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条例》修订陷僵局 草案直接交大会开坏先例

2019-05-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11日,香港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陷入僵局,民主及建制派议员互不相让。(刘少风 摄)
2019年5月11日,香港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陷入僵局,民主及建制派议员互不相让。(刘少风 摄)

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陷入僵局,有立法会议员认为,特区政府将《逃犯条例》草案直接交上大会虽然是开坏先例,但「长痛不如短痛」;而民主派议员批评做法是破坏立法会制度。(刘少风 报道)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内会)周五(17日)讨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的未来路向,民主派及建制派对「双胞」委员会的合法性问题争持不下,内会主席李慧琼要求议员在下周二(21日)下午 5 时前,书面表达对草案委员会未来运作的意见。

对于政府有可能将《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直接提交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被建制派提名出任草案委员会主席的议员谢伟俊,周六(18日)出席电台节目时指,民主派令政府逼于无奈将草案直上大会,但有关做法会开了坏先例。

谢伟俊说:每一次开会都是打架、吵架收场,而所谓法案委员会只是制造更多机会给大家(民主派)讲口号,没有意思,倒不如面对现实,大家一起讨论,真的不行的话,投票算数。这样是开了坏先例,但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一次过做(完成),之后再慢慢修补(问题)。

工联会议员黄国健认为,如果草案直上大会,民主派要负上最大责任。

黄国健说:如果政府最后要将它(草案)直上大会的话,最大的助力真是泛民,如果你们(泛民)不是这样搞,是没有任何理由给它直上大会。

公民党议员杨岳桥对本台表示,修例本身有问题,质疑为何不处理问题的源头,而是从程序上解决,一旦草案直上大会,他不认同民主派要为此付上最大责任。

杨岳桥说:我们(民主派)凭甚么要付上最大责任?我们在议会里是少数,他们(建制派)是话事的,秘书处现在明显在帮他们,自己未能处理就诿过于人,指责民主派,输了球赛就重写球赛,自己改过条例(换主持),改过条例后还是输多次,然后说不算数,这些人就是输打嬴要。

杨岳桥指,按目前情况,草案有机会直上大会,破坏香港的制度。他批评特区政府是问题的症结,促请撤回草案。

新民主同盟议员范国威批评,有关做法绝不可取,会彻底破坏立法会监察政府的功能,以及过去议事的传统。

范国威说:直上大会,是正正符合特首林郑月娥与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订下的「剧本」,其实我们特区政府,不是真的想透过立法会发挥职能,在法案委员会里面,大家完成这件事(讨论)。

中联办周五(17日)会见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表达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支持。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周六在电台节目表示,修例已成为中央指示,相信建制派「归队」的机会很高。

田北俊说:我们商界很多(人士)都抓头(不解),你(政府)怎可能为了一个杀人犯搞那么大件事?怎可能是你特区政府的意见?当然是中央要你做,我们现在的形势,既然是说到「硬任务」,即港澳办都发声、中联办都发声,我相信香港建制派一定会全部归队、投票赞成。

全国人大代表黄友嘉认为,中联办并非向港府施压;而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出席活动后表示,中联办并非「大石砸死蟹」及干预香港事务。

曾钰成说:因为中央处理香港事务的官员,就《逃犯条例》问题公开说话,驻港中联办机构亦有责任,向在香港的人大政协解释中央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认为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天主教香港教区宗座署理汤汉枢机周六向全港堂区发指示,呼吁教友在这两天的弥撒中,就政府修订《逃犯修例》所引起的恐慌和撕裂,以及为市民的安全和自由祈祷。汤汉枢机在指示中,祈求政府可以谋求合乎公义及诚信的解决办法,希望相关人员以谦卑和虚心耹听的态度实事求是。

四百多名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从业员联署,要求政府搁置修订《逃犯条例》,他们指台湾已表明不会在现行修例前提下,移交「台湾杀人案」疑犯,政府毋须急于将草案直接提交大会。即使剔除商业罪行或提高移交门槛,都不足以令他们支持法案,要求所属界别的立法会议员谢伟铨先谘询选民意愿,再决定投票意向。

「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在中环摆设街站,向市民派单张解释修例原因,警务处前处长邓竟成亦有出席,他指联盟上月中开始在网上收集市民联署,截至周六下午,已有逾30万市民签名支持修例。联盟召集人黄英豪表示,部分议员的拖延,令立法会迟迟未能开展审议工作,少数人亦出现不理性和不专业的行爲,他希望能尽快通过草案,堵塞法律漏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