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党因修订《逃犯条例》内讧 党友要求张宇人退出行会

2019-07-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党因修订《逃犯条例》内讧 党友要求张宇人退出行会

香港提出修订《逃犯条例》所衍生的矛盾一浪接一浪,建制阵营又掀起一场政治风暴,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周一(8日)公开批评党主席张宇人,在上月9日有逾100万人上街反修例后,仍表态支持政府修例是错误决定,已联同党内三名荣誉主席要求张宇人退出行会。张宇人回应指理解田北俊的看法,但有关内容不尽不实,并强调自己得到不少党友支持。自由党传出内讧之馀,田北俊又点名批评另外两名行会成员,汤家骅及叶刘淑仪应问责辞职。叶刘淑仪反驳田北俊的言论不负责任。(覃晓言  报道)

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触发上月两次大型反修例游行,又爆发6.12大冲突、包围警总,甚至冲击立法会,情况一发不可收拾。建制派呼吁团结解困的同时,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周一(8日)出席电台节目时竟然「引爆炸弹」,批评上月9日有逾100万人上街后,自由党当晚仍发声明表态支持政府如期恢复二读草案。

田北俊透露,身兼立法会议员的党魁锺国斌虽曾表示反对,但身兼行会成员的党主席张宇人,说服党内两位议员易志明及邵家辉支持政府,结果在三对一情况下,自由党公开撑政府,并无谘询其他党员。他批评张宇人的做法仓卒,形同帮凶,会联同党内另外三位荣誉主席去信党主席张宇人,要求辞去行会成员一职。

田北俊说:我觉得我们作为自由党是代表市民,在宪制中也要扮演监察角色,不可能有100万人上街后,政府仍然进行(恢复二读草案),我们便立刻举手举脚赞成,我觉得张宇人议员应该考虑一下,需要辞去行会成员,做回我们的党主席,代表我们的选民,代表我们的市民即所谓缩影,去做回一个立法会议员。

田北俊续称,若当时自由党四名议员一致反对政府恢复二读,应可遏止事件演变成今时今日局面,并认为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应就事件问责下台。他又点名批评另外两名行会成员汤家骅及叶刘淑仪应问责辞职,其中汤家骅未能掌握民意,向特首提供错误意见,叶刘淑仪则漠视民意,极力支持修例,导致民情出现极大落差。

张宇人其后发新闻稿回应传媒的查询,表示已收到相关信函,指本身理解田北俊的看法,但相关陈述内容不尽不实,相信田北俊未能完全掌握部分资料。张宇人又称,游行当晚谘询党内三位立法会议员是否就游行人士的诉求作出回应时,并没持任何立场,纯粹询问意见,当日亦无人提出反对。而他在被田北俊批评后,也收到不少党友的来电及短讯支持其工作。

至于被点名批评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就事件召开记者会,她认为有关言论是不负责任,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辞职。

叶刘淑仪说:除了就条文有给予意见之外,我及汤家骅不断协助政府解释,相信各位都留意到,就修例我是帮政府做了很多,接受了传媒的访问、撰文、发言,做了很多解释的工作,甚至外国传媒几乎全部都是我做的,所以我已经是尽力去帮政府,我亦不认为条例有问题。我的支持者、我的选民,都有很多是接受我的看法,所以我完全看不到为何我要辞职。

本台曾联络被田北俊批评的汤家骅,他只以讯息回覆称「没有回应」。汤家骅又在Facebook贴文,指「社会现在有一种极不健康和极不负责任的风气,便是先堆砌一些虚假事实诬蔑一些公众人物,然后要求他认错甚至辞职」,他又称「甚么时候我们这个多元文明的社会,变成这样?」。

实政圆桌的田北辰认为,今次事件反映政府应重新审视行会的角色,因行为不应成为政府箍票的工具,应广纳一班跨阶层、政治中立的人,不应该具有政党背景人士或议员加入行会,否则立法会便失去监察政府的功能。

田北辰说:行会的角色应该重新审视,不应该有政党背景的人士入阁。我认为行会成员如果没有政治包袱,纯粹是政治中立、跨阶层,这样对行政长官取得没有政治影响的意见最为重要,然后才去平衡,立法会表态支持或不支持,才能进行游说工作。

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毛孟静也认为要求张宇人辞去行会一职合逻辑,她指行会成员组成单一,早已失去应有功能。民主党黄碧云亦表示,在修例事件中,行会成员支持特首强推草案,有需要问责,除了希望张宇人辞职,她认为叶刘淑仪及其他有政党背景的行会成员亦应为事件问责辞职。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