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函特首促撤修订逃犯条例 林郑指晤欧盟代表未闻具体忧虑

2019-05-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25日,特首林郑月娥指在与欧盟代表会面时,未闻具体忧虑,认为对方只是宣示立场。(政府新闻网图片)
2019年5月25日,特首林郑月娥指在与欧盟代表会面时,未闻具体忧虑,认为对方只是宣示立场。(政府新闻网图片)

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引发国际社会持续关注,美国八名参众两院跨党派议员,联署去信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要求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而欧盟驻港澳办事处早前向林郑月娥发外交照会,对修订逃犯条例表达关注和担忧,林郑月娥周六(25日)回应,指在与欧盟代表会面时未有听闻具体忧虑,认为对方只是宣示立场。(李弘音 报道)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八名参众两院跨党派议员,周四(23日)向林郑月娥发出联署信,要求特区政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联署信指出,他们忧虑修例会影响目前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关系,亦对香港的高度自治和人权保障,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并容许中国政府引渡居于香港商人、记者、人权倡议者以及异见人士。他们警告一旦修例获得通过,美国与其他跨国企业,可能选择将总部由香港迁往其他亚太区城市,避免公民承受引渡到内地的风险。

欧盟驻港澳办事处及成员国的外交代表,周五(24日)曾与林郑月娥会晤,向她发外交照会,对修订《逃犯条例》表达关注和担忧。林郑月娥周六(25日)出席公开活动后表示,外交照会并非前所未有,指与欧盟驻港代表会晤后,未有听到对方有何具体担忧,相信对方只是立场宣示。

林郑月娥说:很小部分人士,将争议以不全面方法去外国表述,引起很多外国政府的关注。在会上我都有问,究竟有甚么实际关心的地方,看到这条法例中有何问题,会令到其国民和商界担心。我不知是否时间短促还是甚么,听不到这些意见,但似乎已经是立场的宣示。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认为,欧盟代表有关举动是出于对条例的误解、对问题掌握不足,出于无谓、不必要和不成立的恐惧,指过去香港有人到外国谈论修订逃犯条例事宜,带出错误讯息,令香港受到不公平处理。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批评,部分外国代表及议员戴了有色眼镜看待修例。

周浩鼎说:所谓欧盟代表或刚才提到,美国有参众两院议员联署去表达想法,我觉得他们既有既定立场。如果带有偏颇的看法去宣示立场,大家知道他们已经可能戴了有色眼镜看这件事,我们觉得需要在这方面作澄清。

不过,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对本台表示,欧盟向林郑月娥发外交照会,已清晰表明反对意见。他批评林郑月娥的态度是闭门造车,漠视所有意见。对于不少港府高官经常批评是部分政党人士误导西方国家,林朗彦指西方国家有本身的想法,港府应该反思草案问题所在。

林朗彦说:这个说法是非常荒谬!我们相信政府与外国行政机关、立法机关接触及沟通的渠道、能力一定是更强。若果政府真的有合理理据,说服不同国家政府,一定有能力做到。政府不要再用这种说法,难道这么多国家、领导人、议员,全部人都是被误导?其实政府应该反躬自省,看看自己提出来的草案究竟出了甚么问题。

此外,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亦再就修例解说,周六(25日)出席电台节目透露,内地当局原则上同意移交逃犯的申请只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另外坊间亦担心若被指触犯危害国家安全罪行,会被移交至内地受审。李家超回应指,基于普通法是由属地优先处理,即由香港法庭审理。而在一罪不能两审的情况下,经香港法庭审讯后,不论是否有罪,亦不能再于内地审理。他指出,只有符合双重犯罪原则的罪行才可移交,呼吁外界不必担心。

李家超说:好像你做新闻采访,你采访了一个有政治意见的、批评过某个人的,因为香港没有这类叫采访政客罪,香港有新闻自由,就算某个人在外地做过这件事,在外地是犯法,采访过某个人犯法,来到香港这种行为不犯法,所以不属于两地双重犯罪,不属于这原则就不可以移送。

但法政汇思召集人李安然对本台指出,李家超的说法只强调属地优先处理,但未有提及若果香港未有检控,同时又有逃犯引渡申请,应如何处理?他又质疑危害国家安全等罪行,是否政治罪行的一种?

李安然说:为甚么现在逃犯条例说明政治罪行不能移交,他(李家超)的意思是否分裂国家罪行不属于政治罪行,即是属于可以移交的名单罪行中?虽然现在不是,但原来日后可以加进去,是否这个意思呢?其实他今天在电台的解答可以很简单,第一不是在可移交的三十七项罪行中,日后亦不可能加进去,因为这是政治罪行,如果他这样说,便很清晰。

他批评,港府经常强调有法庭把关纯粹误导,因为最重要的是,未有对提出移交国有否公平审讯作出评估,并指法庭根本不会作出有关评估。林郑月娥多番指不就其他国家有否公平审讯作评论,李安然质疑政府是否要成为冤狱的帮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