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社会公义丁屋政策首遇司法挑战 申请人乘胜追击冀全废恶法

2019-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一直被批评违反社会公义的香港丁屋政策,实施了47年后首次遇到司法覆核挑战。高等法院周一(8日)裁定申请人部分胜诉,但申请方表示会再上诉,希望得到全盘胜利。代表丁屋政策受惠人士利益的新界乡议局,指出村里有官地是历史遗留问题,表明会捍卫原居民权益进行上诉;而政府方面,亦考虑就丁权案上诉。(文宇晴 报道)

被指「违反人权」与「歧视女性」的香港丁屋政策,争议了数十年,有「长洲覆核王」之称的郭卓坚和社工吕智恒,指该政策违宪,于2015年入禀司法覆核,案件经过约4年时间,周一(8日)获高等法院裁定部分胜诉。

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庭上表示,现时的香港丁屋政策,原居民可循三个途径申请土地兴建丁屋,当中原居民在自己私人土地上,透过「免费建屋牌照」建丁屋属于合法传统权益。这项传统权益可追溯到1906年,当时政府已开始批出相关土地批约。但是透过「私人土地契约」或「土地交换」方式,在官地上兴建丁屋则不可视为传统权益,因此不受《基本法》第40条保障,属于违宪。

法官要求各方在21日内作书面陈词,又指因应案件对原居民及公众的重要性,也影响到政府的土地政策,预料会引发上诉,颁令暂缓半年执行裁决。至于在案件前批出的丁屋契约,不论是透过哪种方式兴建都不受影响。

新界乡议局副主席林伟强在判决后认为,判决肯定原居民兴建丁屋的权益,不算是败诉。乡议局在下午召开会议讨论裁决后会见媒体,主席刘业强对裁定「私人土地契约」和「土地交换」违宪表示遗憾和失望,又指新界村内土地有政府土地是历史遗留问题,呼吁原居民保持冷静及克制,乡议局将以实际行动据理力争。

刘业强说︰为甚么村里有官地,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现在不容许我们在这些土地上申请建屋,大家都感到不公平。当然,我们尊重法庭的裁决,亦要听取律师团队的意见。乡议局一定会为原居民争取权益,如果有理据的都会据理力争。

至于提出司法覆核的「长洲覆核王」郭卓坚及社工吕志恒,则表明会再上诉。

吕志恒说︰会就有权建丁屋这方面提出上诉,《基本法》第40条称(丁权)是传统权益,但是我们并不认为是。如果说是传统权益,即是自有永有,但实际上是在1970年代之后才开始有的临时措施。

发展局表示,会仔细研究判词和征询法律意见后,考虑是否就「私人协约」及「土地交换」安排裁定违宪提出上诉,期间地政总署会暂停接收有关这两方面的新申请,亦会暂停处理已接收的申请。

一直关注新界丁屋政策的本土研究社成员黄肇鸿向本台表示,过去乡议局无分官地或私地皆用来兴建丁屋,政府亦预留了900多公顷的土地履行丁权。他相信,该裁决有助政府重新检视土地的的用途,且丁权拥有者建丁屋亦不再是必然的权利。

黄肇鸿说︰今天的判词说得很清楚,就是在私人地上申请兴建丁屋,政府有全面的酌情权决定批或不批。判词亦写了一句说话,(原居民)没有一个权利获得丁屋牌照,即是自由建屋权是不成立的,只有一个申请权。(预留建丁屋)900公顷的官地,其实政府可藉著今次的官司后,重新检视如何使用。

全国人大常委、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谭耀宗对无线电视表示,在起草《基本法》时已经清晰表明丁权属新界原居民合法传统权益,判决有助厘清丁权争议。

谭耀宗说:我觉得今次澄清了一些问题,对于这问题的争议,希望可以暂时告一段落。原居民合法传统权益受保护,因为《基本法》有了规定,加上一直以来都有,所以不可以一下子抹煞。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尹兆坚指出,过去政府预留了900多公顷的乡村式发展用地,予新界居民申请建屋、履行丁权。但是裁决厘清了政府过去用行政措施,可以即时释放这些土地,用作增加房屋供应之用。

所谓「丁屋政策」,是1972年开始香港殖民地时期沿用至今的一项政策,对新界原居民年满18岁的男性后人(即「男丁」)获准在私人土地兴建面积划一规限的房屋,而无需向政府补地价。作为新界原居民支持发展新界的回报。据一份撰写于1980年、现已解密的前新界民政署的内部报告,显示香港政府当年因漏写若无足够居住空间,才可获批建丁屋的审批条款,结果因这错误,令新界原居民男丁人人可建丁屋。

这项权益在回归后获《基本法》承认可以继续,但近年陆续揭发,有丁权的原居民以低价将建屋权卖给发展商,称为「套丁」,令丁屋政策受到进一步质疑。甚至有国际组织认为,丁权对女性造成歧视。

郭卓坚和吕智恒就丁屋政策违宪的司法覆核案件,去年12月初在高等法院开庭,答辩人包括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律政司司长、地政总署署长和乡议局。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