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皓桓之陈情书

2021-05-24
Share
陈皓桓之陈情书 陈皓桓因为参与2019年10月1日香港多区出现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示威而成为被告。
路透社资料图片

(编者按:2019年10月1日香港多区出现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示威。事后,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李卓人及陈皓桓等10名民主派人士,分别被控于当天「非法集结」等多项控罪,早前各人认罪,均不获保释。法官胡雅文将案件押后至周一 ( 24日) 于湾仔区域法院听取求情,本周五判刑。其中,特将陈皓桓陈情书原文照登如下:) 

法官阁下: 

首先,感谢代表本人的法律团队协助,因应现阶段已不涉及法律争议,因此,本人决定亲自陈情。 

本案之所以发生,源于政府在2019年2月强推修订《逃犯条例》,当中注明政府有权力把疑犯送往没有阳光司法下的内地受审。香港人见证六四事件、李旺阳被自杀、刘晓波被失救、维权律师受酷刑对待,根本对内地司法毫无信心,因而反对修例。而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亦因如此,发起游行,向政府表达诉求,要求撤回修例。 

民阵自2019年3月31日至6月9日,多次发起合法游行集会,表达诉求。可惜,政府一直没有回应,促使游行人数由第一次的一万人,上升至6月9日的一百万人。民怨四起,政府却执意把条例交付立法会进行二读,引致6月12日二读当日,民众自发包围立法会,最终令议案无法通过。虽然政府在6月15日宣布暂缓修例,但因应6月12日政府定性当天包围立法会的市民为暴动,拘捕多人,令民怨一触即发,促使6月16日二百万人上街,要求政府回应「五大诉求」,包括:正式撤回修例、释放被捕人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特首下台实行双普选、撤回暴动定性。 

由6月至9月,民间社会不停发起游行,立法会议员约见特首林郑月娥寻求对话,解决社会纷争。可惜,政府只在9月撤回修例,而没有回应其他诉求;特首只道歉,承认强推修例是错误,却不愿下台。因此,民阵决定10月1日发起国殇游行,一方面要求特区政府回应「五大诉求」,另一方面要求中央政府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释放维权人士。 

根据《人权法》及《基本法》,人民本来就享有游行集会之权利。可是,现行制度下,人民只能委屈地根据《公安条例》申请不反对通知书,请求警方批准,才能合法地游行。但就算委屈地申请,10•1游行仍遭警方以夸大的无理藉口反对,导致民阵未能在合法情况下发起游行。为了继续表达诉求,为了争取民主、自由,我等决意发起游行,号召群众上街,公民抗命。 

虽然控方播放片段,指出当日有暴力事件。可是,我必须重申我等一直坚持和平发声,暴力亦不是我们愿见。话虽如此,我希望法官阁下能理解当日人民自发行使的所谓「暴力」。正所谓:「暴政必生暴力,解铃还需系铃人」,经历6月至9月政权无视人民诉求,继而以制度剥夺人民自由,再经历7•21元朗恐袭事件政府的冷待,以及警方滥权施暴,人民对政府失去耐性、躁动、不安实属正常表现。如果人民在合法权利下能够发声,我与一众被告又何须违法公民抗命,站在法庭接受审判?如果政府聆听人民诉求,人民又何须以武力迫使政府回应? 

「没有民主,哪有法治」,阁下与在场从事法律工作者,应比我更明白法律应是保障人民权利。可是,在《公安条例》下,政权能以法律作政治打压的工具,在和平发声都会被捕、被控的时代下,除了公民抗命,我们还有甚么选择?1917年,争取女性投票权的爱丽斯保罗在发起公民抗命时曾说:「不是战斗,就是投降;不是征服,就是屈服」,最后她被判处七个月监禁。今天,我想借用这番话:「不是发声,就是无声;不是抗命,就是认命」。我们做了公民抗命的选择,亦跟从我们的理念,决定认罪,但绝不求饶,也绝不后悔。 

争取民主、自由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10•1当日我所说「今天不是 End Game」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只能坚持信念,持续不断对抗暴政,争取如阁下等更多人支持,才有希望改变。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公民抗命,无畏无惧!抗命不认命! 

感谢法官阁下耐心聆听,亦感谢前辈们同行,愿阁下与所有市民一生平安,愿荣光归香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