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運動音樂人功不可抹 揭「晴天林」神秘面紗

2019-10-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網名「晴天林」的80後獨立音樂人製作諷刺警暴的「反送中」歌曲,引起網民關注,他坦言擔心被「秋後算帳」,但更珍惜仍然能唱政治歌的機會。(本台記者攝)
網名「晴天林」的80後獨立音樂人製作諷刺警暴的「反送中」歌曲,引起網民關注,他坦言擔心被「秋後算帳」,但更珍惜仍然能唱政治歌的機會。(本台記者攝)

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香港多位知名音樂人合力製作的《撐起雨傘》,在很多香港人心中烙下印記;但近日熱唱中的反送中歌曲,已聽不到市民熟識的聲音,也許是知名音樂人已不敢發聲,凝聚港人力量的任務交由新世代承接。有80後獨立音樂人相信,現在要好好珍惜仍然自由自我、高唱我歌的機會,當白色恐怖進一步沉澱時,很有可能連唱歌也會被捕。(覃曉言 報道)

自6月初爆發香港反修例運動以來,香港人一直以歌聲凝聚力量,由集體唱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以至近期被稱「香港之歌」的《願榮光歸香港》等,都反映了香港人的心聲。

網名「晴天林」的80後獨立音樂人Sunny,惡搞本地歌手郭富城的金曲,並由網民協力譜上有關這場運動的歌詞,早前製作了《國貨城2019光復精選大碟》的歌曲短片,在網上引起高度關注,短短3日已有超過100萬人次瀏覽。Sunny接受本台專訪時稱,看到大家齊心抗爭的畫面,必須製作歌曲以抒發情感。

Sunny說:在反修例運動剛開始時,我製作了一首名叫《香港之歌Medley》的歌曲,本身原意是想尋找可以代表香港的歌曲,再組合在一起為大家打氣,純粹是出於這個出發點,之後因為看到太多新聞,看到太多事件發生,令人有太多情感希望抒發出來,所以開始製作這些改編歌曲。

原本從事市場營銷的Sunny,半年前毅然裸辭,自行創立錄音室專注創作歌曲,由6月開始已製作了多首政治作品,其中一首改編歌《連儂牆》,便是因為看到連儂牆紛爭,化悲憤為力量的製作成品。

Sunny說:當時我看到新聞,關於大埔連儂牆有一位長者,襲擊一些在貼告示貼的學生,其實看到新聞時覺得很氣憤,所以立刻改寫了這首歌曲出來。而這首歌曲的旋律本身帶來感覺幽怨和不安,所以配合這宗事件的效果不俗。

他的惡搞歌曲諷刺時弊,尤其很多是批評警察濫用武力及濫捕問題,例如《警察,你辛苦了》開首的歌詞寫道:「8月31 日我返屋企就打開新聞,見到一班警察喺太子亂打人洩憤,大家都係香港人,點解你冇咗良心」,便是諷刺警方「速龍小隊」8.31在太子站襲擊市民。

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多位本地音樂人合力製作和演唱《撐起雨傘》,但今場運動的歌曲主要由民間創作,當日有份發聲的歌手,大多選擇沉默,也有歌手因為發聲而遭到封殺。

Sunny坦言本身也擔心被「秋後算帳」,尤其現時的「白色恐怖」陰霾,已令很多人被逼噤聲,尤其今次運動很多作品是匿名製作,更能突顯一班音樂人的恐懼,但他認為應該珍惜可以唱政治歌的機會,不能顧慮太多。

Sunny說:你說會否怕被清算,其實都害怕的,但沒理由因為懼怕而不去製作,尤其是現在這個環境,即要趁現在還可以唱這些改編的創意歌曲時,必須盡量多唱,因為將來未必能夠准許唱這類歌曲,可能唱這些歌曲,便把你拘捕坐監也不足為奇。

Sunny又指,當年他亦有為佔領運動創作社運歌曲,但他認為當年的氣氛,跟現在的感受很不同,不僅香港人的團結程度,連中學生對社會的關注度也大大提高。

Sunny說:這場反修例運動對我來說整件事是很感動的,因為看見香港人突然之間很團結,之前其實香港人被指是政治冷感、港豬,但現在看到其實不是的,尤其是一些年輕人、學生,有時我到現場參加遊行,都有機會與學生聊天,我覺得他們的思維真的很清晰,一定比我讀書時更清晰。

持續發酵的反送中運動已經踏入第四個月,經歷無數政治紛擾、社會動盪,不少香港人在這超過100個晚上,想起一幕又一幕的暴力畫面,輾轉難眠,Sunny亦感同身受,其中7.21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最令他難以釋懷。

Sunny說:如果最深刻一定是元朗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那件事,那件事一定是最深刻,我記得當時剛剛下班,在火車上看直播都看到眼泛淚光,因為我在看《立場新聞》直播,看著她(立場姐姐)被打,即看著畫面是她的手機跌在地上,那刻我覺得整件事實在太失常了。

為了支持抗爭,Sunny一直創作這類歌曲,也令他失去不少在商場表演的機會,更因此與家人意見分歧,見面時須盡量避談政治話題。他祝願香港人最終取得勝利,大家在「煲底」下(立法會示威區),可以脫下口罩相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