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案九被告完成求情程序 法庭押后两周判刑

2019-04-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0日,「占中九子」在百多名支持者的簇拥下步入庭内。(李弘音 摄)
2019年4月10日,「占中九子」在百多名支持者的簇拥下步入庭内。(李弘音 摄)

占中案9被告完成求情程序 法庭押后两周判刑

「占中九子案」周三(10日)完成求情程序,各被告至少有一项罪名成立,案件将于本月24日正式判刑,9人获准保释。各名被告离开法庭时都表示无悔,准备面对监禁。被告之一陈淑庄指怀疑被便衣警员监视,要求警方交代。(李弘音 报道)

继「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及朱耀明及立法会议员邵家臻,于周二(9日)向法庭求情后,其馀五名被告,包括立法会议员陈淑庄、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前立法会议员李永达、学联前常委张秀贤及锺耀华,周三(10日)亦相继向法庭求情。

他们在百多名支持者的簇拥下步入庭内。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及多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等亦有到场支持。

口号︰我系香港人!我要真普选!

代表张秀贤的资深大律师潘熙求情时指,张秀贤在案中参与有限,而法庭接纳涉案的本来是一场和平集会,张秀贤本人无使用或呼吁别人使用暴力,他牵涉本案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是学联成员。被裁定属煽惑的发言内容,大部分都不是他一个人作出。而张秀贤亦是唯一能获批取感化及社会服务令报告的被告,但他表示不会因法官等候索取报告而感乐观,因为他当时只有20岁,这应该只是判案程序之一,不代表法官会接纳。他指结果如何,交给上天及法庭决定。

张秀贤说︰我的心情很平静,都罪成了。我认为这些东西是上天的决定,我们在人间做的事都做完了。到此刻你问我们,我们都是感到无悔,心境平静。因为我们相信香港人会就我们的案件有最终的评价,历史都会为我们作出公正的评价。继续做好自己份内事,工作、生活照常。我认为这两星期是赚回来的时间,我觉得要好好珍惜。

另一被告锺耀华,当年同样是学联成员。他在庭上陈词表示,自己并没有甚么需要陈情,认为案件现在控告的并非各名被告,而是控告所有用不同办法参与或无参与雨伞运动、珍惜香港的人。

他续指法官要知道的并非他背景及参与因由,而是每一个参与运动的市民,依然坚持在香港不放弃的原因。

而朱耀明就在妻子的陪同下离开法庭,他表示在判刑前,最大的愿望是过正常人的生活,包括照顾孙儿。对于其馀两名被告戴耀廷及陈健民求情时,只表示唯一的希望是法庭不要判处他即时监禁刑期,他随即叹息二人都是他的好朋友,自己亦非常感恩。

朱耀明说︰唉…两位也是我的好朋友。其实我起初也不知道(他们为我求情),他们说出来时我才知道,我好感恩,在这条路上遇到很多守护天使,所以我唯一就是感谢。

案中唯一女被告陈淑庄于陈情书指,自己生于香港,长于香港,视香港为家。并指今生无怨无悔,只有无限感激。而代表陈淑庄的资深大律师王正宇,退庭后向传媒指,希望法官量刑时,考虑占领行动是否只由9名被告负责,当中有无涉及其他因素,包括传媒的报道、警方何时清场等,他希望可争取缓刑。

陈淑庄退庭后亦会见传媒,指在法庭范围被便衣警察监视。她指,虽然已被定罪,但亦获准保释,强调自己并非逃犯。

陈淑庄说︰为甚么法官可以保释我们,但我们好像贼一样?你是否要跟踪我到家、立法会,甚至跟踪我全家人?香港现时是否变成变成这样?如果我连自己的朋友、家人也保护不了,还要是无理被监视、跟踪,我绝对不能接受!我不希望这件事发生在我们其他8个被告身上、更不希望发生在任何香港人身上,无理由!无根据!

此外,法庭要求控方解释为何延迟作出检控。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解释,警方共拘捕1003名与占领中环运动有关人士,有多份研究报告及证人供词需要检视、调查,因而延迟检控。他指延迟检控是否合理,须视乎是否涉及大量调查工作,有否对被告造成不公等因素。案件最后押后至本月24日正式判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