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否认研究戒严令对付示威 过来人指现今示威和平不可同日而语

2019-07-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周二(16日)有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政府内部正研究不同方案,应付日趋暴力的公众集会。(路透社资料图片)
周二(16日)有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政府内部正研究不同方案,应付日趋暴力的公众集会。(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一个多月,多区接力示威游行后,更演变成激烈的警民冲突。有传媒报道指政府内部正研究不同方案处理,包括由特首会同行政会议颁布戒严令的可行性。保安局发言人回应指,政府会继续沿用现行机制处理,此外没有其他计划。(刘少风  报道)

据香港传媒《苹果日报》周二(16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政府内部正研究不同方案,应付日趋暴力的公众集会,其中一个方案是引用《公安条例》第17条,由特首会同行政会议颁布戒严令,由政府宣布指定区域、指定时间禁止市民进行公众集会,指定区域以外的市民也不能进入「禁区」,警方有权拘捕所有违令者。

保安局发言人周二回应指,关于公众游行及集会,政府会继续沿用现行需通知警方及不反对通知书的机制处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计划。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本台指,相比起「六七暴动」,现时情况远远不需要实施戒严。

刘锐绍说:当年「六七暴动」的戒严,是当年左派的暴力行为已经涉及全港,以至当时的杀伤力程度远比今天强烈很多,现在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到,即使是抗争者,他们都是使用雨伞,保护自己的装备头盔等,完全不是一种攻击性的武器,即使官方找到铁通、砖头,一来数量少,情况远远不是需要戒严的时候。

刘锐绍指,香港现时商业及国际化的程度远超过1967年,如果在这个时候实施戒严,会为香港带来严重损失,包括影响香港的经济、国际地位、社会稳定性以及「一国两制」的存在价值等。

另一关注「六七暴动」的时事评论员程翔对本台表示,无法确认消息的真确性,但他指在「六七暴动」时,因为抗争者不得民心,加上英军在香港支援,才能有效实施戒严,但现时香港的情况不同。

程翔说: 六七年那次,是广大市民站在政府一边压抑左派的暴动,今次如果香港政府要搞戒严,是广大市民与香港政府作对,从反送中条例开始以来看到,所有的群众运动都是针对政府,能成功实施戒严,我就很怀疑。无论武力条件及民心的背向,都与1967年完全不同。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周二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部分集会游行已经变质,希望警方在处理游行集会申请时评估情况,考虑暂停发出不反对通知书。

蒋丽芸说:每一次示威游行的申请,他(警方)认为假如有机会引发之后「骚动」、公共秩序、公共安全,亦都要平衡下个人权利及整体社会的利益下,他应该考虑暂停,不会批出这些经评估后有风险的集会游行。

但出席同一电台节目的议会阵线议员兼民阵前召集人区诺轩认为,有关建议等同令市民失去集会自由。

区诺轩说:因为香港基本上警方反对你集会,你都有机会构成非法集结,所以为何大家那么在意要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就是要确保每位的游行参与者,都有合法集会自由,一直公民社会都是守住这条界线,是否亦都曲线继续证明和平集会是没有用?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表示,尊重市民游行权利,但现时的趋势是游行结束后便是冲突的开始,建议警方按法例处理游行申请之馀,也可以因应公众安全,更谨慎地处理游行安排,警方应该与主办单位沟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