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一健笔」林行止封笔 认定港、美金融系统已 「失联」

2021-07-29
Share
「香港第一健笔」林行止封笔 认定港、美金融系统已 「失联」 林行止撰写评论逾45年,周四(29日)在其专栏宣布搁笔。
粤语组制图

撰写评论逾45年、有「香港第一健笔」之称的林行止,周四(29日)在其专栏宣布搁笔,形容是「在大环境仍有选择自由之下作出的自由选择」。《国安法》在港实施一年,《苹果日报》主笔被捕,为香港评论界投下「震撼弹」——原来在报章撰写评论也会被捕。面对难以预测的风险,已有不少资深评论员选择离开香港或封笔。

香港《信报》创办人之一的林行止,周四在其专栏文章宣布搁笔,说自己在《信报》不同岗位工作48年零27天,「今天要和读者同侪道别了」。他虽然没有详谈决定是否与目前政治气氛相关,但形容是「在大环境仍有选择自由之下作出的自由选择」。他又説,自己在过去近半世纪能够直敍胸臆、畅所欲言,「但愿往后也能舒心适意过日子」。

林郑月娥称国安法不影响自由 评论:事实胜于谎言

香港媒体《众新闻》主笔、资深时事评论员杨健兴表示,虽然林行止没有指明搁笔与《国安法》有关,但认为他在字里行间谈到新闻和言论自由空间日渐萎缩。他又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前说《国安法》完全没有影响到自由,但连「香港第一健笔」亦搁笔,是对她打了一大巴掌,「事实胜于谎言」。

杨健兴:不单纯是评论界还有多少空间的问题,而是实际上感觉到会有失去自由的风险。完全掌握不到,她会甚么时候说你过了红线、违反《国安法》,在没有机会辩解之前,可能已经失去自由,作出拘捕、没有机会保释。很自然就会想:我还继续写下去吗?

杨健兴有感香港正往「一言堂」的方向发展,「连小骂、温和地和理性地去骂都不行」。不过,他说自己已做评论十多年,不甘心就此放弃自己的评论工作,强调未来会继续按自己专业判断工作。他说,无法想像一个没有评论员的香港。

面对香港大环境低气压 评论员应如何自处?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本台说,他尊重每位评论员作出的决定,并透露自己早前一本讲述中港关系的新书《中共百年与香港》未能出版,但不会就此责怪任何人,反而应该著眼目前大环境的转变及对策。

刘锐绍:香港大环境的低气压,让大家(评论员)感到有压力和安全问题。连一个具体名词,可能都会被解读为其它意思,以前説会没问题,现在那条(红)线,不是説是「低处未算低」的问题,而是漂浮不定的问题,这就是官方如何使用公权力。

对于评论业界未来的发展,他觉得不会是「句号」,而是「逗号」。被问到如何适应目前大环境的变化,刘锐绍认为,评论员须在安全情况下各自衡量,并建议促进「媒介之间的跨媒介合作」,例如新闻或评论界可与话剧、舞蹈等媒介结合,「将新闻1分钟的生命,通过跨媒介的合作,将其变成永恒」。

最后专栏指出 政府有形之手间接介入市场运作

林行止由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在他创办的《信报》撰写社论,他在政治和经济的观点甚具影响力,当年有不少北京决策官员,都表示会透过阅读林行止的文章,了解香港和国际政治经济局势。

他最后一篇专栏文章,以「制度有异股市殊途 严守法度港股永生」为题,认为世局已变,以美国为主、奉行自由市场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股市,已与曾为自由放任的香港市场「失联」,「主因大家心里明白」,因为「政府有形之手间接介入市场运作」。

他以近期北京整顿中国科网巨企、禁止补习行业上市融资,令香港及中国股市应声下跌为例,称这种由上而下、不作公众谘询、不理会有关行业反应的做法,是陷入「列宁主义陷阱」的施政,预计港股未来会为中国政策牵动,自不可免。

自《国安法》实施以来,不少以评论香港时政为主的评论员,都选择离开香港、封口和封笔,例如网络评论员萧若元、刘细良等,已在《国安法》生效前相继离开香港。时事评论员李怡、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王永平,以及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相继宣布封笔或休笔。在《国安法》下,香港评论界一时风声鹤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