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滥捕变本加厉 另一场更激烈抗争正在酝酿中

2020-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粤语组制图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将近一周年,近期在疫情阴霾下街头抗战运动看似已淡化,有游行发起人指一年后的今天,香港已没有游行集会的自由。现在市民表达诉求的方式,以商场叫口号、唱歌、设街站等为主。学者预示,随著当局加强打压,官民之间的冲突会进一步激化。(文海欣 报道)

周日(10日)母亲节当日,香港有网民原定再发起九龙大游行,然而警方以抗疫理由,拒绝签不反对通知书。大批市民未能如愿上街游行,改以到各区商场进行「和你Sing」活动,唱歌并高叫口号。

警方更有别以往,采取更主动打压方式,即使街上未有人群聚集,都会出动防暴警察在街上巡逻并驱散途人。本台记者周日在尖沙咀钟楼拍摄到,有途人在旁边跟警察理论,但都被警员以叫嚣为名拘捕。另外亦有警员随意把途人凑成四人一组,以限聚令票控他们,惟现时限聚令已放宽至八人。

到下午,警方更冲进各大商场进行驱散行动,原本正在营业的商店亦纷纷落闸。在MOKO商场,防暴警察更一度擎枪指向市民,并使用胡椒球枪,有幼儿疑受惊嚎哭,场面十分混乱。

至晚上在旺角街头,不少市民高叫口号,另有人在马路上焚烧杂物。警方作出驱散并多次截查市民,当中包括正采访的记者,警方指他们涉嫌非法集结,要求其蹲下并停止拍摄。《苹果日报》称一名记者于拍摄期间,被警员武力制服强行箍颈约20秒,一度出现休克。另外,亦有两名分别为13及16岁的网上媒体记者,下午被警方质疑为「童工」,被警方带走,晚上获释。而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遭一名防暴警察,用警棍扫向腹部后倒地,有防暴警察以膝头压在他的头部,邝俊宇被指涉嫌公众地方行为不检被捕。

种种迹象表明,随著北京对香港态度转趋进一步强硬,香港警察越发随意拘捕市民,现在连在商场叫口号、唱歌、设街站等和平活动也不容许。

「反送中」进行已近一周年,从昔日的和平游行集会、再到街头抗争、「战火」更蔓延至校园,警民冲突不断发生。而到今天,在疫情阴霾下,游行集会减少,街头抗争看似淡化。

民间人权阵线副召集人陈皓桓周一(11日)接受本台访问,指出疫情下,政府多以限聚令等打压集会自由,警方滥暴方式更甚,市民未能透过合法游行示威表达意见诉求,积压民怨已久,只能选择相对较安全且不违法的方式发声,看似是新趋势但其实早于去年已有这些唱歌、叫口号、街站等行动。陈皓桓认为,对比起去年,现在政府及警方的打压更为严重,市民失去了示威的自由。

陈皓桓说:以前我们仍能示威,现在我们还可以吗?现在我们连示威的可能性都没有。我们对比起上年,我们的危险性高了很多,会被警察打压的机会亦大了。

高压环境下,抗争运动会否演化成另一种模式呢?陈皓桓相信官逼民反下,政府不但没有回应诉求、加上失业问题及警方滥用限聚令,只会激发另一波更激烈的示威,并有更多人上街示威。

陈皓桓说:我觉得本身已经会激发了示威,只是因为不批准游行集会,亦因在疫情下,才没有爆发出来让大家看到。但其实这件事一直藏于我们每人的心里。我觉得未来会非常多人出来,而且未来示威只会有机会爆发更大型的冲突。如果政府处理不当,警察继续这样执法,只会引发更大的风波。

他续指,民阵期望7月1日能顺利举行大游行,让社会大众有一个平台发声。他称已入纸向警方申请。对于6月份会否举办「反送中」一周年活动,陈皓桓指要视乎疫情,并看六四晚会能否举行等因素,才可公布进一步消息。

而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黄伟国对本台指,相信市民仍在摸索一种抗争模式,估计当大多数市民不再恐惧政府及警方极权后,就会产生一种另类抗争模式。

黄伟国说:更多「和理非」或平时比较主张较克制手段的市民,都愿意透过上街表达那种不满。反而更重要的是,香港市民对警方或特区政府的恐吓,对特区政府的打压不再恐惧时,其实有利于在接下来日子发现一些较另类的示威方式。

他续指,官迫民反一直发生,而且没有民意逆转的情况,现时是市民与警方角力,当更多市民接受示威者这种反抗,可能「民反」的机会就会再增加。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