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部门官员为太子站8.31事件辟谣 议员认为公众利益下公开片段释疑

2019-09-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港铁提供多张有关8月31日当晚,太子及荔枝角等站的闭路电视截图,澄清无人死亡。 (港铁提供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港铁提供多张有关8月31日当晚,太子及荔枝角等站的闭路电视截图,澄清无人死亡。 (港铁提供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港府周二(10日)举行跨部门记者会,交代8.31在太子站发生的事件,警方再谴责有人散播事件中有人死亡的谣言;而港铁发放多张闭路电视片段的截图,指车站纪录并无死亡个案。有议员认为,其实政府可以有多种方法将片段公开,令大众释疑。(文海欣  报道)

在修订《逃犯条例》争议下,香港社会经常爆发警民冲突。其中,警方8月31日到港铁太子站执法时,一度走入列车内施放胡椒喷雾、挥动警棍等,多人流血受伤。警方更以太子站为「罪案现场」为由一度关闭,要求所有传媒离开,以致大众未能得悉站内情况。其后网上有传言指有市民疑被打死;政府周二(10日)举行跨部门记者会,就事件交代。

警方在会上谴责有人散播太子站有人死亡的谣言,指政府多次澄清但谣言未止,认为是企图分化社会。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表示,当晚10时许,有示威者进入车站破坏设施,港铁继而报警。而警方另外接报﹐指有人在月台打斗,故随即进入车站制止。余铠均指出,基于安全理由,当晚以特别列车将七名伤者由太子站送到荔枝角站,再送去医院。被问到伤者要接近两小时才送到医院,余铠均解释,当时已有救护员在现场紧急治疗,并评估过地面情况后,认为以特别列车运送伤者是最安全的方法。她表示,翻查所有的失踪人口报告,未收到有关报告。

余铠均说:我们留意到网上除了流传当晚(8月31日)有人被人打死,更有人声称认识所谓的死者,而所谓死者家属亦曾向旺角警署报案。我们询问过旺角警署,直至今天(10日),都未曾收过任何相关报案。我们亦核对过警方所有总区失踪人口组的资料,直至今天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8月31日的失踪人口报告。

港铁在跨部门记者会前,向传媒发布十多张8.31当晚的相关站内闭路电视截图。港铁车务营运总管黄琨暐称,明白公众关注,但需有严谨程序指引才可查看闭路电视,而且闭路电视涉及乘客的私隐,他重申有关片段会保留三年。他另外提到,车站共有三部闭路电视损毁或被涂污,包括两部位于车站四号月台(荃湾线往中环方向)的纪录并不齐全。他指港铁翻查资料后,车站纪录并无死亡个案。

对于外界批评,为何最初现场救护指挥官报称站内有十名伤者,但最终只有七人送院,消防处高级助理救护总长罗信堂解释,因为太子站月台长达400米,伤者在不同地方,并一直走动,而且服饰相近,点算人数有困难,救护指挥官不排除有重复计算的情况。事后亦有部分人士选择不送院,故该批人士没有纳入伤者人数。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相信,政府可以有多种方法,在符合法律及考虑到强烈的公众利益,以及社会稳定的大前提下,将闭路电视片段公开,使大众释疑。

涂谨申说:如果真的有些影片显示到,举例说怀疑有,尤其是有几个伤者下落不明等,甚至死亡。如果一入闸他们在甚么位置,到片段最后拍到(伤者)在甚么位置,及甚么人正在处理。令到社会在集体努力下,确认或确信,倾向有没有死亡个案。

青年民建联主席颜汶羽对本台指,闭路电视涉及不同人士的私隐,若全面公开并不适合。他认为可透过香港机制,例如司法制度去处理,较为合适。

颜汶羽说:闭路电视其实涉及很多人的身份,因为站内有很多不同的市民,如果全面公开,我觉得又不太适合。是否透过原本香港的机制,包括法庭、警方等,去看这些片段,判断及看看当晚(8月31日)站内发生甚么事,我认为这较为合适。 我期望这方面会有一个合法及合情理,去了解整件事的过程。

另一方面,教育大学学生会长梁耀霆, 8月31日亦在太子站现场,更一度被警方拘捕,后来获无条件释放。他周二(10日)透过律师入禀高等法院,要求法庭下令港铁,披露当日太子站及荔枝角站的闭路电视,以证明他当日受伤是由警方造成,亦有助其他受害人作出申索。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