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称面对更多滋扰

2019-04-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6日,六四纪念馆正式于旺角一幢商业大厦重开。(李弘音 摄)
2019年4月26日,六四纪念馆正式于旺角一幢商业大厦重开。(李弘音 摄)

六四纪念馆重开 支联会称面对更多滋扰

暂停开放两年多的香港「六四纪念馆」,终在周五(26日)正式重开,纪念在八九民运中的遇难者。当天展馆内外挤得水泄不通。除继续有示威人士到场批评展馆扰民外,更有消防员接到报告,到场调查疑有气体泄漏的投诉。部份业主及租户认为,大厦增加了不少事端,他们的生活受到滋扰。支联会表示,已准备好面对未来进一步的干扰。(李弘音 报道)

「六四纪念馆」正式重开,今次展馆主题为「记忆。公义。希望」。展馆面积只有约1100尺,有40件展品,当中包括「六四」遇难者和幸存者的物品,例如由「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和徐珏捐出遇难儿子王楠和吴向东的遗物,染血的头盔、子弹壳和集会照片。另外亦有本月在海外离世的幸存者张健,因被解放军打中而留于腿内的一截子弹等。支联会表示,首日有80人次参观。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指,选择周五(26日)开馆,是因为30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使学生和政府严重对立,最终引爆六四事件,所以他们要展示对保障历史真相的信念和决心。另外,何俊仁又指不估计六四晚会有多少人出席纪念活动,但相信会比以往更好。

何俊仁说:最重要的目的是要保存真相,继续向当权者讲真话。整个馆的设计有3个重要主题,第一是记忆,我们是绝对不会遗忘,只有真实的记忆才有尊重历史,再有未来的希望。第二部份是公义,我们会继续追求公义、责任的承担。第三,未来(亦即希望),只有从历史中学习,我们才有美好的将来。

支联会早前亦称,展馆装潢期间被人破门而入,恶意破坏馆内设施,何俊仁相信是有政治动机,目的是令纪念馆延迟开放。另外,亦多次有示威团体到大厦外示威,对大厦业主造成困扰。何俊仁表示已准备好面对滋扰,而现场亦已加装闭路电视和铁闸,加强保安,并指已事先和其他租户沟通,并会让大厦其他使用者优先使用电梯等设施,希望把阻碍减至最低。

开馆后约半小时,突然有多名消防员接报到场,指怀疑展馆内有气体泄漏。惟消防员用仪器测量后并无发现,逗留约15分钟便离去。

市民张荣辉专程到展馆参观。他指自己有参与当年89民运,希望透过自己微小的行动,薪火相传。他认为展馆系象征标志,让年青人、外国人多了解。

张荣辉说:我觉得自己要对所相信的去负责,所以我都尽量抽时间来。30年前的我带学生去游行,现在他们长大了,成家立室,我也会告知他们展馆开幕,他们想的就可以带子女到来,看法未必相同,但至少有机会,我认为展馆的意义就在这里。

同日,建制组织「同心护港」约30多人到大厦外示威,批评展馆扰民、并指其装修建筑有安全隐忧。

口号:六四展馆!误导市民!

报称是街坊的吴先生称,其母亲的朋友于该大厦拥有三个物业,他向记者展示一封信件副本,内容是关于展馆的工程装潢负责人作实名举报,表示展馆的电力系统存在安全隐忧,要求更换电线部份,但遭展馆的负责人阻止。及后,展馆另雇电工。

吴先生说:帮他们装潢的负责人,指总电制之前受到破坏,需要更换,但他们不换。因为这幢大厦已经50年楼龄,装潢师父那天经过时亦指很危险。如果你今天这么坚持开馆,而事前这么少事亦处理不好,那开馆后若继续影响到其他人,他们又会不会处理呢?我们就有保留。

何俊仁指不会回应不明来历的信件,但认为他们有权表达意见。他续指,已交由专业人士打理,绝对放心会通过安全条例。而副主席蔡耀昌则解释,因电力系统的承办商工作质素有问题,所以4月初已与该承办商解约。

大厦租户陈小姐对本台表示很困扰。她明白今天是开幕礼所以会较多人,但要再看情况再决定是否要投诉。她认为参观没有问题,但担心有人到访的用意是要破坏。

陈小姐说:我觉得不要打扰我们。如果这么多人,很烦扰我们,我怕(他们),都很冲动。报了漏媒气已经很严重,报甚么漏媒气?我们根本没有媒气。

支联会原于尖沙咀设立永久性质的「六四纪念馆」,但被指违反大厦公契,故营运仅约两年多,便被逼于2016年7月闭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