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卷入白衣人袭击漩涡 四面受敌殃及祖坟

2019-07-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逃犯条例》修订问题上一直为香港政府护航的法律界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屯门良田村的祖坟周二(23日)遭到破坏,并被人用喷漆写上「官黑勾结」。(网上截图)
在《逃犯条例》修订问题上一直为香港政府护航的法律界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屯门良田村的祖坟周二(23日)遭到破坏,并被人用喷漆写上「官黑勾结」。(网上截图)

卷入元朗西铁站袭击事件漩涡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近日不断受到追击同滋扰,甚至祖坟亦遭到破坏。何君尧直言曾与一些当地人士握手寒暄,作为新界人士没有后悔与睦邻交往,并反问为何要与他们割席。他也认为不应姑息犯法的人士。(李弘音  报道)

在修订《逃犯条例》的政治纷争中,一直为政府护航的法律界议员何君尧,常被对立人士猛烈批评。周二(23日),何君尧在屯门良田村的祖坟更遭到破坏,并被人用喷漆写上「官黑勾结」。

另外,何君尧在荃湾的议员办事处周一(22日)被破坏后,周二(23日)再有数十人到他位于天水围及屯门的两个办事处骚扰,要求取消他的议席。群众在办事处门外制作「连侬墙」张贴便条。

元朗西铁站周日(21日)发生袭击事件前,何君尧被人拍摄到与一些身穿白衣的人士握手,因此被质疑与袭击事件有关。他多次强调对暴力事件不知情,亦无参与策划。

政见与何君尧迥异的新民主同盟成员谭凯邦,周二(23日)否认针对何君尧的行动是由他煽惑。

同日,何君尧与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一同出席电台节目时,亦就元朗袭击及冲击中联办事件掀起激烈争论,何君尧愤怒拍桌离座。

何君尧说:哇你真是!你是立法会议员,把暴力带到议会,现在由议会内扩大百倍,然后又拿到社区,你简直是人渣!

事后他被记者问到会否与「白衣人」割席,他反问原因为何,并重申任何人犯法,都不应姑息。

何君尧说:任何犯法的人我们都不会姑息,好吗?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如果(我)有能力,他们听我说,我也不介意和他们接触,跟他们说这些事情不好。我们不是需要道歉文化,我们需要做好件事,要如何把现时情况,你问我拿出路的话,我提出一个十分正确的建议,停止所有街上的游行。不论穿甚么颜色的衣服也好,白衣、蓝衣、红衣也好,全部停止。

何君尧离开时,在门外被反对者掷鞋抗议。

朱凯廸在节目后表示,不希望本周末举行的元朗游行,演变成市民跟乡郊人士对立。

朱凯廸说:背后的黑帮力量已经受到挫折,我认为因为市民一面倒谴责「721」的白衣人袭击,他们短期内没能力再发动进一步的袭击。「721」很明显不是「保家卫族」,走去伤害元朗居民,他们只是想回家,如果我们今个周末冲击村落,就会弄假成真。

何君尧处处受敌,除了受政见不同人士反对外,亦有赛马圈人士发起联署,要求赛马会取消何君尧的马会会籍,以及将他的名下赛驹即时退役。

另外,岭南大学周一(22日)亦发声明指,校董会成员何君尧的相关《逃犯条例》修订言论,并不代表校方言论,但会尊重言论自由。元朗公立中学的校友发起联署,批评他的行为严重损害学校声誉,要求他立即辞任校董职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