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泛民初選案」及黎智英等案不設陪審團 評論:秘密審訊都不意外

2022.08.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法庭】「泛民初選案」及黎智英等案不設陪審團 評論:秘密審訊都不意外 有法律學者認為,《國安法》已創造了一個「有實無名、例外法庭」,並對香港或將步入大陸的「封閉、秘密」審訊「並不意外」。
路透社資料圖片

繼「唐英傑案」後,據報多2宗涉違《國安法》的案件,包括涉47名泛民的「35+初選案」、「黎智英及《蘋果日報》案」,在高院審訊將不設陪審團。其中,「初選案」中,律政司則首次以「涉外因素」為由不設陪審團。外界懷疑《國安法》案審訊不設陪審團將成「新常態」。律政司解釋,做法是為「確保公平審訊」。有法律學者向本台稱,對於香港步入中國大陸的「封閉、秘密」審訊「並不意外」。

多間港媒周三(17日)引消息報道,香港律政司司長林定國上周六(13日)通知「泛民初選案」被告,稱行使《港區國安法》第46條賦予的權力,指示該案相關訴訟毋須在有陪審團的情況下審理,只需由3名法官組成審判庭審理。但當日司法機構網站上未見顯示負責案件的法官名單。

律政司首次提及具有「涉外因素」

林定國在「初選案」相關指示文件中以3大理由解釋不設陪審團的原因,期間首次提及案件具有「涉外因素」(involvement of foreign factors),另指要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又指若審訊在有陪審團的情況下進行,有可能會妨礙司法公義妥為執行的實際風險。

hk-jury2.JPG
繼「唐英傑案」後,47名泛民的「35+初選案」,在高院審訊亦將不設陪審團。(路透社資料圖片)

香港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同日出席立法會前廳交流會後,被問及初選案不設陪審團、有關安排會否令審判不公道時,陳指相關安排恰當。

陳國基說:因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評論,但相信有關安排已是最好和最恰當的。

新思維:「公眾參與」本身就是47人案本質

自稱非建制派政黨的「新思維」則罕有發聲明,反對律政司就「初選案」不設陪審員的安排。新思維秘書長陳家偉向本台稱,質疑律政司的論點「過於隨便」,而該案內容本來是公開,不見有何機密之處。

陳家偉說:今次是隨便得令人難以接受。何以有陪審員人身安全問題呢?這案(涉及的活動和政綱)本來是向公眾公開的。律政司所指涉及到(人身安全)是非常嚴重的事情,若無法向公眾解釋,至少要向法庭提出清楚理據。

陳又指出,「新思維」著眼於案件本身,不能一概而論所有案件應否設陪審團。有別於「唐英傑案」,「初選案」涉及泛民的競選聯盟,要求公眾參與投票,且備受公眾關注。「公眾參與」本身就是該案的本質,故該案理應藉設立陪審團引入公眾角度分析。

法律學者:律政司理據「並不充分和沒有說服力」

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中心香港法研究員的黎恩灝,向本台分析指,認為律政司所指的「外在因素」定義含糊,未能顯示與設陪審團有何直接關係,批評「保障陪審員人身安全」作為理據「並不充分和沒有說服力」。

黎恩灝說:香港高等法院設陪審團過去百多年來行之有效,而過去充滿政治爭議的案件,2018年梁天琦暴動案,或是今年審理的上水反修例運動(扔磚釀命)案,都是與社會運動有關的政治敏感案件,在設有陪審團的審訊,都不見有證據顯示,陪審團和其家人有任何威脅。

黎智英、《蘋果日報》案亦不設陪審團

另一方面,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蘋果日報》印刷有限公司,以及《蘋果日報》互聯網有限公司,涉及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等罪。司法機構網頁顯示,該案將於下周一(22日)下午2時半進行案件管理聆訊,由3名《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李素蘭和李運騰審理。據了解,該案亦將不設陪審團審訊。

hk-jury1.JPG
據報「黎智英及《蘋果日報》案」,在高院審訊同樣不設陪審團。司法機構網頁顯示,該案將於下周一(22日)下午2時半進行案件管理聆訊,由3名《國安法》指定法官審理。(路透社資料圖片)

律政司回覆傳媒查詢時稱,不會評論正在進行司法程序的個別案件,又指律政司長會按《港區國安法》相關法律和每宗案件個別情况,考慮是否指示相關訴訟毋須設陪審團審理,而有關條文訂明由3名法官組成審判庭的安排,目的正是要確保公平審訊,秉行司法公義,認為絕無減損被告人的任何合法權益。

高院本身有機制設立陪審團 最高刑罰可判囚終身

黎恩灝指出,過去不少《國安法》案件都在區域法院審理,而今次不同的是,「35+初選案」、「黎智英及《蘋果日報》案」是在高等法院審理,高院本身有機制設立陪審團,而其最高刑罰可判囚終身,卻因在律政司決定下取消陪審團,令人質疑是出於政治理由,剝弱司法獨立和審訊公義。

黎恩灝說:因這決定非法庭作出,而是由行政當局作出,體現《國安法》賦予行政當局更大權力影響司法審訊過程和機制。這是根據律政司的判斷,體現當局樂於用盡《國安法》的條文、機制影響審訊的規範,藉取消陪審團去減少審訊的不確定性,對政權是最有利,亦透過法官確立定性何為危害國家安全。你可以想像,若47人案有陪審團,而陪審團不同意控方陳述而裁罪名不成立,對政權是極大尷尬。

有陪審團引入公眾參與討論 令審訊得以平衡

黎又以「唐英傑案」為例,雖不能說有陪審團會直接推翻結果,但至少在討論「光時」口號違反《國安法》的解釋上,有陪審團引入公眾參與討論,令審訊得以平衡,而非只有控方和法官的聲音。

翻查資料,香港首宗《國安法》被告唐英傑,因駕駛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撞向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罪。案件由3名國安法指定法官共同審理,不設陪審團,最終唐英傑被重判9年。去年中開案前,唐英傑曾就不設陪審團向高院提出司法覆核,但遭駁回。

《國安法》案件是否採用陪審團 律政司長是唯一決定人

當時高院法官李運騰頒下判辭時稱,引用時任律政司長鄭若驊發出的證書,當中列明2項理據,涉及陪審員安全和妨礙司法公義,但不未有提及「涉外在因素」。李官更指出,陪審團審判並非其權利,而且《港區國安法》開設了「沒有陪審團的新審判模式」,而《國安法》案件是否採用陪審團,「律政司司長是唯一決定人」。李官亦認為無論有否陪審團,被告也得到公平公正審訊。

黎恩灝指出,事實證明《國安法》已創造了一個「有實無名、例外法庭」,與香港原有普通法的制度「完全不同」,由於只視乎政權如何用盡《國安法》賦予權力,以達到其心目中的效果。問及國安審訊下一步會否有機會取消旁聽,黎稱,對於香港步入大陸的「封閉、秘密」審訊「並不意外」。

據司法機構網站,「初選案」涉及47名被告,有30人已排期於高等法院作案件管理聆訊,其中18名被告於9月分7日聆訊,包括:區諾軒、鍾錦麟、梁晃維、岑子杰、劉澤鋒、黃之鋒、譚文豪、譚得志、郭家麒、楊岳橋、胡志偉、朱凱廸、張可森、黃子悅、尹兆堅、劉頴匡、王百羽、戴耀廷;餘下12人將於11月分成4日聆訊,包括:趙家賢、袁嘉蔚、徐子見、毛孟靜、馮達浚、李嘉達、吳敏兒、譚凱邦、范國威、呂智恆、岑敖暉、伍健偉。各人早前已完成交付高院程序,當中大部分人已被還押近2年。

記者:李若如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