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案九被告完成求情程序 法庭押後兩周判刑

2019-04-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0日,「佔中九子」在百多名支持者的簇擁下步入庭內。(李弘音 攝)
2019年4月10日,「佔中九子」在百多名支持者的簇擁下步入庭內。(李弘音 攝)

佔中案9被告完成求情程序 法庭押後兩周判刑

「佔中九子案」周三(10日)完成求情程序,各被告至少有一項罪名成立,案件將於本月24日正式判刑,9人獲准保釋。各名被告離開法庭時都表示無悔,準備面對監禁。被告之一陳淑莊指懷疑被便衣警員監視,要求警方交代。(李弘音 報道)

繼「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及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於周二(9日)向法庭求情後,其餘五名被告,包括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學聯前常委張秀賢及鍾耀華,周三(10日)亦相繼向法庭求情。

他們在百多名支持者的簇擁下步入庭內。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及多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等亦有到場支持。

口號︰我係香港人!我要真普選!

代表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求情時指,張秀賢在案中參與有限,而法庭接納涉案的本來是一場和平集會,張秀賢本人無使用或呼籲別人使用暴力,他牽涉本案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當時是學聯成員。被裁定屬煽惑的發言內容,大部分都不是他一個人作出。而張秀賢亦是唯一能獲批取感化及社會服務令報告的被告,但他表示不會因法官等候索取報告而感樂觀,因為他當時只有20歲,這應該只是判案程序之一,不代表法官會接納。他指結果如何,交給上天及法庭決定。

張秀賢說︰我的心情很平靜,都罪成了。我認為這些東西是上天的決定,我們在人間做的事都做完了。到此刻你問我們,我們都是感到無悔,心境平靜。因為我們相信香港人會就我們的案件有最終的評價,歷史都會為我們作出公正的評價。繼續做好自己份內事,工作、生活照常。我認為這兩星期是賺回來的時間,我覺得要好好珍惜。

另一被告鍾耀華,當年同樣是學聯成員。他在庭上陳詞表示,自己並沒有甚麼需要陳情,認為案件現在控告的並非各名被告,而是控告所有用不同辦法參與或無參與雨傘運動、珍惜香港的人。

他續指法官要知道的並非他背景及參與因由,而是每一個參與運動的市民,依然堅持在香港不放棄的原因。

而朱耀明就在妻子的陪同下離開法庭,他表示在判刑前,最大的願望是過正常人的生活,包括照顧孫兒。對於其餘兩名被告戴耀廷及陳健民求情時,只表示唯一的希望是法庭不要判處他即時監禁刑期,他隨即嘆息二人都是他的好朋友,自己亦非常感恩。

朱耀明說︰唉…兩位也是我的好朋友。其實我起初也不知道(他們為我求情),他們說出來時我才知道,我好感恩,在這條路上遇到很多守護天使,所以我唯一就是感謝。

案中唯一女被告陳淑莊於陳情書指,自己生於香港,長於香港,視香港為家。並指今生無怨無悔,只有無限感激。而代表陳淑莊的資深大律師王正宇,退庭後向傳媒指,希望法官量刑時,考慮佔領行動是否只由9名被告負責,當中有無涉及其他因素,包括傳媒的報道、警方何時清場等,他希望可爭取緩刑。

陳淑莊退庭後亦會見傳媒,指在法庭範圍被便衣警察監視。她指,雖然已被定罪,但亦獲准保釋,強調自己並非逃犯。

陳淑莊說︰為甚麼法官可以保釋我們,但我們好像賊一樣?你是否要跟蹤我到家、立法會,甚至跟蹤我全家人?香港現時是否變成變成這樣?如果我連自己的朋友、家人也保護不了,還要是無理被監視、跟蹤,我絕對不能接受!我不希望這件事發生在我們其他8個被告身上、更不希望發生在任何香港人身上,無理由!無根據!

此外,法庭要求控方解釋為何延遲作出檢控。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解釋,警方共拘捕1003名與佔領中環運動有關人士,有多份研究報告及證人供詞需要檢視、調查,因而延遲檢控。他指延遲檢控是否合理,須視乎是否涉及大量調查工作,有否對被告造成不公等因素。案件最後押後至本月24日正式判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