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民望最低特首林郑加薪 田北辰也指「荒天下之大谬」

2020-04-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民望只有13%,在全球找不到如此低民望的领导人,但年薪达到509万港元,全球排名第二。(粤语组制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民望只有13%,在全球找不到如此低民望的领导人,但年薪达到509万港元,全球排名第二。(粤语组制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民望只有13%,但年薪达到509万港元,全球排名第二。但今年林郑月娥还要加薪,此举引来民意反弹。有建制派议员也形容为「荒天下之大谬」。不过林郑月娥解释是按通胀定期调整,非特别在疫情下加薪,并未正面回应会否减薪。(文海欣  报道)

全球新冠肺炎的确诊数字高逾134万人,而香港亦将近千宗,全球经济市道惨淡,在疫情下,多国领袖及官员都带头减薪与民共渡难关,例如经常被用作与香港比较的新加坡,其总理李显龙于全球领导人薪金居榜首,有约1255万港元,不过其政府在2月底已宣布总统及内阁官员减薪1个月,其后发表追加预算案声明时再提高减薪幅度,总统、国会议长以及副议长将减薪3个月。而马来西亚、韩国、菲律宾及土耳其等领导人亦有相关减薪措施。

不过,在全球领导人薪金排第二的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则继续加薪,她在2020年至2021年度的薪金预算开支约为521万,比去年增加12万元,平均每月加薪1万元。

作为历届民望最低的林郑月娥,被狠批在疫情下未有减薪与民共渡难关,相反更加薪。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田北辰周一(6日)就批评本年度绝非加薪时机,现时林郑月娥加薪是「荒天下之大谬」,认为她应减薪3成共渡时艰。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二(7日)出席行会前见记者,称对加薪问题持开放态度,强调薪酬是按机制、按年、按通胀作定期调整,且有关调整是由去年7月1日起计算,并直指立法会议员亦由去年10月1日起按通胀调整薪金。她强调这只是把周年拨款列入预算案。但对于会否参照外国官员般带头减薪或冻薪,她未有正面回应,仅表示现时首要任务是防疫抗疫,如需要她本人和问责团队实施甚么举措,达致有关目的,她非常乐意去做。

林郑月娥说:往后如何做呢?我早前指管治团队要展示与民齐心抗疫,我们都主动捐了一个月的薪酬予公益金,其后他们把其分配给无受政府资助的几十个机构。我们会审慎再想与民同心抗疫及共渡时艰应采取的行动。

与新加坡比较,林郑月娥因未有减薪,反而被指疫市加薪,已逊于新加坡。可能有人会说,新加坡长期奉行「高薪养廉」的制度,薪金可谓更高,但其实他们在生活上并无特殊优待,例如自己的日常开销如住房、医疗等都需要用自己的工资支付。相对下,香港高官薪金高是否又做到「高薪养廉」?香港大学社会科学院讲师丘梓勤周二(7日)接受本台访问指,香港公务员薪酬在自由市场来说也相对较高,随著问责制下更是推高其工资水平、待遇等。不过丘梓勤续指,现时特首及官员等不是以直接的选举产生,认受性被受质疑、民望又低,而且公职是服务社会,难以与私人市场挂勾。而且特首大多开支都是实报实销且缺乏民主制度下,高薪养廉不能成立。

丘梓勤说:高薪养廉在香港都不能成立,你看许仕仁也坐监。高薪养廉在香港,一个缺乏问责、缺乏民主制度的时候,这个又是否成立呢?而且即使减少许薪,亦不会逼使到官员用他们的权力去赚取生活(开支),因为他们在香港的工资本身已经很高。

对于林郑月娥指她与高官都主动捐了一个月的薪酬予公益金,丘梓勤质疑随著加薪,所捐出的款项可能都已对冲,而且社会目前很多人其实是放无薪假,官员象征式的捐款难以让市民认为是共渡难艰。

丘梓勤说:以他们的工资水平,完全是不能让社会有一种感觉,觉得他们是与整个香港社会一起承担或面对经济困难的感觉。特别是香港官员民望如此低时,如果希望在这方面做多些,应该要比其他国家地方的政府官员做得更前,他们现在就是别人做甚么他就做甚么,还要跟得不足,这个效果很有限。如果要做就更应该大胆些,不要吝啬这些人工,因为其实他们的人工已经很高。

现时在香港不少行业亦应对防疫措施需停业,职工盟最新调查显示有7成人于疫情下,收入跌5成以上。过去3月失业率升至3.7%。

除了特首加薪,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及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亦加约10万元人工,年薪约463万元,13个政策局局长亦如是加10万元人工。各人年薪比美国总统特朗普还要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