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输出「媒体新秩序」打压新闻自由

2019-04-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8日,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批评中国正输出「世界媒体新秩序」,并忧虑香港在通过修订《逃犯条例》后,本港记者会面临威胁。(香港立法会议员毛孟静facebook图片)
2019年4月18日,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批评中国正输出「世界媒体新秩序」,并忧虑香港在通过修订《逃犯条例》后,本港记者会面临威胁。(香港立法会议员毛孟静facebook图片)

无国界记者组织批评,中国正在输出「世界媒体新秩序」,采取新闻审查及打压批评声音的专制模式,更影响邻近部分东南亚国家效法复制,对媒体及民主造成威胁。该组织又担忧香港的法治精神被磨蚀,修订逃犯条例将永久威胁香港记者。(覃晓言 报道)

无国界记者组织周四(18日)在香港发表「2019年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及地区中,中国排名第177位,即倒数第四,香港则由去年的70位下跌至73位。

报告提到,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加速恶化,主要源于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专制政权,在去年通过修宪产生「永续主席」后,对试图表达不同声音的公民和记者不断打压,更羁押超过60名职业及非职业记者。

另外,中国高科技公司与政府合作,提供审查及监控民众的工具,甚至扩张海外市场;外国记者在中国境内采访受阻等,都显示中国在输出「世界媒体新秩序」,企图压制一切批评声音,逼使国际媒体屈服于其控制和审查之下。

无国界记者又指,亚太地区的媒体编采自主亦遭到攻击,多个东南亚国家的政府,如新加坡、泰国及柬埔寨等,近年开始效法中国式的新闻自由全面管控模式,对民主及媒体自主造成威胁。

内地媒体评论员金仲兵向本台表示,近年中共政府对媒体的审查和规定愈来愈多,很多时不能发出稿件,不少字词无故变成敏感问题,令人费解,新闻报道亦存在自我审查,以禁止民间过多的声音。

金仲兵说︰总体感觉这几年确实是有一些,包括立法及各种规定,我觉得比以前更多了。我们从事媒体这个行业呢,一些这个稿件发不出去的情况是时有发生的,里面涉及一些敏感词汇,这个敏感审判的感觉也是愈来愈大,范围愈来愈大。经常有一些资源,不知道哪个地方不合适就发不上去,要通过修改甚么的。新闻导向还是一直存在的,就是不允许民间过多的声音出现。这个过程就明显感觉到,这种政策空间愈来愈小是事实,所以这个情况也是比较令人担忧的一个情况。

金仲兵又指,中国式的新闻管控,严重影响民间及世界资讯流通,若连新加坡这种经济发达国家也效法中国的管控模式,实在不能接受。但他称暂时仍看不见中国未来开放新闻和资讯自由,除非整个社会全力推动改革,否则难有转变。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在会上表示,香港在北京干预之下,新闻自由大幅倒退,该组织最忧虑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意味著香港记者将会面临威胁,呼吁港人千万不能妥协,现场有翻译以广东话覆述。

翻译说︰无国界记者呼吁香港市民一定不可以支持《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中国大陆已有很多记者或网络博客,被当局假借一些刑事罪行拘押,最后被判以叛国罪、颠覆国家政权罪等政治罪行,很担心如果香港修订这条《逃犯条例》的话,香港记者或媒体工作者会遭受同样对待。法治不是浮标,不可以说有少少问题不要紧,若法治威胁媒体工作者,已经不是完全的法治,不是完全的保护,我们在法治层面上,绝对不能妥协。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亦向本台表示,《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一旦通过,相信会有记者碍于自身安全,不敢再进行高风险的采访工作,特别是涉及中国国家领导人的负面报道,恐会影响媒体的监察权及公众知情权,亦促致当权者可以只手遮天。

吕秉权说︰以前过境回到香港就会觉得无问题,但现在大家会担心还会进行这些(高危)采访吗?假设有一些消息类或比较敏感的题目,或涉及军事、涉及领导人的家产或其离岸公司的事情,若报道这些题目,有关方面随时可以用任何名目去捉你。我相信会令到一些记者未必够胆去披露这些内地讯息,最后影响的是未能发挥这种监察权或揭发功能,公众知情权亦受到影响,很多事情真的会被只手遮天。

吕秉权续称,随著香港愈来愈「两制一国化」,整体的自由及制度恐无可避免地沦落,若中央政府继续影响香港,将香港原有的价值、制度和公众的信心彻底破坏,长远仍无改善的话,相信本港未来的新闻自由排名会再创新低,不能逆转。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