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长指检控看证据非视定性 前高官赞同设委会查警方行动

2019-06-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律政司长郑若骅表示,「6.12冲突」是否被定性为「暴动」,都不会影响律政司的独立检控工作。(政府新闻网视频截图 / 拍摄日期不详)
律政司长郑若骅表示,「6.12冲突」是否被定性为「暴动」,都不会影响律政司的独立检控工作。(政府新闻网视频截图 / 拍摄日期不详)

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社会动荡,继特首林郑月娥及保安局长李家超公开道歉后,律政司长郑若骅亦亲口向市民致歉。她指「6.12冲突」是否被定性为「暴动」,都不会影响律政司的独立检控工作。有政府前问责官员促请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在「6.12冲突」的行动。(刘少风 报道)

郑若骅周六(22日)在终审法院出席资深大律师委任典礼后,就修订《逃犯条例》引起的社会争议亲口道歉。

郑若骅说:政府在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不足,引起社会的矛盾及纷争。我作为政府团队的一分子,我在这里向大家真诚致歉。

郑若骅在周五(21日)先透过网志致歉,但被批评欠缺诚意,她解释因为周六才第一次现身公开场合,可以亲口道歉。她又指,在金钟发生的「6.12冲突」是否被定性为「暴动」,都不会影响律政司的独立检控工作。

郑若骅说:一件事无论有否被任何人定性为「暴动」,都不会影响律政司的检控工作。律政司做检控时一定会按照法律,看相关证据及跟(从)检控守则,作检控与否的决定。单是看证据,除非法庭可以接受的证据能达到一个可以有合理定罪的机会下,我们是不会贸然作出检控决定。

运输及房屋局前局长张炳良周六出席电台节目,他认为修例风波是香港政府回归以来最严重的管治危机。

张炳良说:大规模的抗争行为,动辄有百万人上街,才解决到问题,这个政治制度是有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现时去反思、检讨的时候,一定要正视,为何我们的政治制度失效?

张炳良指,任何决策者都需要感受社会脉搏,有需要时妥协或调整,并且不要将警队摆在最前成爲磨心。他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是否滥用武力,可以令社会回复平静,也可以还警员公道。

曾经处理2014年「占领运动」的警务处前处长曾伟雄,周六出席活动后首次回应「6.12冲突」事件,他认为当时暴力情况比「占领中环」更严峻,警方是「被动」使用武力。如果只是使用催泪弹,没有可能达到「合法」驱散示威者目的。他认为警方当时只是履行职责,毋须道歉。

曾伟雄说:我不希望道歉变成一个「风土病」,你为甚么而道歉呢?你要讲清楚。如果警方认为自己某些地方做得不好,他们自己会有决定。我看到当时的情况,警方只是在履行他们的职责,如果履行职责应否道歉,你自己可作判断。

对于民阵投诉警方在中信大厦外施放催泪弹,但示威者无足够空间疏散,曾伟雄认为可透过现有机制调查。

反修例风波触发大规模冲突,更演变成警民对立,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周六向林郑月娥发公开信,促请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在「6.12冲突」的行动,以重建社会对警队的信心和尊重,并建议一次性「特赦」被捕的示威者或使用过分武力的警员。

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对传媒表示,留意到绝大多数参与游行的市民诉求,都是要求政府不要再处理修订《逃犯条例》,他指诉求现时已经实现,期望示威者以和平、理性的态度处理,否则民意会逆转。

曾钰成说:如果你(示威者)再「去得太尽」,民意是会逆转,我很相信如果绝大多数市民依然都对政府、对现在整件事的处理都非常不满的话,当然会继续有大规模抗争,你再进一步包括要(林郑月娥)下台,甚至要释放所有在「6.12冲突」中被捕人士,这恐怕在一般市民中,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诉求。

另外,特区政府问责官员周六在礼宾府举行集思会,出席的包括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及十三名局长。据了解,会议历时近五小时,讨论将来如何多听民意和多与各界接触的工作,以及未来三年的工作方向。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