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法》有嚴重政治後果 湯家驊倡委任「特務警察」

2019-09-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湯家驊建議當局引用《公安條例》,由政府安排「特務警察」輔助警方處理文書及搜證等工作。(湯家驊臉書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湯家驊建議當局引用《公安條例》,由政府安排「特務警察」輔助警方處理文書及搜證等工作。(湯家驊臉書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面對香港現時的反修例示威,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會考慮以任何法律應對,但暫不需要引用《緊急法》;身兼行會成員的大律師湯家驊認為,引用《緊急法》帶來嚴重的政治後果,他建議引用《公安條例》,由政府安排「特務警察」輔助警方處理後勤工作。有立法會議員擔心,「特務警察」做法會令人質疑警方處理案件的公正性。(黃樂濤 報道)

林鄭月娥周二(3日)表示,政府考慮以任何法律應對目前的局勢。湯家驊周三(4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對於有傳政府或會考慮引用《緊急法》,他有所保留,認為《緊急法》雖沒有憲法問題,但不等於政治上沒問題,擔心引用法例後,更容易引致解放軍出動等情況,影響國際對「一國兩制」的可信度。

他建議當局可先引用《公安條例》,這條例是由特首授權警務處長委任任何人士處理任何事務,可以委任一些原本是紀律部隊的人,例如海關或者民安隊、救世軍等本地組織成員,作為「特務警察」,主要處理文書的工作,以紓緩警隊壓力,處理修例風波。

湯家驊指,若有關人士被委任,必須聽命於警務處長,並要遵守所有警察的條例、指引及命令。他表示,「特務警察」是輔助性質,委任誰由特首決定,而不用知會行政會議。

湯家驊說︰公安法(《公安條例》)亦都有條文容許特區政府委任一些處理特別事務的人,去充當臨時警察,譬如增加檢控的人手,或者是文書的工作,用的詞是「特務警察」,(委任的人)是政府去決定,我相信要處理都不是最前線的處理工作,但如果你說因為很多人去了前線,文書工作、檢控工作、搜證工作沒有人做,就可以去委任這些人去做。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大律師楊岳橋對本台表示,若果政府引用《公安條例》協助警隊工作,而這些人或許未受過警隊的專業訓練,在處理不同事件時,難以有正確的判斷,尤其是處理一些涉及反修例示威者的案件時,恐怕未能作出公正的處理。

楊岳橋說︰即是《公安條例》第40條就是這樣,是可以隨時授權委任任何願意擔任「特務警察」的人做「特務警察」,其實「特務警察」的權力幾乎等於一個正常警察,即是委任「特務警察」,即不是一個正常警察,不是正常警察就會令人擔憂,究竟在工作上會否清楚知道,或願意跟隨警例(工作),這些都是令人憂慮的地方。

監警會前成員、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對本台表示,希望政府可以解釋究竟現時有否引用到這些「特務警察」,協助警方處理事務。至於湯家驊表示,條文無列明只能委任本地人當「特務警察」,黃碧雲指,若果政府真的委任內地人處理警隊的工作,這完全是違反一國兩制原則。

黃碧雲說︰政府是應該解釋有沒有用到「特務警察」,用了多少、是甚麼人、負責甚麼工作,這個是政府需要向公眾交代及向立法會交代的,其實根據《基本法》第22條,無論中央或各省市、直轄區,是不可以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管理內部事務,如果關於警察的問題及治安的問題,是屬於香港的內部事務,就不可能派內地的人來做「特務警察」,如果是的,你(當局)已經破壞了《基本法》所講的一國兩制。

林鄭月娥周二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被問到會否引用《緊急法》時,她認為,現時仍有不少能用的法律,政府有責任研究有何適當條文可用。她指,《緊急法》有否需要引用要視乎不同情況,若暴力減退或消失就不用考慮。林鄭月娥指持續示威已對社會造成嚴重影響,她希望各界能與暴力劃清界線,不要合理化暴力。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