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汉申司法覆核挑战「速龙小队」没展示警员编号

2019-06-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24日,香港反送中人士发起不合作运动,在包围湾仔税务大楼期间,一名疑似便衣(红圈者)对示威者进行录影。(本台记者拍摄)
2019年6月24日,香港反送中人士发起不合作运动,在包围湾仔税务大楼期间,一名疑似便衣(红圈者)对示威者进行录影。(本台记者拍摄)

香港73岁退休人士陈基裘,周一(24日)入禀高院申请司法覆核,挑战警方处理骚乱事件的「速龙小队」,制服上没有展示警员编号不合理。此外,在湾仔税务大楼外,周一(24日)再出现疑似便衣在场采集「不合作运动」示威者的容貌,期间,在场人士多次要求出示委任证、记者证。疑似便衣则回答,有没有委任证「我唔需要答你」,在这里「影风景」。(霍亮乔 报道)

湾仔税务大楼外周一(24日)出现一名体型健硕的男子,疑似采集参与「不合作运动」的示威者容貌。本台直击,该名男子平头装,身上带有两部轻型摄录镜头,肩上一个,手上一个。期间,该男子被几十名在场的示威者要求出示警员的委任证、或者是记者证。该体型健硕男子身旁,相信有同僚配合行动。

示威人士多次表示,「你有没有委任证?」、「你要影(拍摄),你要带委任证」、「光明正大怕甚么?」该男子则重覆表示,「我唔需要答你」、我在「影(拍摄)风景」。

此外,73岁退休人士陈基裘,周一(24日)入禀高院申请司法覆核,挑战警方处理骚乱事件的「速龙小队」,制服上没有展示警员编号不合理。

陈基裘透露,本月12日发生警民冲突当日,他曾到过金钟现场,遭到警方速龙小队数名队员驱赶,他想举手机拍摄时又遭对方喝止,他感到惊慌并认为受到不公平对待,想投诉对方却找不到其警员编号。

陈基裘周一(24日)自行撰写入禀状申请司法覆核,他表示没有向警方投诉而直接提出司法覆核,认为投诉警方并没必要,且看不到警员编号,投诉都无用,他稍后会到法援署申请法律援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