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MeToo投诉扩至警队 女警揭遭男警长性骚扰

2018-08-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8月5日,指遭性骚扰的女警A小姐,在区议员陪同下戴帽蒙面出席记者会。(刘少风 摄)
2018年8月5日,指遭性骚扰的女警A小姐,在区议员陪同下戴帽蒙面出席记者会。(刘少风 摄)

香港#MeToo投诉扩至警队 女警揭遭男警长性骚扰

香港的#MeToo扩至警队,有女警投诉男上司包庇下属后,遭到针对及性骚扰。有妇女团体认为,这些情况在职场很常见,而协助女警的区议员批评,公务员的内部调查机制有漏洞,变成「自己人查自己人」。(刘少风 报道)

女警A小姐在黄大仙区议员谭香文陪同下,周日(5日)召开记者会,谭香文指上星期初接到A小姐求助,她指今年4月在所属警区的办公室,听到有警员向警长求助,警员指因为欠税被主管要求提供银行户口纪录,但警员表示未能提交而请求警长协助。

谭香文引述A小姐的说法,指得悉警员最终毋须交财务证明后,怀疑是得到警长包庇,A小姐在5月就事件向公务员事务局投诉,但局方以「投诉不涉及政策范畴」为理由,将A小姐的投诉转至所属警区跟进。但警区人员向A小姐交代处理过程时,被在同一办公室的警长听到。

议员助理郑诗陶引述A小姐所说,她事后被警长针对,又指上月与警长谈论公事时被对方性骚扰,她即时向一位主管督察投诉,但不获调查。

郑诗陶说:在7月18日早上,她(A小姐)如常与被她投诉的上司(警长)一起谈论公事,当时这个上司的下体不断摇晃,很快地摇晃,还有猥琐的笑容,是面对著A小姐,我想任何女士看到这样的情景,都很明显意识到这是性骚扰。

对于有女警投诉男上司后遭到针对及性骚扰,职工盟妇女事务委员会主席余美云对本台指出,这些情况在职场常有,尤其是以男性主导的职业。她表示,受害者很多时候在投诉后,都得不到实质回应,于是会透过传媒披露事件。

余美云说:行内有许多女性向上司投诉,被同事或上司骚扰的时候,公司很多时都不会帮我们女性,甚至将我们调去第二个地方工作,甚至有意无意难为你。将件事说出来,但是我们只可以做到这方面,所以变成有些人(被性骚扰)只是有增无减,根本没有罚则,通常去追究这件事亦是非常繁复的事。

谭香文表示,直至上周二(7月31日),A小姐得悉投诉已获另一名督察跟进。目前A小姐正在休假,将在下周一(13日)复工,仍需要与涉事的警长共事。谭香文批评,公务员内部机制有漏洞,容易出现「自己人查自己人」,亦会令投诉人身份曝光。

谭香文说:首先警方调查这件事的时候,不要(安排)在同一环头(警区)跟进,而是要调走两方,即是投诉者与被投诉者,做隔离的工作,今次是没有,令A小姐要请假,去避(开)这些滋扰。

谭香文指将会致函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申诉专员以及平机会等有关部门,要求检讨现行制度,保障投诉人的私隐及安全,希望尽快得到回应,并将A小姐调离现有岗位。

警方周日回应表示接获相关投诉,正按程序作出调查,现阶段不作评论;指警队的人事是因应各单位之职位空缺、行动需要及人力资源管理等因素而安排。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