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部門官員為太子站8.31事件闢謠 議員認為公眾利益下公開片段釋疑

2019-09-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港鐵提供多張有關8月31日當晚,太子及荔枝角等站的閉路電視截圖,澄清無人死亡。 (港鐵提供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港鐵提供多張有關8月31日當晚,太子及荔枝角等站的閉路電視截圖,澄清無人死亡。 (港鐵提供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港府周二(10日)舉行跨部門記者會,交代8.31在太子站發生的事件,警方再譴責有人散播事件中有人死亡的謠言;而港鐵發放多張閉路電視片段的截圖,指車站紀錄並無死亡個案。有議員認為,其實政府可以有多種方法將片段公開,令大眾釋疑。(文海欣  報道)

在修訂《逃犯條例》爭議下,香港社會經常爆發警民衝突。其中,警方8月31日到港鐵太子站執法時,一度走入列車內施放胡椒噴霧、揮動警棍等,多人流血受傷。警方更以太子站為「罪案現場」為由一度關閉,要求所有傳媒離開,以致大眾未能得悉站內情況。其後網上有傳言指有市民疑被打死;政府周二(10日)舉行跨部門記者會,就事件交代。

警方在會上譴責有人散播太子站有人死亡的謠言,指政府多次澄清但謠言未止,認為是企圖分化社會。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表示,當晚10時許,有示威者進入車站破壞設施,港鐵繼而報警。而警方另外接報﹐指有人在月台打鬥,故隨即進入車站制止。余鎧均指出,基於安全理由,當晚以特別列車將七名傷者由太子站送到荔枝角站,再送去醫院。被問到傷者要接近兩小時才送到醫院,余鎧均解釋,當時已有救護員在現場緊急治療,並評估過地面情況後,認為以特別列車運送傷者是最安全的方法。她表示,翻查所有的失蹤人口報告,未收到有關報告。

余鎧均說:我們留意到網上除了流傳當晚(8月31日)有人被人打死,更有人聲稱認識所謂的死者,而所謂死者家屬亦曾向旺角警署報案。我們詢問過旺角警署,直至今天(10日),都未曾收過任何相關報案。我們亦核對過警方所有總區失蹤人口組的資料,直至今天我們沒有收到任何有關8月31日的失蹤人口報告。

港鐵在跨部門記者會前,向傳媒發布十多張8.31當晚的相關站內閉路電視截圖。港鐵車務營運總管黃琨暐稱,明白公眾關注,但需有嚴謹程序指引才可查看閉路電視,而且閉路電視涉及乘客的私隱,他重申有關片段會保留三年。他另外提到,車站共有三部閉路電視損毀或被塗污,包括兩部位於車站四號月台(荃灣線往中環方向)的紀錄並不齊全。他指港鐵翻查資料後,車站紀錄並無死亡個案。

對於外界批評,為何最初現場救護指揮官報稱站內有十名傷者,但最終只有七人送院,消防處高級助理救護總長羅信堂解釋,因為太子站月台長達400米,傷者在不同地方,並一直走動,而且服飾相近,點算人數有困難,救護指揮官不排除有重複計算的情況。事後亦有部分人士選擇不送院,故該批人士沒有納入傷者人數。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相信,政府可以有多種方法,在符合法律及考慮到強烈的公眾利益,以及社會穩定的大前提下,將閉路電視片段公開,使大眾釋疑。

涂謹申說:如果真的有些影片顯示到,舉例說懷疑有,尤其是有幾個傷者下落不明等,甚至死亡。如果一入閘他們在甚麼位置,到片段最後拍到(傷者)在甚麼位置,及甚麼人正在處理。令到社會在集體努力下,確認或確信,傾向有沒有死亡個案。

青年民建聯主席顏汶羽對本台指,閉路電視涉及不同人士的私隱,若全面公開並不適合。他認為可透過香港機制,例如司法制度去處理,較為合適。

顏汶羽說:閉路電視其實涉及很多人的身份,因為站內有很多不同的市民,如果全面公開,我覺得又不太適合。是否透過原本香港的機制,包括法庭、警方等,去看這些片段,判斷及看看當晚(8月31日)站內發生甚麼事,我認為這較為合適。 我期望這方面會有一個合法及合情理,去了解整件事的過程。

另一方面,教育大學學生會長梁耀霆, 8月31日亦在太子站現場,更一度被警方拘捕,後來獲無條件釋放。他周二(10日)透過律師入稟高等法院,要求法庭下令港鐵,披露當日太子站及荔枝角站的閉路電視,以證明他當日受傷是由警方造成,亦有助其他受害人作出申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