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指继续努力游说各界接受修订《逃犯条例》

2019-05-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28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会尽快一并回应社会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意见。(香港政府新闻网图片)
2019年5月28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会尽快一并回应社会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意见。(香港政府新闻网图片)

欧盟代表及外国领事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表示忧虑,香港的商会亦要求加强人权保障。特首林郑月娥指有关的担心是过虑,会尽快一并回应社会对修例的意见。另外,因涉及香港旺角暴动案的本土民主前线(本民前)黄台仰和李东升,早前获德国批出难民庇护申请,受到林郑月娥的强烈反对。德国驻港总领事馆回应指,有关部门依法独立审批申请,德国外交部并无参与决定。(刘少风 报道)

香港立法会周一(27日)邀请多国驻港总领事及名誉领事午宴,有民主派议员引述他们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忧虑。林郑月娥周二(28日)出席行政会议前表示,与外国驻港总领事关系紧密,对于未能亲自接触他们,就《逃犯条例》修订做解说工作感到遗憾。她强调,无论个人受到多少政治批评,这条法例也要做。

林郑月娥说:应该可能基于我和他们(领事)的交往,我自己亲自更早的时间,和他们解释这件事,可能更有助于他们的了解。我都约了三、四位总领事,亲自再和他说一次,因为我觉得他们的担心是过虑的,例如担心到过境的旅客,即是他们国家来港过境的旅客,都会随意被遣送回内地,根本不可能适用于这情况下。

香港总商会周一与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会面,就《逃犯条例》修订提出建议,包括将移交逃犯门槛由三年提高至七年等。林郑月娥指,香港总商会主席向她表示支持修例,亦有建制派议员及其他团体提出建议,政府会争取这数天一并回应,有需要会在周六(6月1日)前再修订草案。

林郑月娥说:当然我们知道这些焦虑、担心源起是甚么,但无论如何社会上有焦虑和担心,我们听到我们会作出回应。所以不同团体很有建设性、很正面地提出额外的措施,我们正在全面整合,希望能够一次过作出回应。

对于民主派议员邀请她就修订《逃犯条例》进行电视辩论,林郑月娥指,修例属政策及法律课题,应在立法会讨论。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批评,林郑月娥拒绝出席电视辩论,是不愿意面对反对声音。

毛孟静说:林郑月娥第一是「不打得」,第二她是「龟缩」,第三很明显她面对反对声音是「鹌鹑」。最大的理由是她词穷理屈,因为她是不能证明她是没有「说大话」。

原本代表民主派与林郑月娥辩论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批评,林郑月娥看不起民意,认为她不只拒绝民主派邀请,亦拒绝市民从直接途径聆听政府立场。他指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讨论法案有时间限制,议员不能多番追问官员,未能逼使政府暴露「弱点」。

另一方面,本民前的黄台仰和李东升早前获德国批出难民庇护申请,林郑月娥上周约见德国驻港署理总领事(David Schmidt),对德国当局的做法表示强烈反对及遗憾。

德国驻港总领事馆周二发新闻稿回应指,难民庇护的审批,是由德国联邦移民及难民事务管理局依法及独立处理,德国外交部没有参与有关决定,但基于保密原则,不能提供任何有关个案的资料。领事馆重申,德国政府对香港政策不变,并会继续推进德国与香港的友好关系。

民建联一批成员周二到金钟的德国驻港总领事馆抗议,要求德国当局撤回决定。民建联的立法会议员周浩鼎认为,黄台仰和李东升在旺角暴动案中干犯刑事罪行,与政治立场绝对无关。

周浩鼎说:误导别人以为我们香港的司法制度有问题,误导别人以为我们香港有任何政治迫害,这是绝对污蔑和抹黑我们香港的司法制度。

黄台仰近日接受德国媒体《明镜》访问时,形容香港正是一个自由世界和极权主义战场的例子,呼吁欧洲国家跟随德国做法,为香港人权状况发声。

报道引述黄台仰指,他选择此时公开获难民庇护,是因为香港正在审议《逃犯条例》修订,日后或容许将港人移交至中国受审。他指如今香港的司法制度已完全崩坏,一旦修例通过,他和李东升将无法返回香港;如果他不是来到德国,他可能会在香港被判7至10年的监禁,或在修例通过后被送返中国及判处终身监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