在没有搜查令情况下,警方其实不应强行进入屋苑范围。另外,黎小姐亦相信没有人希望警方进入屋苑范围发射催泪弹,当晚已有低层街坊向她反映有闻到催泪弹气味,业主立案法团亦已经尽快叫清洁人员来清洁。

黎小姐说:其实老实说,那一刹那情况很混乱,我也不清楚当时情况。我只是表明,这里是私人屋苑,你(警方)不应进来。 因为我也很怕他进来时放催泪弹。其实这个屋苑有4间幼稚园、1间老人院,如果有催泪弹,是有化学物质,应该对人体是有伤害性,我认为我也要维护我们屋苑。

黎小姐续指在电光火石间,未有想到秋后算帐的问题,不过业主立案法团早有共识,她称除非有住户报警或警方有指定人士要拘捕,若不是以上原因就突然冲进屋苑,有违法例,因此她认为自己有责任出声,保障居民安全。黎小姐续指法团会与律师商讨下一步行动,但会以守护屋苑为大前提。

法政汇思成员、苏俊文大律师对本台指,警方能进入私人屋苑只有以下两种情况。

苏俊文说:其实警方不能擅入私人地方,除非有两个情况。第一是有搜查令,但现在不是这个情况。另外如果为了追捕某个逃犯,例如有人抢东西并逃跑,警察追他至私人屋苑,为了逮捕犯人,就可以进入私人地方,那个地方的管理员或业主就需要配合。

不过苏俊文续指,私人地方是受到保护,即使是追捕逃犯,亦需明确形容其目标,否则不能单纯驱赶人群。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