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向国安交资料 支联会5常委不准保释 当局拟将其剔出登记册

2021-09-10
Share
拒向国安交资料 支联会5常委不准保释 当局拟将其剔出登记册 就《刑事诉讼条例》第9P 条,有关保释申请的报道限制,罗德泉法官指考虑到司法利益,希望尽可能提高透明度,决定撤销报道限制。
粤语组制图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以及常委邓岳君、梁锦威、陈多伟及徐汉光,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案件周五(10日)提讯,5人均否认控罪,案件订于10月21日作审前覆核,5人被拒保释。而《国安法》指定法官、署理总裁判官罗德泉,最终撤销此案保释申请的报道限制。另外,支联会指收到保安局长邓炳强信件,指当局拟引用《公司条例》,将支联会剔出公司登记册。

这宗案件在周五(10日)同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审理,亦是由审理支联会「煽颠案」的《国安法》指定法官、署理总裁判官罗德泉主理。邹幸彤出庭时一边挥手一边笑说「又是我!」其馀被告亦挥手回应旁听人士。控方律政司再由署理副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代表。大律师张耀良代表邓、梁、陈、徐 4名被告,邹幸彤则继续自行代表。

控方原申请将案件押后至9月28日,指警方周四(9日)才搜查及检获证物,需要调查是否有人管理或协助管理支联会,若有需要会加入此案。

邹幸彤对此反对。张律师说原则上不反对,但此项控罪最高刑罚是判监6个月,若押后并不理想。而且警方国安处往往均是「先拘捕后调查」,质疑警方能否在两星期内将50 只 USB 记忆体及电脑等证物检视完毕,希望其作出承诺下次再讯时已准备好。不过罗官说「无人可未卜先知」,认为无须承诺。

罗官最终认为,控方提出可能会再有涉案人士,这原因「太过遥远并有太多假设」,即使找到亦要先发出通知提交资料,继而该人再违反通知才会被起诉,因此否决控方的押后申请。

众被告不认罪 邓岳君:我不是「外国代理人」

其后控方提及,徐汉光已就支联会是否「外国代理人」一事,向高等法院提司法覆核,问到需否等到有裁决再继续审理。辩方及邹幸彤均认为无需要,邹亦质疑需要他们提交资料的基础是他们为「外国代理人」,这是用错法律,而是次案件没有一句话指他们为「外国代理人」。

其后控、辩双方及邹表示已准备好答辩。众被告表示不认罪,其中邓岳君说「我不是外国代理人,我不认罪」。

控方未准备好文件 辩方:拉人速度快过调查速度

邹幸彤指出,她需要控罪相关文件,但控方「未准备好又拉人上庭,非常不理想。」

控方随后表示需要一个月准备文件,涉及一、两个文件夹,估计有 10 至 15 位证人。罗官问到是否已完成落口供程序,控方支吾以对「需要一些时间。」随即有旁听人士讽刺「咁又拉人?」

张大律师说,「看到控方压力,似乎拉人速度快过调查速度」,因此乐观估计两个月后可再上庭。不过邹幸彤则表示希望尽快,建议6星期,因为控方反对其保释。

控辩双方终同意押后至下月21日审前覆核,罗官说届时控方须向辩方提供案件资料,令辩方可更清楚案情。

控方:至今仍未提交资料、持续犯案

就5名被告保释方面,控方拒绝保释申请,说没有充足理由相信,他们不再做危害国家安全的事,而且他们至今仍未提交国安处要求的资料,不断持续犯案。

辩方反驳他们没有潜逃风险,且再危害国家安全可说微乎其微,而且他认为即使罪成,初犯者很少被判最高刑期,若不准保释,有可能「坐监坐凸了」(指还押时间超过判刑),因此希望考虑让他们保释。

5名被告保释遭拒 还押候审

惟罗官指不能信纳他们不再进行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并说被告至今未有提供资料,必然令调查受影响、甚至有人逃脱,是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之一,因此驳回众被告的保释申请。邹、邓、陈及徐保留 8 天覆核权利,下周三( 15 日)再作覆核申请。

官同意撤销9P条的报道限制

就《刑事诉讼条例》第9P 条,有关保释申请的报道限制,罗官指考虑到司法利益,希望尽可能提高透明度,而有关法例属新法例等因素,决定撤销9P条的报道限制。

退庭后,旁听人士高呼「顶住」、更有人说「平反六四」。众被告面带微笑挥手道别,徐汉光则示意加油的手势。

本案被告依次为邹幸彤、邓岳君(53 岁)、梁锦威(36 岁)、陈多伟(57 岁)及徐汉光(72 岁),控罪指他们于2021年9月8日,作为支联会在港干事或在港或管理协助管理该组织的人士,并根据《港区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送达通知,而没有遵从根据该通知的规定。

当局拟引用《公司条例》 将支联会剔出公司登记册

另外,支联会发新闻稿确认,指7名常委收到保安局长邓炳强信件,指邓炳强拟建议特首林郑月娥会同行政会议,行使《公司条例》第360C条下的权力,命令公司注册处处长将「支联会」剔出公司登记册。

支联会引述邓炳强在信中指,在考虑了警务处处长萧泽颐的建议和资料后,认为假若支联会属《社团条例》适用社团,则根据条例第8条禁止其运作是维护国安、公安及公众秩序所需。局方要求7名常委,在9月24日下午5时前,向邓炳强提出书面解释。支联会表示,须就此征求法律意见,稍后再回应。

蔡耀昌:港府须向支联会及公众作出全面交代

支联会前常委兼秘书蔡耀昌在庭外见记者表示,局方信中提到,支联会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估计因此将支联会剔出公司登记册。蔡耀昌就强调,自己不能代表支联会正式回应,但就他个人见解而言,当局一旦通过剔出支联会的决定,等同解散支联会,认为港府须向支联会及公众作出全面交代。

蔡耀昌说:这个法律含义都很清晰,就是等于政府解散支联会。我相信这个情况当然是非常不寻常,政府有需要就此方面,认真想清楚当中的法律、人权(的问题),而且对有关香港人的权利、自由所造成的影响,亦须向社会作出交代。

邹幸彤:让法院成为主辩论场 看人心和历史站哪一边

被还押的邹幸彤就透过律师传达口讯,表示数日之间,支联会全部常委被还押,公司注册将可能被剔除,资金被冻结,会址被查封,这是对一个组织的赶尽杀绝。又指一切被打压的触发点,竟是莫须有的「外国代理人」指控。她强调坚守了32年的信念,不可能轻易退让,希望让法院成为主辩论场,看人心和历史最终站在哪一边。

邹幸彤又指,几经争取,法庭终于免除了「不提供资料罪」一案提堂的保释报道限制,希望同样的标准可以也贯彻到控方陈词、「煽动颠覆」以及其他《国安法》案件中,以及贯彻到司法的整个过程。

同日上午,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邹幸彤及支联会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提堂,惟法官拒绝就该案撤销9P条的报道限制。周三(8日),「民主派初选案」被告何桂蓝的保释申请中,《国安法》指定法官杜丽冰同样拒绝撤销有关限制。

记者:文海欣/郑日尧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